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歷屆「謀女郎」,她是最可惜的一個

倪妮和《鎮魂》男主真是有緣,前腳剛和朱一龍合作完《消失的她》,最近和白宇合作的《西出玉門》也上線了。

劇中,她飾演「沙漠玫瑰」葉流西,為人「窮張」,和男主一起探險沙漠。

看似也挺好,又是一個倪妮駕輕就熟的拽姐角色。

只是,這已經是她第幾個同款角色了?

早在2017年《悟空傳》中,她飾演的紫霞仙子就是拽姐設定。

後來,《奇門遁甲》的鐵蜻蜓,《流金歲月》的朱鎖鎖,《消失的她》中的陳麥,都帶拽姐色彩,選角同質化太嚴重了。

被譽為謀女郎審美僅存碩果的倪妮,其實挺叫人可惜的。

我總是不吝誇讚倪妮本錢的好,同樣要演高逼格術電影,她外形氣質就搶跑一大截。

人往那兒一杵就是景致,這天賦在同輩女星里都很難找出第二個。

但,如今她卻似乎深陷「區區」拽姐泥澤,甚至已有油膩化趨勢。

《金陵十三釵》是2011年的事了。

今年剛好是倪妮出道的第12年。

不如聊聊,為什麼倪妮是眾謀女郎中最可惜的一個?

先說她在新戲《西出玉門》中的表現——

葉流西,一個失去記憶但獨立生存能力極強的厲害女性。為尋求身世,她能隨時隨地找到零工打以掙錢吃飯,也能機敏和男主打配合,在荒漠上求生。

演這樣一個野生野長的美艷女性,倪妮御颯美麗,乍一看很貼。

但,為了表現颯,她咬手套咬眼鏡。

進沙漠時不畏沙石紫外線穿超短褲,知道的是沙漠探險,不知道的以為是沙灘度假。

探知前方情況要整個人掛在車窗上。

表現拽,表情要囂。

末尾要嘴角含笑。

多少……有些油膩了。

倪妮這些年不僅角色同質化嚴重,不同戲中還有完全複製黏貼的細節。

《奇門遁甲》鐵蜻蜓洗完頭甩頭,《流金歲月》的朱鎖鎖機車上甩頭,和《消失的她》中的陳麥機車上甩頭;

《消失的她》中的陳麥飆車水準一流,人家《西出玉門》葉流西也有著同樣的特長和特寫;

《我想和你好好的》《流金歲月》都塗指甲油,《西出玉門》吃個飯用腿扒拉車門,其實都在曬大長腿。

再看她這些年接戲的紅線。

前幾年電影寒冬,電影咖轉拍電視劇不新奇了。包括周迅章子怡湯唯等大花,皆有「下凡」經驗。

只是,她們總會有自己的標準,不會選太塑料的製作,也不會在小熒幕流連太久。

倪妮一開始接的劇也是有紅線意識的。

第一部電視劇《天盛長歌》,導演是《中國式關係》《辣媽正傳》《我的前半生》沈嚴,搭檔是陳坤,豆評8.2分,下凡下得有條有理。

二下是《宸汐緣》,導演是《三生三世》《花千骨》的林玉芬,搭檔是影帝張震,豆評8.3分,下凡有理有據。

但之後,倪妮接戲卻逐漸流量花化。

《流金歲月》劇播期間爭議大,宣傳期和劉詩詩上雜誌,上秀場大曬親親姐妹情;

