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山二院實驗室集體患癌事件或為泄漏事故

中山大學附屬二院乳腺外科多名研究生集體患癌引起震動。圖為廣東省廣州市越秀區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

中山大學附屬二院(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簡稱中山二院)乳腺外科多名研究生集體患癌引起震動,實驗室研究內容「促癌機制」被曝光。專業人士質疑是泄露事故。

11月6日晚,網絡上傳出一段「中山二院乳腺外科團隊學生集體患癌」的聊天記錄,引發關注且持續發酵。事件被質疑是「受實驗環境和試劑影響所致」。

11月8日凌晨,中山二院發布了一份《情況說明》,稱近年在醫院乳腺腫瘤中心實驗室工作、學習過的人員中有黃某等3人罹患癌症,無在讀學生患癌;並且輕描淡寫地稱「目前情況穩定」「術後恢復良好」等。

說明中提及的黃某,2017年至2022年在該院攻讀博士學位,此間在乳腺腫瘤中心實驗室學習,2022年7月博士畢業後入職該院乳腺外科,從事臨床工作;2023年10月被確診患胰腺癌並接受手術。

黃某的妹妹在8日接受大陸媒體採訪時證實,通告中的三名患者都是經常從事實驗工作。她還透露,姐姐的病情非常嚴重,目前家屬不想過多糾纏事件細節,而是希望能夠有機會救治姐姐的生命。

同時網絡上又傳出涉事實驗室被拆除,並且配有圖片,但是院方辯稱是消防檢查。

中山二院半夜發布說明、火速拆除實驗室這一系列動作,更讓人對事件充滿疑問。

據爆料,中山二院的腫瘤中心實驗室專門研究腫瘤的「促癌機制」。目前乳腺外科至少6人患癌(2人博士、1人博士後、3人在讀研究生),都是罕見性癌症。

涉事實驗室的「大老闆」為中共科學院院士、該院院長宋爾衛,乳腺腫瘤醫學部學術帶頭人。涉事的導師蘇士成既是宋爾衛的學生,也是院長助理,還是該院乳腺外科教授,博士生導師。

在中山大學、中山二院的官方網站上都可以搜到宋爾衛、蘇士成教授團隊關於其研究成果的報導。2022年11月19日的一篇報導題為《蘇士成團隊揭示非白細胞表達Fcγ受體介導促癌信號的新機制》,側面印證了該實驗室的研究內容與「促癌機制」有關。

在中國從事過藥學研究的趙文浩(化名)告訴大紀元,他也曾泡在實驗室里進行藥物臨床研究,深諳實驗室里的規則,他最終選擇轉行,目前在廣州進行化妝品研發。

他說:「基礎研究、藥物臨床研究等都是實驗室裡面最苦最髒的活,最後出了成果還是為他人做嫁衣,因此一般導師都會抓學生去做。中山二院這次事件大概率應該是泄露事故。」

他表示,「促癌機制」首先要進行造模,給動物注射一些藥物(化學試劑),或者模擬致癌的環境,讓其處在各種輻射,或者重金屬、有害氣體影響下的環境裡,讓動物患癌,之後再進行治療研究。

「要檢驗一種藥物對某種癌症是否有效,就通過各種手段,先讓實驗動物患上這種癌症,這個過程叫『造模』,等模造好了,再對實驗動物給藥治療,同時收集各種相關的數據,這過程會涉及動物的血液檢驗,還有最終的動物解剖,這些工作都是高風險的。」他說。

「為了保證造模的成功率,都會選用高致癌的條件和環境。」他說,「在實驗過程中,如果管理不到位,沒有防護好,或者操作失誤,試劑泄露,或者暴露在模擬的環境中,造成事故是很有可能的,引起癌變,而且概率很高。其實參與這些實驗的人員分分鐘都有風險!」

他還舉例表示,乳腺癌使用二甲基苯並蒽(DMBA,是一種有毒性的致癌物質)作為誘導試劑,不同的病型有不同的試劑。「做藥物、藥理的基礎研究,必然會涉及這樣的實驗,但大多都是選擇用藥物來造模,所以更多還是操作不謹慎,造成泄漏污染。」

「促癌機制的研究,本意是為了更好地造模,服務於腫瘤藥物的研發,但它也是雙刃劍,看持有者是怎麼用。實驗室裡面有毒的試劑很多。」

時政評論員唐靖遠也向記者表示,中山二院集體患癌事件明顯是一個不正常事件,官方承認只有3人,而實際的人數可能還不止。這麼多年輕人集中在一個地方患上癌症,既有空間上的同源性,又有時間上的同期性,顯然不是用自然巧合能解釋通的。

他說:「這種集體患癌不排除與實驗室的生化安全有關,如果真的與某種實驗用品有關,那麼不僅是涉及到一家實驗室的問題,可能涉及到眾多類似的實驗室,都存在嚴重生化安全隱患。這種生化安全可能與實驗使用的某種試劑有關,也可能與實驗產生的某種產品有關,可能是泄漏引起,也可能是某種實驗程序設計存在重大疏漏。究竟是哪種情況,需要獨立調查並給出事實證據清楚的說明才知道。」

他還表示,中共的科研系統是受「黨」的領導,所以政治干預、政治考慮始終都占據主導地位。一旦出現了安全事故或學術醜聞,第一時間是全力封殺,隱瞞真相,這種慣性是導致中山二院連續出現異常患癌病例、居然遲遲得不到重視與安全調查的根本原因。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記者寧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113/1977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