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美國新聞 > 正文

美國碼農瘋狂求職,狂投250份簡歷,揭秘潛規則

到底是什麼在浪費求職者的時間?

一位投了250份簡歷的「求職達人」把自己的投簡歷和求職經驗都分享了出來,非常值得大家借鑑。

經濟下行,科技行業各大公司降薪的降薪,裁員的裁員。

但是就業市場中最慘的卻永遠是那些還在找工作的人。

美國的一名軟體工程師Shikhar Sachdev因為自己在找工作時被連續不斷拒絕,卻激發出了他不斷嘗試找各種工作的興趣。

在他找到工作已經入職之後,他任然習慣性的在網上投簡歷找工作。

他做了一個測試,在網上申請了250個工作,希望找出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求職者覺得找工作這件事這麼難。

業餘愛好:找工作

五個月前,軟體工程師Shikhar Sachdev養成了一個特殊的愛好。當他的朋友們下班後聚在一起喝酒或者打遊戲時,他會回到家,打開筆記型電腦,花幾個小時填寫工作申請,作為自己的休閒運動。

雖然他對自己在舊金山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工作很滿意,但他在業餘時間依然在不斷地找工作,還在堅持更新一個教人如何找工作的博客。

美國碼農瘋狂求職,狂投250份簡歷,揭秘潛規則

美國碼農瘋狂求職,狂投250份簡歷,揭秘潛規則

地址連結:https://www.careerfair.io/

在更新這個博客的過程中,他慢慢意識到:現在找工作真的是史上最難。

對於一個對目前工作不滿意,想要重新找一份工作的人來說,一個經典的場景是:結束了一天令人疲憊不堪的工作,回到家申請新職位,但很快就因笨重的應用軟體和低到令人髮指的回覆率而灰心喪氣,只能放棄。

研究表明,這種挫敗感很普遍:根據招聘平台Appcast的數據,92% 的求職者連那些求職申請表都沒填完,就會放棄申請這份工作。

美國碼農瘋狂求職,狂投250份簡歷,揭秘潛規則

他很好奇自己這麼喜歡找工作,為什麼大家卻覺得難?

於是他設立了個小目標——申請500份工作,來系統性地研究一下找工作這件事到底難在哪裡?

然而,計劃走到一半的時候,他自己就都有點受不了了。「我想砍掉自己的頭」他說。

於是他將自己的目標調低了一半——250個工作崗位,涉及各種行業和不同的公司規模。

這些工作崗位基本上是隨機選擇的——例如,他在廣告牌上看到的公司,或者是自己朋友的公司。

Sachdev對每份申請從開始到結束都進行了計時,為了保持一致性,他只直接通過公司的「招聘」頁面進行申請——他最後總共花了大約 11 個小時來填寫完這250份申請。

由於他自己並不是真的在找新工作,所以除了一些激起他興趣的崗位外,他不會在已完成的申請網頁上點擊「提交」。(他獲得了三次面試機會,但沒有繼續去面試。)

他的目標是填寫完每一份申請表,但不會像真正的求職者那樣對崗位非常志在必得,所以他覺得他花的時間會比真正的求職者還是要少。

Sachdev在填完了250份工作申請表後發現,填寫一份工作申請平均需要 2 分 42 秒,但這不包括前置的確定合適職位所花費的時間,而且不同工作的時間可能相差很大。

最長的需要10多分鐘,最短的不到20秒。這種變化很大程度上源於「求職者跟蹤軟體」的特性。

例如,申請一家使用Workday的公司的工作時間比同一行業中類似規模的公司的平均時間長 128%。

美國碼農瘋狂求職,狂投250份簡歷,揭秘潛規則

Workday發言人Nina Oestlien將客戶服務稱為公司的「核心價值」,並表示應用程式時間取決於客戶如何配置其應用程式。

從頭再來

Sachdev對求職過程的痴迷源於之前求職時被拒絕的經歷。

他來自瑞士日內瓦,2019 年畢業於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獲得環境經濟學和哲學學位。

美國碼農瘋狂求職,狂投250份簡歷,揭秘潛規則

他的大多數朋友都住在灣區,因為那裡職業機會很多,所以他決定在灣區找工作留下來。

Sachdev大四結束時,他就開始瘋狂地申請當地的工作。但每次當他讀到申請表中詢問是否需要簽證擔保時,他都很難受。

由於他沒有美國公民身份,因此他需要僱主擔保他,可能需要特殊的H-1B工人簽證。

「當我勾選了需要擔保H-1B框時,我的申請就會直接被扔進垃圾箱」他說,「我提交了申請後四分鐘就被拒了。」

但薩奇德夫有確實是百折不撓,能夠連續幾個月度就一直不停地申請找工作。後來他發現了一個政策上的小漏洞——「OPT」。

這個政策規定,從大部分美國大學獲得「STEM」學位的外國人可以在美國工作最長三年時間,這期間不需要工作簽證。

「誰第一份工作會幹三年?」想通這一點他自己就釋然了。

因此,當他申請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產品經理職位時,問他是否需要簽證擔保時,他選擇了「不需要」。

當他獲得面試機會後,他花了40個小時在求職網站上尋找各種面試技巧:

在筆電上寫滿了模擬問題和自己的答案,編寫了公司所需的演示文稿,就完全沒時間管他的課程作業了。

在經過六次面試後,他終於獲得了一個工作。當時他的心情激動不已,但並沒有持續太久。當他向招聘人員解釋他的移民身份時,公司居然立刻收回了這份offer。

Sachdev只能從頭開始,最終在一家願意擔保他的H-1B簽證的初創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