《天才基本法》演張子楓的媽媽,但存在感並不高;然後就是現在正上映的網劇《西出玉門》。

開頭第一幕的視覺質感就已灰黑一片,糊你一眼。唉,換作別人真的沒什麼。

但拜託,她曾經可是謀女郎耶。

前輩鞏俐、章子怡就不提了。

同時期出道的周冬雨,如今三金在手,咖位直追內娛大花。

口碑崩盤劉浩存,至今合作的資源也都是頂級的,紅線從未下調。

頂流小生如劉昊然、四字,大導如韓延、韓寒、蔡岳勛,戲骨如惠英紅、張譯、于和偉,存子沒有一次進組是無效的,沒有一筆買賣是做虧本的。

哪怕是《龍馬精神》這種乍看撲到沒邊的戲,她不也搭上了巨咖成龍

反觀倪妮,開始拍很難評的網劇,有分量的獲獎記錄依然停留在《金陵十三釵》時代。

倪妮當年開始走時尚路線時,就有人說她可惜。但起碼那時,如我前言,她市場獨一份的氣質吊在那兒,即便不演戲,也是能聞見其仙、美、絕的。

現在的她,像下了12年亂棋後順帶打亂了天生麗質。

一張絕殺電影臉,正往普通流量花的方向奔去並崩去了。

倪妮其實是謀女郎中最特別的存在。

鞏張珠玉在前,周冬雨作為非典型美女向來褒貶不一,至於劉浩存,本身長相偏空洞,黑料多了也被人覺得相由心生,透出陰狠。

這麼一對比,倪妮算是大眾願意承認的,謀式審美最後一人。

且更特別的地方在於,她進可電影臉,退可流量花。

不可否認,國師挑人確有一套。

早期的鞏俐和章子怡身上都有倔勁兒,但倔得各不相同。鞏俐多了成熟女人的大地莊重感,章子怡的倔則青澀莽撞。

到後來,周冬雨「靈」多於美;劉浩存乾脆是「空」的,以便通過她烏溜溜的眼睛裝進更多意義。

這一點審美也有點一脈相承的意思。

章子怡的眼神時不時也有這種虛空,只是她的功力比存子強出不知幾個量級。

唯有一點沒變——

無論是鞏俐的莊,章子怡的莽,周冬雨的靈,還是劉浩存的空,都毒辣切中演員真實人格的某一面。

且這幾個謀女郎被挑中時都有一個統一定位:

質樸女性。

《我的父親母親》《紅高粱》《山楂樹之戀》《一秒鐘》,以上謀女郎的出道作,都是農村大背景下的女性。

所以對於她們而言,第一眼的驚艷都不是重點。

張藝謀要的此類謀女郎,可以漂亮,但漂亮程度不能突兀於人群。而應是鏡頭懟著拍,卻越看越經得住端詳的所謂「電影臉」。

這種臉和流量臉的需求剛好相反。

電影有條件讓觀眾慢慢沉浸,但電視劇需要每一集每一秒都抓住觀眾的注意,不然人家可以隨時關掉界面。所以流量花的臉必須驚艷,讓觀眾一眼淪陷。

電影臉則更要求可塑性、高級感,不必驚天動地,但要潤物細無聲。

最直觀的例子,國內所有大花基本全是初看不驚艷,卻越品越大氣的長相。

唯一一個艷到扎眼的范冰冰,反而一直得想辦法擺脫包袱,顏值成為她的某種劣勢。

周冬雨、章子怡,都曾在電視劇水土不服。

但倪妮卻不存在這個問題。

她的出道角色趙玉墨,不是質樸農村女性。她既是萬里挑一讓人驚艷的秦淮頭牌,又曾是清純且有文化的女學生。

這個角色,本來就比其他謀女郎多幾分世俗審美意味。

在能經起鏡頭考驗的基礎上,倪妮還美得很外放。

《金陵十三釵》的小孩群演,當時片場就喜歡圍著倪妮轉,且直言不諱地說因為覺得她漂亮。可見她的美,並非如其他電影臉謀女郎一般隱性。

與此同時,張藝謀甚至在本人不自知地情況下,挖掘出了倪妮吃紅利到今天的氣質優勢:媚。

所以倪妮之困境,並非因為沒得選,反而是因為她比其他謀女郎,多了選擇。

鞏俐和章子怡不在流量的時代,周冬雨沒有流量花的本錢,劉浩存則已經只能往「惡之花」的道路繼續走。

當別人只能被迫向上時,倪妮多了一個下沉的選項。

當一個人的起點就是半山腰,很少有人會選擇不繼續攀登。至於倪妮是不是直接選擇了下山,其實很難武斷評判。

但至少我們看到,她離頂峰並沒有越來越近。

要知道,謀女郎,從來都是以「野心」著稱。

她們挑的每一部戲,都是衝著往前邁一個台階去的。她們是每一代花旦中的佼佼者,眼光長遠,手腕強悍,內娛曾被她們卷得波濤滾滾。

就說年紀最小的劉浩存,她那句自己怎麼不算有天賦呢,潛台詞裡有無知的狂,但同樣有掩蓋不住的野。

按理來說,國師眼睛再毒,到底也不是按照野心選的謀女郎,為什麼後期個個成為野心家?

