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無情擠壓 上海情侶蝸居5平方米出租屋照片流出

一個人的生存空間

可以被擠壓到什麼程度

最近,上海一個男生曬出他所住的出租屋。

這是一個只有5平方米大小的房間,準確來說,是由一個廁所改造而成的。

原本的廁所被擠壓得無比狹窄,洗手台和花灑連在一起,僅剩的地方就是蹲坑。

廁所外面就是床,床看起來又窄又小,上面放了一個心形抱枕,印著他和女友的合照。

床腳就是桌子,上面放了一台筆記型電腦後,就放不下別的東西了。

桌子上面還貼了一個時鐘,估計怕不牢固,用好幾道膠紙粘著。

這么小的房間,住在裡面都覺得窒息,可你猜租金要多少錢?

一個月1500元!

在上海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哪怕再小的房間都有人租,而且價格不菲。

人們為了找到立足之地,可以住在過道里,住在雜貨間裡,甚至住在廁所里。

一個人的生活空間,究竟可以被擠壓到什麼程度?

曾有攝影師拍了一組圖,記錄了香港真實的蝸居房。

有一家四口住在4平方米的房子裡,孩子在上面做作業,爸媽在下面煮飯。

有很多家庭就窩在十多平方米的房子裡,到處堆滿雜物,切菜煮飯都在床旁邊。

這裡的人生活在社會低層,拿著超低薪水,感受不到半分快樂。

「籠屋」、「棺材房」、「劏房」,極為形象地描述了部分香港人的生存空間。

人們生活在這些矗立在城市中的「鴿子籠」里,沒有希望,只有麻木。

都市裡藏著蝸居,才是最大的人間真實。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

我有一個朋友,居住在廣州的「城中村」里。

她租了一個10平方米的房間,房裡只有廁所和臥室,以及一個小小的窗口。

每天,她早上7點就出門上班,晚上9點半才回到家,累得倒頭就睡。

到了周末,獨自一人面對空空的白牆,打開窗戶只有觸手可及的「握手樓」。

圖為廣州的「握手樓」

不由想起余華在《活著》中寫的那句話:

「人在為了活著本身而活著,而不是為了活著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著。」

直到2019年,中國仍有6億人收入低於1000元。

1000元,在一個中等城市可能連租房都困難。

1000元,用來吃飽肚子後可能就所剩無幾。

他們可能是一年工作365天的臨時工,生病了都不敢休息,還要掙錢養一整個家。

是為了推銷而擦皮鞋的業務員,放下自己的尊嚴,只為賣出一瓶清潔劑。

或者是因為工作焦慮而失眠的中年人,在回家路上神志不清,撲進警察懷裡嗷嗷痛哭。

俞敏洪曾說:

「實際上現在人的退身之所變少了,甚至沒了。」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

成年人的世界裡,從來沒有「容易」二字。

安徽一個茶廠,受洪水影響損失了3000噸茶葉,9000萬元化為流水。

茶廠負責人不斷打電話想辦法補救,仍然控制不住奪眶而出的眼淚。

像個孩子一樣,不停擦眼淚。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但當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大男人也也會掉淚。

那是一種崩潰,更是一種絕望。

生活,真的太難了。

普通人到底需要多努力,才不會被拋棄

2022年是新冠的第三個年頭。

新冠,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奪走了很多珍貴的東西。

包括我們用來養家餬口的工作。

知乎上有人問:多少人因為新冠失業了?

這一問題的瀏覽量高達345萬!

有一個程式設計師,被公司裁員後,連續68天沒找到工作。

可他怕家裡人知道,只能每天假裝去上班,還像往常一樣帶飯。

沒有地方吃飯,就給自己點了個雞排,還自嘲說自己慫。

有一群流水線工人,在新冠的衝擊下,面臨被解僱的命運。

「有紋身的,不能留」、「頭髮染色的,不能留」……

他們只是小小的螺絲釘,自始至終都在被選擇。

他們唯有表現得更好,由頭到腳都沒有可挑剔的地方,才不會被捨棄。

浙江紹興,有一個52歲的計程車司機確診了。

在確診前的7天裡,他每天都從清晨6點,開出租到凌晨2點。

除了開出租之外,其餘時間都是來回於家與菜市場。

52歲,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時候。

可生活是無情的,一個頂樑柱倒下,苦的是全家人。

李宗盛有首歌說了:

「當你發現時間是賊時,它已經偷走你所有選擇。人的命運,有時候是被時代推著走的。」

人生無常,我們還能怎麼辦?

只有用力去活,只有不回頭地往前走。

世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

福樓拜曾寫下一句話:

「人的一生中,最輝煌的一天,並不是功成名就的那天,而是從悲嘆與絕望中,產生對人生的挑戰,以勇敢邁向意志那天。」

不被困難打倒,不對生存絕望,才是人活著的最大意義。

香港有一對情侶,就住在只有5平方米的廉價出租屋內。

他們盤腿坐著,幾乎就是整個房間的寬度。

但給人的感受是,房間雖然小,可被收拾得很乾淨整潔。

這對情侶的精神狀態,也是積極向上的。

他們都是跆拳道運動員,即使在逼仄的房間裡也堅持訓練。

對於未來,他們依然有信心,哪怕再苦再難也要堅持。

可以輸,但不能「認輸」。

生活雖然苦,但不要氣餒,我們還可以打回去。

南航有一群空姐,最近在網上火了。

只拿兩三千底薪的空姐,走進了直播間,開啟了自己的第二職業。

遭遇「血虧」的民航公司,使出了十八般武藝,直播、隨心飛、客改貨、地獄美食等全都安排上。

凌晨街頭1點,還有女代駕在街頭奔波。

為了補貼家用,即使零下10度的寒夜,她依然堅持騎兩個小時回家。

第二天白天,繼續元氣滿滿地回幼兒園上班。

人和人,到最後的區別,就是這一個個「坎兒」,你能不能熬過去。

熬過去了,你就不一樣了。

我認識一個朋友,家裡做風險投資,一夜之間虧掉200萬。

父親跳樓自殺,母親疾病住院,他卻不知所蹤。

直到半個月後,他才重新出現,跪在母親床前失聲痛哭。

然後擦乾眼淚說:「媽,從明天開始,這個家由我來扛。」

原來,他找遍以前的同學、朋友、同事,借了一筆錢還債。

一個人打三份工,早上去公司上班,晚上開滴滴接客,周末還要接私活賺錢。

他還和朋友合夥創業,堅持了五年終於盈利,讓母親重新過上安穩的生活。

錢沒了可以再掙,工作沒了可以再找。

除了你自己,沒有人可以將你打敗。

如果覺得太難,那就讀讀羅曼·羅蘭的這句話:「生活中只有一種英雄主義,那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深度知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202/1985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