而他自己決定將自己的經驗寫到一個求職博客中,為其他不幸的求職者提供幫助。

招聘者在被錄取之前,可能只是一個數據

招聘諮詢公司RecTech Media的總經理Chris Russell表示,長期以來,求職者一直在抱怨傳統的招聘流程。

但從90年代中期招聘開始網絡化之後,新的煩惱煩惱又出現了。

Monster和CareerBuilder這樣的在線招聘網站已經被各種求職者淹沒了,於是就催生了幫助招聘人員應對潮水一般求職者的「求職者跟蹤系統」。

這些系統會根據關鍵詞自動排名和過濾求職者,從而節省招聘人員的時間。

從需要費力地將信息輸入軟體的求職者的角度來看,這些系統像是擋在求職者和工作之間的新障礙。

「這些系統站在招聘公司的角度構建的」Russell說。「他們不會從求職者的角度考慮用戶體驗。」

於是很多聲稱能幫助求職者優化簡歷,幫助求職者通過簡歷自動篩選關的小作坊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到底是什麼在浪費求職者的時間

雖然求職者有很多抱怨,但是從「幽靈工作」(沒有真實存在的崗位)到可怕的「簡歷黑洞」(永遠不會回復簡歷的崗位)是一直都存在的。

Sachdev決定將精力集中在最初的申請流程上。他指出了影響申請時間的三個主要因素:

公司規模、所屬行業以及使用的不同的「求職者跟蹤系統」。

求職者跟蹤軟體是Sachdev感到沮喪的一個主要原因。

他遇到的最常見的系統是:Workday、Taleo、Greenhouse、Lever 和 Phenom。這些系統在 Workday等系統的基礎上添加了AI驅動的功能。

Workday和Taleo等更成熟的系統會將他從「招聘」頁面重定向,並要求他為每個申請單獨創建一個帳戶,消耗了他大量的時間,徒增了很多煩惱。

直到他填寫完250份申請時,他已經創立了83個獨立帳戶。

美國碼農瘋狂求職,狂投250份簡歷,揭秘潛規則

Greenhouse和Lever等較新的產品讓他求職的過程稍微輕鬆了一些。

例如,通過Lever完成申請的時間比同一行業中類似規模公司的平均時間少42%。

薩奇德夫還花了很多痛苦的時間重新輸入他已經上傳到簡歷上的信息,因為軟體會誤讀這些信息。

例如,Workday經常會在教育背景上填入「慕尼黑商學院」,儘管它的簡歷清楚地表明他畢業於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有時甚至時間也填不對」他說。「每次這樣都會搞得我心很累。」

填寫時間最長的是美國郵政的申請表,用了10分12秒。最短的是對沖基金Renaissance Technologies的申請,只需要填寫姓名和簡歷,只用了 17 秒。

美國碼農瘋狂求職,狂投250份簡歷,揭秘潛規則

總的來說,Sachdev發現政府申請花費的時間最長(Indeed的數據證實了這一趨勢),其次是航空航天和諮詢工作。

網上銀行、人工智慧公司和加密貨幣公司等新興行業是耗時最少的行業。

比如說傳統銀行的申請時間是網絡銀行的四倍左右。

Sachdev還發現,向大公司申請比向小公司申請更耗時。一般來說,公司規模增加一倍,平均申請時間就會增加 5%。

雖然這個過程很大程度上是不斷重複的過程,但他還是欣喜地發現有些公司還是會有些有創造力的嘗試。

美國碼農瘋狂求職,狂投250份簡歷,揭秘潛規則

Plaid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提供了API將軟體與求職者銀行帳戶連接起來,邀請求職者通過 API 進行申請。(但是為了保持一致性,他選擇了路線完成填表。)

遊戲公司Roblox讓求職者在遊戲中進行申請。

雖然招聘軟體歷都是站在僱主的角度開發的,但越來越多的求職者也在使用自己的自動化方式來求職。

LazyApply等機器人和工具使用ChatGPT背後的文本生成技術來自動批量申請職位,這可能會讓不知所措的招聘人員感到麻煩。

當Sachdev在論壇Hacker News上發布他的結果時,一位評論者說他使用機器人填寫工作申請,使用 ChatGPT 撰寫求職信並與招聘人員通信,自己只在面試階段完全接管。

「你能怪他嗎?」Sachdev說。

「因為公司也在這樣做。他們的簡歷分析系統、應用程式跟蹤軟體和工具也在使用人工智慧。因此,這就好像求職者現在也擁有了可以用來對付這些公司的武器。」

然而,人工智慧軍備競賽讓就業市場充斥著不認真的求職者和難以克服的過濾工具,這會損害雙方的利益。

Indeed的多布羅斯基表示,一些平台,包括他自己的平台,已經開始推出一種新方法,可以節省雙方時間,儘管也需要依靠算法。

求職者可以列出自己的技能、資格和偏好,然後讓人工智慧建議合適的職位再進行申請,而不是向虛空中發送數百份簡歷並希望得到最好的結果(他稱之為「噴塗和祈禱」)。

「這種匹配確實加快了招聘過程,並將候選人與僱主聯繫起來,否則可能他的簡歷僱主根本見不著」他說。

對於如何讓求職者和招聘人員的求職申請更加高效,Sachdev有自己的想法。

首先,他建議求職者優先考慮使用Lever和Greenhouse等更簡單的系統的僱主,從而節省時間和精神痛苦。

對於真正感興趣的工作,他會嘗試在LinkedIn上與HR直接聯繫。

Sachdev喜歡計算機科學教授蘭迪·鮑什的一句話:「磚牆的存在是有原因的。面對和克服障礙可以幫助一個人發現他們有多想要某樣東西。」

但如果僱主設置了太多障礙,求職者真的會思考,「那堵磚牆的存在是有原因的嗎?」,然後求職者會退出你的網站並去其他平台找工作嗎?他說,「我認為是後者。」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新智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027/1970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