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水堵中南海大凶兆! 中共危權不穩

—故宮一周兩澇 副都雄安被淹 中共危權不穩

2023年7月31日,北京房山區暴雨後,洪水泛濫的河流附近被淹沒的公共汽車站。(CNS/AFP)

近日中國首都北京在「杜蘇芮」颱風中發生嚴重洪災,甚至連六百多年來從未淹水的故宮(又名紫禁城)也被淹。風水師將此視為凶兆,認為紫禁城作為王權的象徵,淹水預示著王朝的不穩。

同時,中共水利部日前要求死保所謂的副都——河北雄安新區。有學者表示,中共常聲稱「人定勝天」,這種與天鬥的觀念使其在做設計時就已經註定了災難的降臨。

受颱風「杜蘇芮」的影響,北京自7月29日起連續幾日出現了破歷史紀錄的強降雨天氣,並導致嚴重洪災。中共官方稱,本次強降雨過程從7月29日開始,至8月1日結束,接近4天時間,北京降雨持續時間達83小時。據中共氣象部門統計,河北和北京14個國家氣象觀測站日降水量突破歷史極值,26個國家氣象觀測站3日累計降雨量突破歷史極值。

中國的社交媒體平台上到處是大水淹沒街道、一輛輛汽車被洶湧的洪水沖走的畫面。還有視頻顯示,連建成六百多年都不曾淹水的北京故宮,積水最深處也達到了膝蓋,引發中國民眾熱議。

風水師:大水淹紫禁城預示王朝不穩

有風水師表示,大水淹紫禁城、水堵中南海是大凶兆,預示著王朝不穩。

香港風水師「風水豪」日前在接受海外媒體《看中國》採訪時表示,紫禁城被水淹是一個非常糟糕的跡象。作為王朝的象徵,紫禁城在過去六百年從未經歷過淹水的情況,但如今僅僅因為一陣風吹過就被淹了。

「風水豪」認為,紫禁城淹水是由於中南海「堵塞」所致。他說,紫禁城內外都有一條河流,流經紫禁城內太和門前的是內金水河,流經天安門前的是外金水河。水從內金水河流向外金水河,再流到中南海。然而,中南海的水排不出去,水倒流就造成了紫禁城淹水。

他進一步表示,紫禁城作為王權之地,淹水是王朝不穩的大凶之兆,並且預計這種不穩現象可能會持續。

故宮被淹已非首次一周內兩次被淹

實際上,這並不是故宮第一次淹水。在颱風到達之前,故宮就已經因為一場強降雨而遭受淹水。

中共喉舌媒體人民網近日發文稱,7月22日的一場強降雨導致故宮博物院部分區域出現「短時間的積水」。

文章稱,故宮博物院相關負責人稱,開放區域有一處嚴重積水,位於慈寧宮院落西側,短時間內積水達到17厘米;8處輕度積水,最大水深6厘米,後通過人工排水等措施將積水排出。

該負責人還稱,慈寧宮積水是因為短時雨勢過大,沖落屋面夾壟灰,與少部分觀眾丟棄的礦泉水瓶、塑膠袋等雜物一起衝進排水溝內,堵塞了排水口。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授李元華對此說法表示強烈質疑。8月4日,李元華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故宮作為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一直由官方監護,並對墮胎有限制措施。

「如果真是因為幾個塑料瓶就能把水給堵住了,那就是非常可笑的事情。」他說,此外,紫禁城的排水系統設計得非常出色。紫禁城內外都有河,一旦發生水勢大漲,系統能夠迅速將水排掉,絕不會因為一個塑料瓶、一塊毛巾或衣物而堵塞。

李元華也表示,紫禁城是王權的象徵,它被淹象徵著王權不穩定。

他說,無論淹水的原因是什麼,其中可能有多種因素,也有可能是中共對紫禁城進行了亂改,採用現代所謂水利工程方式改變了過去的設計。紫禁城的設計是按照天人合一的理念進行的,旨在應對各種自然現象,包括大雨、暴雨等。很有可能是中南海的水道出了問題,因為中共在中南海底下挖暗道從而破壞了原來的水利工程。如果水道不通暢,就會導致內金水橋和外金水橋的活水變成死水,在遇到大雨後,無法排掉水,從而導致紫禁城被淹。

