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上演「圖窮匕見」戲碼,許家印惹毛習近平

許家印申請美國破產保護一個多月之後,習近平當局下令將其抓捕。這是一出「圖窮匕見、短兵相接」的戲碼。赴美申請破產保護,是許家印試圖保住其已轉移至海外的資產不被追索並繼續轉移資產的一個手段。

9月28日晚,恆大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董事局主席許家印「因涉嫌違法犯罪,已被依法採取強制措施」。

此前的8月18日,恆大在美國申請破產保護。

在美國申請破產保護後,債務人會提出一個重組方案,債權人同意後,債務人就可以將其在中國的優質資產堂而皇之地轉移到國外。將來如果恆大進入破產清算程序,這些資產將優先賠償給海外債權人。

那麼恆大在海外的債權人是誰呢?

令人意外的是,許家印自己是恆大美元債的大債主。恆大發行高息的優先美元債,僅對內部人士專供,外人買不到。

比如在2018年11月6日,許家印認購了恆大兩隻美元債共計10億元美金,分別是2018年發行的2022年票據和2023年票據。據公司披露,這兩隻美元債為期四年和五年,年利率高達13%和13.75%。這兩隻債券合計金額為12.35億美元,其中10億被許家印認購。這些優先美元債具有優先兌付權力,當恆大出事,優先兌付。

在申請美國破產保護方案通過之後,許家印可以通過債務重組的形式將恆大的國內資產合法轉移到海外。由於他是恆大的海外債權人,這些資產最終會落入他自己的腰包。

上演「圖窮匕見」戲碼,許家印惹毛習近平

資料圖

申請美國破產保護,只是許家印向海外轉移資產眾多招數中的一個。此前,他還通過給兒子設立23億美元離岸家族信託基金,和妻子丁玉梅離婚,收購瑞典、日本、英國、荷蘭等一系列公司,向海外轉移了大量資產。

許家印將債務留給中國

就在許家印向海外源源不斷地轉運資金的時刻,恆大在中國還欠著2.4萬億人民幣債務。據恆大2021年年中報告,恆大欠材料供應商和建築商1萬億,欠銀行或其它金融機構0.24萬億,欠買房人0.22萬億。這些企業、銀行和業主,眼睜睜看著本應還給他們的錢,流進了許家印在美國的帳戶,卻鞭長莫及。

截至2023年8月,因恆大受牽連的上市公司有26家,其中20家業績虧損,6家大幅下滑;26家企業公開對恆大計提的壞帳超353億元。其中,廣田集團、金螳螂、文科園林、江河集團、全築股份、上海電氣、索菲亞、嘉寓股份、皮阿諾、世聯行等10家企業對恆大的壞帳均超10億元。

恆大留下的「爛尾樓」達到162萬套,涉及600萬個業主。這些業主交了幾十萬首付款,未來30年還要每個月還數千元的房貸,但夢想中的房子卻一天也沒有住上。

而中國的銀行更慘。一旦恆大在美國宣布破產,這些銀行不但要不回恆大拖欠的貸款,還會被恆大的美國債權人追著要錢,因為它們是恆大「內保外貸」業務的擔保人。

內保外貸是指中國國內銀行為境內企業在境外註冊的附屬企業或參股投資企業提供擔保,由境外銀行給境外投資企業發放相應貸款。

恆大等房地產商充分利用這個工具。它們把國內的樓盤抵押給中國的銀行,由中國的銀行提供擔保,美國的金融機構收到中國銀行的擔保函後,將對應中國房產估值的美金轉入這些房地產商的海外帳戶。在此過程中,表面上國內資金沒有出境,但實際上這些房產涉及到的資產等於已經被成功轉移到了國外。

一旦恆大在美國進入破產清算程序,美國的金融機構就可以按照當初的擔保函要求中國的銀行還帳。而中國的銀行基於契約必須賠付給美國金融機構當初擔保的金額。它們就這樣跌進了許家印挖的坑。

