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植對付債權人策略曝光:降低投資者預期

中植系爆雷產品投資者維權越來越難,所有的路都被堵死。圖為2023年8月17日,中植系旗下的中融信託公司北京辦事處。

大紀元記者近日收到中植系爆雷產品新湖財富副總裁做日常工作安排的會議錄音。錄音曝光了中植集團對付投資者群體上訪的策略:要儘可能降低客戶的預期,以最小成本、最低代價渡過此次「浩劫」。投資者也表示,他們維權越來越難,所有的路都被堵死。

此段錄音近三十分鐘,是11月3日中植集團新湖財富的副總裁李智海給小蜜蜂團隊做日常工作安排的會議講話。他在此次會議中稱,「一定有人被追究刑事責任。」果不其然。

11月25日晚,北京市警局朝陽分局發布通報,稱對「中植系」所屬財富公司涉嫌違法立案偵查,對解某某等多名犯罪嫌疑人採取刑事強制措施。警方還稱,中植以提前兌付的名義實施詐騙。

錄音顯示,李智海曾到現場接待投資者的群體上訪,他在會議中以自身的經驗要求理財顧問認清當前形勢,做好客戶預期的管理,即不斷降低客戶預期,以最小成本、最低代價一起渡過此次「浩劫」。

要求理財顧問降低投資者的預期

李智海在講話中稱,投資者群體上訪事件不會少,接受群訪要及時得到政府、警方等各部門支持,現場會有便衣,機動部隊等會隨時抽調,如果人手不足會從總公司調人。

他說:「這種群訪,解決問題或是有重大信息發布是不可能的,因為基本上滿場都在宣洩情緒,各種質疑,你解釋什麼他們也不信。」他還表示可以告訴投資者:「參加了又得不了結果,這種事完全浪費時間,特別沒有意義。」

他聲稱,小程序上線以後,集團的資產負債情況會一一表現出來,「在這之前做好預期管理的話,客戶接收程度還可以,你做不好就會面臨一個內外交困的局面。」

「出了真實的信息以後,客戶會極其憤怒而且極其絕望,那種上訪力度、鬧訪力度和反抗的力度是非常非常大,而且很炸裂,我們心裡要有準備。現在還有大約兩周的時間,我這段時間也不斷地用閒暇時間接訪的方式來跟各地投資者溝通,儘可能降低大家預期,所以這個事大家應該聽懂了。

「以後我們面對的事件漸漸是真實的,接受一個虧損的現實,我們要做好預期的管理,我可以給你們做線上接訪,溝通效率比較好的還是小範圍的溝通。

「對信息的識別來說,大家應該比較震驚,我們只披露了定融的數據,其它數據沒有披露,大家懂這個意思吧。其它數據是什麼樣現在不清楚,但是我們這麼多年聽的謠言實際上很多都變成了真的,所以我覺得大家要做好這個預期管理工作。」

他強調,「作為中植的人,你要不斷地降低客戶的預期,開始時說資金能覆蓋,然後慢慢到資不抵債,再到打折兌付等,就是要不斷降低客戶預期。」

要求理財顧問扮演受害者的身份質疑公司

李智海在會上還分享了處理投資者投訴的技巧。

「處理客戶投訴的時候,你們不用跟公司和集團站在一起,你們一定要跟客戶站在一起,就包括我在很多地方的客戶群里,現在非常平靜,沒有圈我的,你們一定要跟客戶站在一起。」

他還說:「面對集團和公司,你們質疑都可以,千萬不要把你跟客戶劃到對立面,因為這種壓力你是承受不了的。你們現在大概就是以受害者的角色,如果你買了你也是難友,你要是自己沒有買,也要跟他們說我也被集團誘導,我也是打工。我不知道什麼事情,我只知道幹活,這個態度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技巧。」