「600年也不是沒下過大雨,為什麼600年都不淹,到現在淹了呢?這也預示著中共亂改章法導致了自己王權覆滅的一種天象。」李元華說。

中共下令死保副都雄安新區

「杜蘇芮」導致北京、天津、河北地區近日遭受強降雨。河北涿州市自7月31日以來成為重災區,市區大部分地區和多個下屬鄉鎮被洪水淹沒,災情遠比北京嚴重。涿州市警局8月1日在官方微博發文向外界求助,稱「涿州目前需要大量的船隻轉移群眾。全域停水,部分停電,物資供應暫時滿足,但不知道能支撐多久。」

一些網絡傳言稱,這是為保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力推的雄安新區而泄洪至涿州。

8月2日,中共各大官方媒體均刊登了題為「水利部:確保雄安新區、北京大興機場絕對安全」的文章,稱8月1日,中共國家防總副總指揮、水利部部長李國英在會議上要求「確保雄安新區、北京大興機場等重點防禦對象絕對安全」。

有數字顯示,涿州海拔在20至70米之間,而雄安海拔只有7至19米。

雄安新區於2017年4月1日成立。中共當局將雄安新區定位為「千年大計、國家大事」,是「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載地」。中共官媒稱,雄安新區從謀劃選址到規劃建設都是習近平「親自決策、親自部署、親自推動」,並「傾注大量心血」。雄安新區因此也被視為習近平的面子工程和政績工程。今年5月,習近平視察雄安新區後,中共官方頻現推動北京各機構遷往雄安的動作。

李元華對此表示,中共總是聲稱「人定勝天」,但現實卻是雄安現在已泡在水裡。在這種情況下,中共還要力保它,力保就是把涿州等地方都淹了。

他說:「中共在做設計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整體觀。從這次的大雨就能看出來,雄安的選址一定存在問題。那裡的地勢就是低洼,在一個低洼的地方建設新城,下雨的時候又不想讓它淹,這怎麼可能呢?」

他還表示:「中共一遇到問題就想著人可以勝天,這種與天鬥的觀念使其在做設計時就已經註定了災難的降臨。這也看出中共信奉馬列邪教,讓人和自然對立起來;人與人鬥,講鬥爭哲學;而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強調天人感應。設計城市,包括選址等是非常重要的問題,而中共只是按照自己的那一套去做,結果一定會出事。」

蔡奇現身北戴河隻字未提洪災

8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蔡奇在北戴河看望暑期休假專家。據中共喉舌媒體新華社的報導稱,蔡奇是受習近平的委託前往。蔡奇稱,舉辦專家休假活動「具有特殊重要的意義」。報導顯示,蔡奇沒有提及目前的大洪災。

蔡奇在北戴河會見度假的專家,這意味著中共高層領導人已經開始在這個海濱度假勝地度假,準備進行北戴河會議,儘管北京與河北大片地區仍然被洪水淹沒。

旅居紐西蘭的媒體從業人士葉知秋8月4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一向視人命為草芥。共產黨高官曆來都不把人民放在眼裡,對他們來說,權力才更加重要。

葉知秋說,儘管北戴河會議是一個非正式的會議,但在中共黨內卻是最為重要的會議之一。中共元老和現任高官都會聚集在北戴河,就一些重大的政治問題討價還價,並達成協議。

「所以它是一個涉及中共內部權力鬥爭、權力分配、人事安排等事項的最重要的會議。」他說,「對於這些視權力如命的中共高官來說,參加北戴河會議是必須的。因此,此時不管民間發生了什麼災難,他們是不會放在眼裡的。」

葉知秋還表示,近日網上流傳著一些歷任中共領導人到災區視察災情的圖片,但人們對這一問題的關注點是錯誤的。

「他們去不去實質上沒有太大的作用,關鍵是要看他背後的決策指揮,他是不是真的去重視這個問題。」葉知秋舉例說,1998年中國長江大洪水,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倒是出現在現場作秀,「但實際上他是歷任中共黨魁當中最邪惡的一個,近幾任當中他是最草菅人命的一個」。

他說,「1998年的洪水他是下令嚴防死守,當時主要抗洪的都是軍隊的,部隊、武警等,他把這作為檢驗中共軍隊對他忠誠度的一個好機會,所以就下令嚴防死守,其實就是拿那些年輕士兵的生命去填,當時的損失是非常大的。」

「但是很多人只看表面,中共就會搞很多宣傳來騙取人心。」他說,「人們如果從這個角度去看,以為去了災區的就更好,恰恰就是上當受騙。當然也不是說領導人不去就對,只是我們關注點不應放在這上面。」

「中國一切災難的根源,來自共產黨本身的邪惡。不管是誰在台上,只要還是中共在執政,中國人們的苦難就不會結束。」他表示。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專題部記者徐亦揚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805/1936589.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