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蔡明芳:中國船隻避開紅海攻擊 避不開高運費風險

作者:
運費的高漲必然會對物價帶來影響,但是,供應鏈的分散也使得許多廠商不再僅集中於單一國家生產,這也有減緩地緣政治對於全球貿易的傷害。此外,過去兩年全球物價大幅上漲的因素,還包含俄羅斯與烏克蘭為重要的能源與糧食輸出國以及Covid-19疫情導致的工資上漲等因素。因此,Houthi組織的攻擊對於物價的影響程度與過去相較,已有很大的差異。若美國聯準會因此而延緩降息,則表示美國就業市場的情況並未惡化,廠商也未因為高利率而出現違約,這也表示紅海危機所帶來物價上漲不足以傷害美國經濟。

自去年年底以來,葉門的青年運動武裝組織胡塞武裝(Houthi movement)持續對行經紅海的船隻發動攻擊,紅海攻擊問題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已引起關注。全球約有12%-15%的貿易需經過紅海與蘇伊士運河(Suez Canal)的航線,許多廠商為了避免受到武裝組織的攻擊,必須繞行南非好望角,使得運輸成本與時間大幅增加。無論是運輸的風險或運輸成本的上升,都會導致生產者的生產成本上升,進而導致物價上漲,因此,葉門武裝組織對於紅海的攻擊事件也令人好奇,是否影響美國聯準會的降息決策。

首先,就紅海攻擊對於經濟的影響而言,歐洲與中國受到的衝擊最值得關注。對歐洲各國而言,許多國家的對外貿易仍屬於商品貿易而非服務業貿易,例如,德國重要的汽車產業與機械產業,這些產業可能在海外已有車子或機械的組裝工廠,但是,許多重要的零組件仍須倚賴海運進行運輸。一旦海運的重要航線中斷,自然會產生供應鏈斷鏈與生產成本的上漲,將對其出口帶來進一步傷害。對於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而遭遇能源價格大漲與通貨膨脹傷害的歐洲國家而言,其近年經濟的表現已不如預期,經濟學家也多預期歐洲今年的經濟可能出現衰退。

根據WEF公布對於「首席經濟學家展望」報告顯示,56%受訪者預期今年全球經濟將減弱,20%認為將維持不變,23%預測會略為轉強。這些受訪的經濟學家認為,地緣政治衝突是今年全球經濟成長將減弱與不穩(precarious)的主因之一。其中,受訪經濟學家普遍看壞歐洲經濟前景,77%預期歐洲今年成長將疲弱或極為疲弱。因此,若Houthi對紅海的攻擊持續,對於歐洲主要出口大國的負向影響必然會增加,進而對歐洲的生產與就業活動造成傷害。

其次,就中國經濟而言,在全球供應鏈重組的大趨勢下,中國近年內需與出口經濟數據不佳已成為常見的現象,經濟的衰退也反映在中國股市與美歐日等國家的漲幅差異上。2023年底上海綜合指數、深圳綜合指數與香港恒生指數分別較2022年同期下滑3.7%、6.9%與13.8%,但是,美國、德國、日本與台灣的股市漲幅均超過20%。在中國與其他國家股市走勢完全相反的情況下,反映中國經濟不佳以及外國對中國直接投資減少的事實。隨著高附加價值的產業逐漸在其他國家增加產能,中國的產能利用率將逐漸減少,低附加價值出口產業的比重會提高。

胡塞武裝(Houthi)對中國出口商的傷害

一旦高運費的時間持續夠久,將會使得許多較低附加價值的廠商因為虧損而無法繼續生產。雖然運費可以轉嫁給下游零售商或終端消費者,但是,當產品的附加價值愈低,廠商可以將運費轉嫁給終端消費者的幅度也愈小。因此,當一個國家的低附加價值出口廠商愈多,運費上升對其出口的傷害也會愈大。目前Houthi組織雖宣布不攻擊中國與俄羅斯的船隻,但是,其他國家商船面對的風險並未減少,在運費價格非由中國或俄羅斯片面決定下,高運費並不會因為中國船隻正常運行紅海而降低,甚至中國商船可能因為此保障而進一步提高運費。換句話說,高運費對中國經濟的衝擊,不會因為中國船隻可以安全通過紅海而消失。

最後,運費的高漲必然會對物價帶來影響,但是,供應鏈的分散也使得許多廠商不再僅集中於單一國家生產,這也有減緩地緣政治對於全球貿易的傷害。此外,過去兩年全球物價大幅上漲的因素,還包含俄羅斯與烏克蘭為重要的能源與糧食輸出國以及Covid-19疫情導致的工資上漲等因素。因此,Houthi組織的攻擊對於物價的影響程度與過去相較,已有很大的差異。若美國聯準會因此而延緩降息,則表示美國就業市場的情況並未惡化,廠商也未因為高利率而出現違約,這也表示紅海危機所帶來物價上漲不足以傷害美國經濟。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127/2009673.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