他強調:「你不能說你投資活該,後果自負。你也不能說這都是合法的。沒有必要,因為你這個時候說多了沒有人相信你,所以這個很重要。這段時間我們策略要變,這是我個人的建議,你們酌情使用。」

投資者的情緒分三階段 最後都是不了了之

李智海在會議中還說:「我們現在雖然覺得很難熬,但是如果你多經歷幾回以後,很簡單(投資者情緒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很震驚,憤怒掙扎;第二階段是一個非常激烈的爆發期,因為輸到底了;然後就進入一個漫長的沉寂期,最後只能進入麻木狀態,客戶也好,員工也好,都進入第三階段。

「兌付不管多少,就算是不兌付,進入第三階段也都沉寂了。這是一定的事情,我早期處理的那些非常激烈的客戶、尋死尋活的客戶,都會歸於沉寂。對政府來說它也非常清楚這個進程,所以我們要配合客戶或者陪伴客戶走完這個進程。我們希望得到最好的結果,但是我們換一個視角來看,往什麼方向發展,客戶是什麼樣子,我們心裡要有數。

「雪松、安信這些客戶最後也不就這麼不了了之了,也就這麼著了嘛!所以大家要清楚,不要恐懼,不要害怕見客戶。」

用最低成本與代價渡過這次浩劫

李智海透露,目前所有的投資者不知道公司的底牌,審計在想辦法用更好的方式出審計報告。

他還透露,中植集團在對投資者接訪的時候是有稿子的,什麼問題怎麼回答,實際上都是空話。

他最後說:「我們現在要做的是,我們所有的人包括我們所有的客戶用最低的成本渡過這次浩劫,『浩劫』這詞不是我發明的,是集團領導說的,用最小代價渡過這場浩劫。」

投資者講述維權之艱難

中植系爆雷以來,各地投資者發起維權行動,持續不斷,包括進京上訪、圍堵中植集團總部等,但是都被警方鎮壓。

北京的劉瑤(化名)是在鄰居的勸誘下,於2022年9月份購買了中植集團旗下財富管理公司之一恆天財富的產品,她將十幾年的積蓄、本打算買房子的200多萬元全部投進去了。

她因為在北京當地,所以一直不停地向各級部門遞交上訪材料和舉報信。「所有的金融機構都不處理,他們都往外踢我們,給出的答覆是讓我們自己找證據。」

她還向記者介紹,進京上訪非常艱難。她在北京也是天天被警方騷擾。「警察天天找我,上我家來,半夜打電話,白天也找,晚上也找,還找到我老家,恐嚇我。」

她一度非常絕望,想領著一家人去瑞士安樂死,但是考慮到孩子的前途,放棄了。她表示,自己已經在規劃孩子出國的事情,「這個事情讓我最堅定的是,一定要把孩子送出去。」

「我們大部分人都這麼說,要是沒有孩子,我們早就爆發了,爛命一條。」

江蘇的李華(化名)是一位海歸派,以前是做金融行業,收入可觀,七年前她購買恆天財富定融產品,累計投入了上千萬元,她在爆雷前辭職,本來打算「吃利息」,過躺平的生活,不料挨了當頭一棒。

她稱自己心態非常好,是完全能接受爆雷的現實,如同「願賭服輸」,但是她經歷維權以後,價值觀徹底崩潰,她完全了解到中植集團所玩的套路是詐騙,最後說理無處可訴。

「我們在微信群里打三個字——我要去,半小時之內就會被警察找上門,半夜12點都會給你打電話。8月份的時候我一天接到三個警察打來的電話,還晚上找上爸媽家裡,一天到晚找我說『別去了』,我說我不去。你說你崩潰不崩潰?」

她還打算花30萬元走仲裁之路,但是最後仲裁機構告訴她,即使勝訴也拿不回來錢,費錢費精力,她最後只能作罷。

她感嘆:「我們現在都不信中國市場了,(資金)都應該出去,(這裡)都是在割韭菜。」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記者寧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128/1983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