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肉身翻牆成功!親歷六四大屠殺軍人開心「三退」

—夏荷:目睹六四暴行 軍人「三退」贖罪

作者:
胡舒悅曾在北京部隊工作,1989年親眼目睹了中共軍隊屠殺學生的冰山一角。他在退黨網站發表「三退」聲明指,軍隊用坦克碾壓了不肯離開天安門廣場的示威學生後,軍人用帆布把學生的遺物兜走,用直升機把學生遺體運走。然後幾十輛消防車過來沖洗廣場,掩蓋血腥。 同時,不准任何人講出實情,否則軍法嚴懲(讓你消音、消失,什麼都乾的出來)。

1989年爆發六四天安門事件」,中共暴力鎮壓了在天安門廣場要求民主自由的學生運動,導致嚴重的流血事件。(新唐人合成)

胡舒悅曾在北京部隊工作,1989年親眼目睹了中共軍隊屠殺學生的冰山一角。他在退黨網站發表「三退」聲明指,軍隊用坦克碾壓了不肯離開天安門廣場的示威學生後,軍人用帆布把學生的遺物兜走,用直升機把學生遺體運走。然後幾十輛消防車過來沖洗廣場,掩蓋血腥。

同時,不准任何人講出實情,否則軍法嚴懲(讓你消音、消失,什麼都乾的出來)。

胡舒悅現在退休退伍幾十年了。他說,「今天才敢跟法輪大法學員講出一點點真話。我相信法輪功學員的話,聽她的勸告『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作廢我曾經宣過的毒誓。願上天保佑我們生命平安,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1989年4月中旬,北京大學生在天安門廣場以悼念胡耀邦活動開始,迅速演化成一場波及全國的以反官倒、反腐敗為主的,持續近兩個月的示威運動。6月3日晚間至6月4日凌晨,中共軍隊、武裝警察部隊和警察在天安門廣場對示威集會進行武力清場,學生運動被鎮壓下去。

34年過去了,中共當局從來沒有謝罪更沒有審判,而是千方百計掩蓋、壓制任何形式的紀念和問責。

化名「楊八九」的大陸男子也發表三退聲明說,「我的父親年輕時在中共部隊中工作,常見瞠目結舌的貪腐和虛假。還有八九年親眼目睹了長安街上的屠殺,無差別掃射平民。父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告訴了我這些歷史真相,並告知中共的反人性和邪惡,但無奈身在邪惡的魔爪之中,敢怒不敢言。

「現今肉身翻牆成功,了解了更多真相,我與家父希望中國早日脫離中共的荼毒,光復中華正統。」父子二人同時都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

原38集團軍的一名基層軍官在退黨聲明中寫到:「我1999年轉業。我的軍旅生涯和在中國社會上的所見所聞使我認識到這是一個邪惡的政黨,中國的軍隊也淪為了黨軍、家丁、黑社會打手,我聲明退出這個惡黨」(註:公開強烈抗命拒不執行武力清場命令的就是38軍)。

其實,在鎮壓前也有強烈反對鎮壓的聲音——張愛萍、楊得志等七位老上將簽署了一封聯名信給戒嚴部隊指揮部和中央軍委。信中說:「人民軍隊是屬於人民的軍隊,不能同人民對立,更不能殺死人民,絕對不能向人民開槍,絕對不能製造流血事件。為了避免事態進一步發展,軍隊不要入城。」

參與六四鎮壓的軍人:「我有罪,我對人民有罪」

「我看到平息『反革命暴亂』的紀念章,人家說我有功,我說我有罪,我對人民有罪,我當時是堅決支持了黨中央,支持了政府。可是30年後的今天我看當年學生、工人沒有錯,我有錯。」——原北京武警消防總隊的退伍老兵李明(化名)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

李明說,他們這個群體被人民罵成劊子手,他認為軍人當時只是執行當局命令,在對六四事件進行深刻反思後,他慶幸自己當時未被允許去外面參與暴力清場。

「最開始我們支持學生跟工人,但是在那年的5月23號到26號這期間,我們的看法發生了變化。」

為什麼?