在美國申請破產保護如果成功,許家印就可以將巨額資產留在個人口袋,又將2.4萬億元人民幣的債務甩給中國企業、銀行和老百姓。

許家印身家百億成為中國首富

就在恆大欠下天文數字債務的時刻,許家印家族卻從恆大累計獲得分紅530億元人民幣。一直到2021年,商票都逾期了,許家印還在給自己分紅。2018年8月,福布斯富豪排行榜顯示,許家印以身家414億美元成為中國首富。

這數百億元的錢,是童年的許家印想像不到的。許家印出生在河南省周口市太康縣高賢鄉聚台崗村一個貧苦之家。他說,他就讀的小學是幾間茅草屋,沒有窗戶,遮不住雨水,黑板用水泥製成,上面用墨水刷黑,一到下雨天,教室里的地上到處都是爛泥,每到冬天寒意逼人。他還曾因為吃發霉的窩窩頭鬧肚子而被送進村衛生室。

這樣一個出身貧苦的人,是如何成為一個富可敵國之人的呢?在中國,生意要做大必須有政治靠山。特別是在房地產行業,沒有官員的支持,一個地產商既拿不到地皮,也拿不到貸款。

那麼,許家印崛起背後的靠山究竟是誰呢?

許家印充當曾慶紅馬前卒

1996年,許家印在深圳創辦恆大。之後,因攀上江澤民時代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曾慶紅,恆大的業務從深圳迅速擴展到全國。短短二十多年,恆大一躍為世界500強企業之一,許家印暴發為中國首富。

那麼,許家印是如何攀上曾慶紅的呢?

第一條線是通過人和集團行政總裁戴永革。戴永革是曾慶紅家族的幕後金主。通過戴永革,許家印與曾慶紅之子曾偉拉上關係。2015年,許家印將他在澳洲的豪宅借給曾偉舉辦派對。

第二條線是通過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曾任中共文化部駐香港特別巡視員,是香港文化產業界的「幕後老大」。許家印通過在香港文化產業聯合會擔任董事,跟曾慶淮攀上關係。

曾慶紅給了許家印榮華富貴,許家印則甘願充當曾慶紅的馬前卒。

習近平上台執政後,曾慶紅一直企圖把他拉下馬。作為房地產領軍人物的許家印,也在給習近平製造麻煩。

2016年,習近平提出讓商品房回歸居住功能,即所謂「房住不炒」。但是,恆大無視,反而繼續投入巨額資金推高房價。就在2016年,恆大有息負債比前一年增長80%,高達5351億元。

2020年11月恆大商票首次逾期,2021年9月恆大財富爆雷。直到2021年12月3日,恆大宣布無法履行債務責任。恆大債務問題暴露在全世界面前。

虛與委蛇後「圖窮匕見」

過去兩年,許家印向習近平當局保證交樓,還說要變賣自己在香港和海外資產來「保交樓」,甚至信誓旦旦地聲稱:「我可以一無所有,投資者不能一無所有。」

恆大債務的情況似乎也在改善。截至2022年12月31日,恆大財富未兌付本息從上千億縮小到了約340億元,窟窿只剩下了當初的三成,一些樓盤也已經陸續建成。

誰知這一切竟是許家印的「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計。

8月14日,中國恆大在公告裡披露,許家印之妻丁玉梅的稱謂被改為「獨立於本公司及其關聯人士的第三方」。通過離婚,許家印可以保住轉移到妻子名下的資產。

8月16日晚,中共證監會以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為由,對恆大地產集團有限公司立案調查。

8月18日,已經與習近平虛與委蛇多時的許家印「圖窮匕見」,向美國法院提出破產保護申請。這開啟了一場「將資產留在海外、將債務留給中國」的行動。

習近平當局在9月底下令對許家印進行抓捕。這可能令許家印在美國申請的破產保護計劃流產。

據中國恆大9月24日發布的公告,鑑於公司主要附屬公司恆大地產集團有限公司正在被立案調查,集團目前的情況無法滿足新票據的發行資格。而新票據發行,是中國恆大境外債務重組方案的重要組成部分。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007/19627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