評論 > 民意 > 正文

鄭濤:逃離中共迫害 我選擇自由與尊嚴

作者:

鄭濤在中共領事館前抗議。(作者提供)

我叫鄭濤,來自中國山東,沒有誰願意離開家鄉離開親人。中國地大物博,幅員遼闊。我出生在中國,成長在中國,可惜在這塊幾千年文化歷史美麗的大地上卻產生了中共這麼一個邪惡的暴力集團。

年輕時家境清寒很早我就進了一家工廠在打工,這是一家中共控制的國有工廠,工廠的負責人就是黨支部書記。當然在中國沒有什麼真正意義的民營企業只要中共需要他隨時可以從你手裡拿回來。從小就受共產主義教育,在思想上要愛國愛黨愛領袖,工作上要任勞任怨不怕吃苦舍小家顧大家。但其實在中共眼裡我們都是中共獨裁暴政下血汗工廠中被剝奪了人權和尊嚴的奴隸。在血汗工廠中,我們每天都面對著危險和恐懼。有毒有害的物質瀰漫在空氣中,毒害我們的肺腑。我被迫長時間工作,沒有適當的休息和保護。我的身體被折磨得支離破碎,我最終患上了職業病,這是一個不幸的消息。

然而更不幸的事情還在後面。在經歷了一系列波折後,終於得到了診斷,但工廠負責人拒絕為我提供住院治療的機會,讓我不得不自費尋求醫療。這使我很絕望。由於無法獲得公正對待,我決定去拉橫幅抗議,然而,警察的到來讓我面臨更加恐懼的局面。他們抓走了我,並試圖通過威脅的手段逼迫我寫保證書。我感到巨大的恐懼,從此每當看到警察或警車,我都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為了維護自己的權益,本想訴諸法律討回公道。然而,我很快發現,這只是幻想,司法系統被中共所操控,對我的訴求置若罔聞。司法機關只是執行中共意志的工具而已,而不是為了保護勞工的權益。我深感無奈和絕望,因為這一切似乎都指向一個殘酷的現實:中共與用人單位、警察、法院相互勾結,共同對付我這個受害者。

中共的迫害使我陷入了深深的絕望和孤獨之中。他們不僅剝奪了我的權益,也將我開除出工作崗位。我無助地面對著職業病的痛苦,卻沒有得到任何關懷和支持。中共的打壓讓我心靈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傷害。

每當回顧起那段被中共迫害的歲月,我仍能感受到內心深處刻骨銘心的痛楚。作為一名職業病患者,我經歷了拒診、斥責、恐嚇以及無助的境遇。中共的統治體制將我置於一個無盡的黑暗中,奪走了我的健康和尊嚴。

這使我更加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它的統治充滿了壓迫、控制和迫害。它摧毀了人們的自由和尊嚴,篡改歷史,控制言論,打壓異見,侵犯人權。

由於受到中共的打壓迫害我決定逃離中共的統治,逃離中共並不意味著放棄,而是一種勇敢和堅定。

我相信正義和自由最終會戰勝邪惡和壓迫。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站起來,發聲,揭示中共的真面目,為一個更美好、更公正的世界而努力。

我們要向世界大聲呼喊,揭露中共的邪惡。我們要告訴世人,我們不是無名的奴隸,我們是有血有肉的人類,我們終將能夠贏得自由和尊嚴。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608/1911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