其實很簡單,謀女郎是張天賜的招牌。

人性嘛,誰願高起低落呢,咬緊牙關乘風而上才是硬道理。雖然這當中,上升期的自我奮鬥,本質上就是向世界證明自己,一定多少帶有偏執。

但這股狠勁兒,是成角兒路上少不了的一程。

偏偏,倪妮最缺野心,因為她極度自洽,從不偏執。

著名野心家章子怡為向李安證明自己,打戲削掉指甲把手插進雪裡就繼續拍。

2000年上下衝擊國際時,她幾乎把肚兜當衝鋒戰袍在穿,哪怕在好萊塢當東方裝飾品也在所不惜。

即便是功成名就的2017年芭莎合照,脫外套、站c位依然是章子怡作為野心家血液里流淌的本能。

但你看倪妮。

2019年金雞頒獎典禮後天,倪妮卻因為覺得自己沒有作品,沒有底氣,所有拒絕了記者採訪,身穿華服卻主動退出光圈。

倪妮謙虛似乎無可指摘,可細想便覺不妥。

倪妮的問題根源就在,身於名利場不爭名利,卻想當學生。

你看她理論知識很強,但實操不足。

她參演的很多作品製作班底都很好,但她沒快速抓住資源,迅速擴張影響力,反而常以小輩姿態,強調的永遠是「向誰學習」。

頂配資源中,她常是鑲邊花瓶。所以當她本人還過于謙卑時,沒狠勁兒把角色做透,演完沒存在感就成必然。

就說配置劉青雲劉德華的《拆彈專家2》,作為花瓶,她唯一能發揮的重頭戲就是劉德華飾演的男友犧牲時的那場哭戲。

結果,她解釋因為臨時改詞身體不適,且只能對著綠幕演等原因入不了戲,最後是劉德華到場配合才呈現出最終較好的效果。

她覺得拍電影不像電視劇那樣天天跟著,容易斷情緒,入行12年,現在仍然覺得斷斷續續拍電影入戲有難度。

還把自己當學生——

意味著她允許自己處於學習狀態,對自己的要求就還有餘地,覺得自己還能有缺陷。

就像前面說的,她太看得開了。

說自己早放下了謀女郎的頭銜,謀女郎只是一種鞭策。

然而,內娛最成功的那批女演員,最大的共同點恰恰是「放不下」。

她們放不下自己的地位和身段,因此只能拼了命逆流而上,直到把絕大多數同行都甩在後頭。

一直淡漠、無爭,固然是好看的姿態,卻難以造就真正意義上好演員,大演員。

不瘋魔不成活。入行12年還是這姿態,多少有點太佛系了。

倪妮曾在訪問中被問及《龍門客棧》中的邱莫言和金鑲玉想演誰?

她脫口而出:金鑲玉。

12年過去,倪妮自我認知比從前清晰了些,她深知金鑲玉的媚她有。

但倪妮可能演不好金鑲玉。

倪妮穿著旗袍旖旎出道,可很少人知道,她多次抱怨過,當她呈現這種曼妙時,高跟痛,扭胯都與日常的她相差太遠,呈現起來太辛苦了。

2011年宣傳《金陵十三釵》時說:

幾年後開始走時尚路線時說:

2021年宣傳話劇《么么洞捌》時說:

沒想到,12年了,這種形體之媚仍是問題。

張曼玉的媚要自如得多。況且,媚只是金鑲玉最淺層的外衣。

她每次低身如蛇,實際眼神在不經意間流露出試探來者身份的機敏,挫敗,甚至偶爾發狠勁,暗藏殺機。

倪妮,演不了這份複雜和狠辣。

現階段的她,角色有表演空間的,都在扮拽姐。

鑲邊時,都在扮早期瓊瑤女郎,哭戲美絕,再無其他。

倪妮是幸福的,她可以永遠用象牙塔式的學生姿態自我和解。

但她缺了當演員的偏執,只想慢慢進步,滿足自我探索欲。

在謀女郎野心營里,從沒野心那刻開始,她註定成不了謀女郎中能撕殺亦能撕頭花的優等生了。

臉蛋漂亮已經夠了,又何苦非要保持姿態漂亮?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柳飄飄了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920/1956384.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