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87%申請移民 但在加拿大,留學生的夢想正在破滅

溫哥華太陽報本周二(10月10日)發表一篇由道格拉斯·托德(Douglas Todd)的觀點文章,稱在貪婪的加拿大,留學生的夢想正在破滅。

移民部長馬克·米勒(Marc Miller)曾表示,加拿大創紀錄的國際留學生數量是一項「非常有利可圖的資產」( asset that is very lucrative)。

他不是在開玩笑。加拿大官方公布的留學生人數為80萬,而 CIBC銀行經濟學家班傑明·塔爾(Benjamin Tal)向特魯多政府內閣報告的當前數字更像是130萬,因此加拿大經常吹噓,持學習簽證的留學生每年為加拿大帶來300億元的收入。

這300億大部分利潤由世界各地的富裕和中等收入家庭匯集而成,流向了加拿大1,600多家公立和私立學習機構,其餘的則流入更廣泛的經濟,包括房東的腰包。

但在印度和加拿大從事高等教育工作的巴爾吉·達漢(Barj Dhahan)卻用「貪婪」這個詞來形容那些從留學生身上攫取暴利的組織和個人。

達漢是加拿大印度教育協會的聯合創始人,達漢稱,他每周都會從留學生的家人那裡聽到有關加拿大如何剝削甚至虐待他們的故事。

「他們來到加拿大這裡是因為一個夢想,現在這夢想破滅了,」達漢說。

當發現加拿大房租過高、學校教育質量往往很差,尤其是小型私立學校、學費是本地生的四到八倍、體面工作很難找到、成功移民的機會很低的時候,很多留學生感到心傷,甚至絕望。

上周,通過查閱資料獲悉,2021年加拿大移民局對3700名留學生進行了調查,發現絕大多數的87%受訪者有計劃申請移民,這比2020年的70%要高得多。

根據資訊法獲得這份數據的移民律師理察·庫蘭(Richard Kurland)表示,由於名額競爭激烈,許多有抱負的外國留學生不可能獲得夢寐以求的公民身份。

鑑於全球上許多家庭實際上是賠上一切來資助孩子到加拿大留學,希望他們能夠獲得移民身份,庫爾蘭認為,加拿大道義上有義務對期望落空的可能性發出警告。

達漢說,加拿大及其教育體系的聲譽在國內外都受到損害。

除了質疑加拿大較小的私立學院和語言學校(其中大多數幾乎完全依賴留學生)的教育成本和教學質量外,達漢還對加拿大許多大型公立大學的留學生的學費感到震驚。

例如,達漢指出,UBC卑詩大學目前向留學生收取的費用經常是本地生的七倍。例如,留學生在 UBC本科藝術課程一年的費用約為45,000元,而國內學生的費用為5,800元,其他專業的學費可能還要高得多。

他說,在大多數公立和私立大學,留學生的學費也很高,其中來自印度的學生是迄今為止最大的留學生群體,印度留學生是很多大專學院(college)的經濟命脈,而中國留學生則是大學(university)里最大留學生群體。

鑑於許多大學和大專學院不想如此嚴重依賴留學生生存,達漢認為,納稅人願意在高等教育上投入更多資金來支持國內學生並保護留學生不被利用。

達漢表示,令人不安的是,許多父母並不富裕的留學生受到國內外移民顧問的慫恿,在加拿大900多所私立學校中的一些學校報名參加為期六個月的課程,主要目的是為了獲得工作簽證。

達漢說:「加拿大政府沒有警務資源來監控到底有多少留學生實際真的來學習,或者有多少人在六個月的計劃結束後留在加拿大。」

「誰離開、誰留下還沒有確定。」

由於絕大多數外國留學生最終都希望能夠成功移民,達漢和庫蘭表示,他們很容易受到骯髒僱主的傷害。

根據達漢和最近的報導,一些絕望的留學生向僱主支付數萬加元,以填寫一份名為勞動力市場影響評估(LMIA)的政府表格,該表格允許他們在加拿大工作更長時間,以便他們可以申請永久居民身份。

多年來,達漢聽取了陷入困境的家庭和留學生的心聲,還聽到了新聞媒體關於房東利用留學生的多種不同報導。

「我想說,加拿大世界一流的公立學院和大學的聲譽現在正在受到損害。」達漢說,高質量的公共機構正與可疑的私人機構混為一談。

他說,兩者都經常索要「貪婪」和「不公平」的學費。

在談到西方過去的殖民主義歷史時,達漢說:「這又是一次殖民主義,這些歷史常常導致對開發中國家人民的剝削,只是以不同的方式。」

ref:

https://vancouversun.com/opinion/columnists/douglas-todd-foreign-student-dreams-being-crushed-in-greedy-canada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加國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012/1964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