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天價離婚40億,別讓他們跑了

還得是上市來錢最容易!

昨天上市企業長春高新公告,「二老板離婚了」。作為配偶,對方一把獲得約40億股權資產。

即使2023年8月份因股市大幅下行,監管方面修改了減持細則,但離個婚就能獲得幾十億,也是絕大部分人幾輩子都賺不到的財富。

關鍵這二老板之前就一路減持,現在離婚又把自己約九成的股份給了老婆,到底是要鬧哪樣啊?!

前兩天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賀強的一段話上了熱搜。

賀強表示,「當年聽那些小老闆們眉飛色舞的跟我們講,哎呀,沒想到資本市場能賺這麼多錢」,「本來他們規模也就5000多萬,5000多萬的小公司去銀行貸款貸2000萬銀行絕對不會他的,還要還本付息。」

「沒想到一發行上市,少的賺5個億10個億,多的15億20個億,甚至更多。」

小老闆們都沒想到,做夢都想不到這麼發財,錢這麼好賺,然後紛紛講,「早知這樣,我們乾脆10個億15個億把它(公司)賣了,賣了我回老家拿出5000萬再建一個一模一樣的公司,再上市。」

天價離婚40億,別讓他們跑了

看到賀強教授的這段話,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浙江國祥。

原定於2023年10月9號網上申購的浙江國祥,IPO上市終被緊急叫停。之所以被踩剎車,就是因為這家企業被網友質疑「再建一個一模一樣的公司、再上市」上熱搜,然後引來監管部門的注意。

2003年國祥製冷上市,融到2.73億,但實際用到他們所說的項目上的不足3000萬,不但不發展業務,拿到錢就大肆分紅,2003年賺2162萬分2000萬,2004賺1125萬分2000萬,哪怕業績大幅下降也沒停止分紅。

上市僅一年業績就大幅下滑,之後各種危機各種虧損,直到2009年變成ST國祥,最後實控人爺倆直接把上市的殼子一賣,完成最後套現。

本以為到這就完了?遠遠沒有!

期間國祥製冷設了個子公司即後面的「浙江國祥」,然後把原有的製冷業務打包放了進去。

賣完上市殼子後,據說買方對原來的製冷業務不感興趣,於是又是一波騷操作,2012年9月,那個裝了原有製冷業務的子公司「浙江國祥」搖身成了陳某偉夫妻倆的,而陳某偉身份是原國祥製冷的董秘。

你說奇不奇怪,空調製冷那套業務一翻轉騰挪,到陳某偉手上就迅速持續盈利,2013、2014、2015的淨利潤分別為2870萬元、4205萬元、5147萬元。

然後陳某偉兩口子就想把浙江國祥拿去上市!

這個平平無奇的傳統企業不但要上市,而且發行價確定為68.07元/股,本益比高達51倍,將融資23.84億,超募16.47億。

這價格比很多優質科技企業還高,吃相已經滿臉都是,沒法看了。

果然是上市賊好賺錢啊,憑他生產空調製冷設備只怕幾十年也賺不到這麼多錢。

股民看了直呼離譜,幾乎無成本的到股市融錢,關鍵還換湯不換藥同一資產二次上市,為什麼這個企業能夠換個馬甲重新上市?

現在再看看前面賀強教授講的,不能說很像,簡直是一模一樣。

一般企業到銀行借個1000萬都是千難萬難,這審核那風控的,還得各種抵質押、夫妻倆連帶擔保。

上市融資不同,只要能成功就是一步登天,賺到實體企業多少年都賺不到的錢,而且還不用還!

賀強說,由於這些老闆來錢太容易了,所以沒有心思抓經營管理,只想方設法通過資本市場套現更多的錢。

一直有人說小A是融資市,個人覺得,這與融資兩個字完全不搭界,正常的融資都是有借有還、而且要把企業經營好才行,不用還的錢算哪門子融資呢。

不用負責也不用還的錢,與搶無異,著實像是憑本事「搶」來的。

最近人大金融研究院院長吳曉求也說,中國的這個上市它有一個特徵,是世界所有國家所沒有的,就是排隊。

排隊上市,蜂擁,蜂擁的都要去上市,實際上排隊上不是一個正常現象,排隊現象已經告訴人們,這裡面有尋租,這裡面有巨大的不公平,誰排上了誰就能獲得那個巨大的不公平的利益。

吳曉求說的很直白,首先對應的就是那些「帶病申報」、「帶病闖關」、「 一查就撤 」的企業和相關輔導的券商等機構。

這些人明白,只要成功上市就能雞犬升天、賺到做夢都不敢想像的錢財,要不然怎麼會擠破頭衝擊IPO呢。

去年監管就對一些券商進行檢查,對「一查就撤」的企業進行檢查,按停了一些也處罰了一些券商及相關人。

但是,仍然有大批量的企業在排隊衝擊上市融資,怕不是這種治標的檢查就能起大作用的!

畢竟,百分之三百的利益就有人敢冒殺頭的風險,何況是百分之幾千幾萬的收益!

已上市的就有五千多隻票,加上排隊要上市的,檢查的難度可想而知。

終歸還是要上市退市規則上再放大招,才能治本。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燕財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113/20036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