原來,為了保證有是非觀和正義感的軍人能執行殺戮命令,讓人民子弟兵殺人民,中共事先做足了功課——先挑起軍民仇恨。李明透露,當時北京電視台有意播放了一個錄影,關於北京武警總隊的一個新兵訓練連。新兵出去操練,經過從長安街往西單拐彎的地方時,最後一名新兵被路人阻斷了,後來路人將他毆打在地。

「當時看到這個視頻之後,我們都很憤慨,從而改變了我們的思想。」他表示,這也是他們聽從上級軍令的原因。

還有更陰的。戒嚴部隊指揮部下令:對民間火災可出警,但軍車著火不許出警救火。

6月4日上午,他所在的十四支隊在確接到一條火警,事發地點是門頭溝。一輛裝甲車被點燃,一死一重傷,輕傷4人。接到報警之後他們準備出警,他們五位消防員已商量好:上報只說發生火災,到現場滅火。寫好了遺書上救火車。車剛開出車庫,就遭到指導員阻攔。他們很憤怒,不明白為什麼見死不救!至於裝甲車到底真是被學生點燃還是中共派人縱火嫁禍,無從知曉。

李明還透露,「在我們基層部隊,不允許聲援學生的事情發生。作為部隊是必須要執行紀律的」,所以六四以後對不理解的官兵洗腦,思想整頓三個月,「訓練都不訓練了,部隊進行整頓,思想教育。就是為了達到思想統一。」

1990年,服役滿三年的李明退伍,部隊給他的津貼只有25元。他退伍後來到北京郊區種地。2004年他們村因建鐵路遭遇強征、強拆,補償不合理的事情,使他從此走上維權之路,成為當地敏感人物、被維穩對象。艱辛的維權之路讓他明白了很多東西,也讓他看到很多真相,對中共政府徹底失望,由此而對六四進行了反思。

現在他走上了另一條維權之路——給像他這樣退伍的老兵爭取待遇。

他有罪,實施屠殺的官兵更有罪。但是,是誰讓他們犯的罪?幾十年來,各種運動與鎮壓,多少中國人被逼犯罪泯滅人性?

中共絞肉機絞殺正義良知兩位女軍人被抓捕

據說,鎮壓前,大將羅瑞卿的女兒羅點點,利用其父的人脈關係,暗中聯絡當時健在的七名「開國」上將,聯署反對六四鎮壓,得到七人簽名。六四屠城後羅點點因此被抓捕。

解放軍中校、《解放軍報》軍事記者江林(出生於三代軍人家庭),因為參與傳達7名高級將領的公開信,她看到了眾將領如何徒勞地勸說中共領導人不要用軍隊鎮壓親民主抗議者。但是,鄧小平李鵬還是一意孤行大開殺戒。江澤民被指是踏著學生鮮血上台的幕後黑手。

為了如實報導突發事件,江林特意著便裝,冒著被當作民眾而射殺的危險,親臨屠殺現場。張愛萍上將的兒子、總參軍訓部戰役訓練處處長張勝一家三口陪她騎自行車尾隨士兵和坦克在午夜接近天安門廣場,卻被十幾名武警毆打得頭破血流。

六四幾個月後,她受到審訊。隨後幾年裡,她因為自己私下寫的回憶錄而兩度被拘捕、調查。

30年後回憶起當時的景象,她還難以接受:「天安門的槍聲是非常非常密集的,密集到什麼程度呢?就像過節放鞭炮一樣,此起彼伏。」

「我真的是非常不能接受,你知道那種感覺是什麼嗎?就好像你看著自己的母親被強姦的那種感覺,是非常難受、非常痛心的。也有點像《牛虻》那本書中寫的,他忽然發現神父背叛他以後那種近於毀滅的感覺。就是寧願自己毀滅,也不願意去看到這樣的事實。」

血腥鎮壓之後,當局把抗議者關進監獄,抹去殺戮的記憶。她雖隻字不提,卻一直受著良心的譴責。她說她覺得必須呼籲進行一場公開的清算。

六四大學生失蹤之迷

六四天安門屠殺中,有一些大學生失蹤了。他們在哪裡?一位大陸讀者披露了他和一個武警退伍軍人的聊天,曝光了至今仍鮮為人知的黑幕。

前幾天和一安徽青年談到邪黨「六四」鎮壓無辜學生,謊言欺騙全世界人民時,該青年說他知道這事,並談到了一些聞所未聞的內幕。

他說:他當時正在北京武警部隊服役,所在部隊參加了鎮壓學生的行動。在鎮壓前他們被告知,學生是暴徒,打死了一名少尉軍官。在談到坦克壓人時,他說這是真事,一些坦克手是些即將退伍計程車兵,開坦克追著壓人時肆無忌憚。

他自己也參加了天安門清場後抓捕學生的行動,事先確定好所要抓捕的人員和地點,然後身著便衣,五人一組,頭套黑色布罩實施抓捕。抓來後把人直接裝入麻袋紮上口,用直升飛機運到黃河口上空,從空中把人拋入水中淹死。他伸出一個手指說:我覺得有一千人用這種方式處死了。

他還看到一名十六、七歲的少女被打的鮮血淋淋、目不忍睹。

他說這些學生都是無罪的,這樣做太不人道了,他也不想干,但是還得執行命令。所有參與此事的人被命令:不許向任何人透露消息,這些事要永遠埋在心裡。他退役後在自己的家人和朋友面前都從未提過此事。現在「六四」已經過去十六年,在談到這件事時他第一次說出了這些內幕。那些失蹤的學生就是這樣「失蹤」的,永遠的失蹤了。

這位讀者呼籲:「共產邪黨干盡了傷天害理的事,泯滅人性,犯下了滔天罪行,神人共憤。罪惡用謊言是掩蓋不住的,天滅中共這也是必然,所以世人一定要認清中共的猙獰面目,趕快退黨退團,遠離禍源保平安,不要成為惡黨的殉葬品。」

正義的紅二代、軍人後代唾棄中共聲明退黨

羅瑞卿次子羅宇,時任總參謀部裝備部空軍裝備處處長。對中共派軍隊鎮壓學生,他公開表達了不滿並聲明退黨,並借出席法國航空展之機出走,從此再未返回中國。

中國著名敢言學者、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郭於華成長於北京的機關大院,父母都是軍人。讓她徹底拋棄對中共改良之期望的,就是89年的六四屠殺。她說:「六四之後就不會覺得它只是犯了錯誤,有改革的希望,是以前不切實際的幻想的一種破滅吧。後來這30多年過去了,實際上你看到它是不可能認錯的嘛。你不認錯的話,要靠什麼來維持?你就只能靠欺騙……歷史不能只有一種聲音。」

六四屠殺的殘暴讓人看清中共本質,正義之士

對於中共的本質,楊文退團聲明認知深刻:「8964那年,我21歲,親眼從電視中看見中共坦克開向天安門……從此我終於看到中共魔鬼本像。一直到今天,我自覺拒絕共產惡魔的一切洗腦,轉眼已近天命之年,但我堅信,憑著神的指引,中共必亡。在此,為紀念64,我再次聲明退出我在1985年加入的共青團,以告慰64英靈。

「同時,我要向全世界那些善良的人指出,平反,不過是有組織犯罪的鐵的證據,它不僅僅是證據,只要平反繼續上演,平反就是有組織殺人,迫害正在繼續泛濫必會更加猖獗肆虐的明目張胆的邪惡表現。這是魔鬼的伎倆。在那場人類頂級屠殺中,人民的偽兒子,用幾十萬軍隊,殺死了手無寸鐵的人民的真兒子,就是這種延續。

「魔鬼的瘋狂伎倆蠱惑人心的是,殺一人換來一人『穩定』,殺十人換來一村『穩定』,殺萬人換來天朝『穩定』,殺億人換來人類『穩定』!穩定是魔鬼的迷幻藥,以穩定之名,行的是殺人的毀滅之實,而人群只會在這瘋狂的殺人循環中,全面走向毀滅。魔鬼毀滅人性的本像,昭然若揭。如不依神的旨意驅除中華之魔,必將成為人類又一大難。」

中共的殘暴嗜殺嚇倒了一批人,卻也驚醒和激怒了另一批人。

賈明和張成風選擇光明,發表退團聲明:「上學時被動加入共產黨的共青團和少先隊,共產黨打著為人民服務的偽裝,實質卻不是為公民服務。現實的共產黨更露出兇殘的本性,拋開之前承諾的民主體制,強制實行其一黨專制獨裁統治。為排除異己,發動一次次的整人、殺人運動,共產黨內部人人自危,下層百姓更是苦不堪言。

「邪惡的本質註定了中共的槍口永遠對準手無寸鐵的百姓,89年血洗天安門,99年又開始了對法輪功善良民眾的殘酷迫害,造謠污衊,非法關押,血腥屠殺……中共喪心病狂的誹謗天法就已註定了它的滅亡。感覺自己被共產黨欺騙了,逐漸開始認清了這個禍國殃民的邪惡獨裁政黨的真面目。」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供稿)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624/1918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