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人物真相:前港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終遭報應

如今張曉明也因與傅曉田有不正當關係而被習近平拿下了,不過,為了證明北京對香港的政策不會變,當局就不公布張曉明的醜事,而是直接抓走了事。看來,張曉明也可能會像秦剛、(中共前防長)李尚福那樣,永遠「失蹤」了。 這也許是張曉明禍害香港招來的現世報應。

被世界譽為「東方之珠」的香港,曾經集「世界金融、資訊、貨櫃轉運」三大中心於一身,創造出中西合璧的璀璨輝煌。前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自八十年代起便負責港澳事務,主掌中聯辦期間,香港爆發雨傘運動反送中運動,香港社會大撕裂,震驚世界。由此,北京啟動了對香港的「二次回歸」,強行將香港內地化。張被指是香港治理大失敗的直接操盤人和罪人。

2024年3月2日,張曉明在中共全國政協會議之前的常委會議中,突然被宣布免去其全國政協副秘書長的職務,結果與會的港澳代表就沒有見到參與港澳事務長達三十多年的張曉明。

兩會前遭遇突然被免職

大紀元時報》總編郭君在新唐人電視台的「菁英論壇」節目中分析說,如果是正常的工作變動,應等開會後調整就可以了,政協會議最多就開一個星期,「換句話說北京等不了這七天」。

「我懷疑張曉明可能已經被抓了,所以必須在開會前宣布他的免職,否則在會議上不露面,被問起來面子上很不好看。因為張曉明當官的時候是負責香港問題,而政協開會時會有很多香港的政協委員在場,一定會有香港人會問張曉明去哪了。」

「從2012年到2022年期間,張曉明的主要工作都和香港有關,那段時間恰恰是香港從『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的這段時間,是香港大衰落的一段時間。這些其實都跟張曉明脫不了干係。」

香港2012年爆發反對中共洗腦教育的「反國教運動」,激發數十萬的香港人抗議。2013年香港出現多個專門針對泛民主派的親共團體,進一步激化矛盾。2014年爆發雨傘運動,2019年爆發反送中運動。2020年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次年又將《基本法》規定的選舉制度徹底改變。至此,香港完全淪為了中國大陸的一個普通城市。

張曉明原來是港澳辦的主任,是廖暉的秘書。廖暉是中共元老廖承志的兒子,也是中共負責香港事務的「大佬」,香港的事情廖家都一直有最關鍵的話語權。廖暉曾是曾慶紅的部下,張曉明屬於曾派。他到香港就把梁振英拱上台,當了特首。

這在當時特別意外,因為當時北京和香港的大部分人都更認可唐英年,唐英年是老上海家族的人,又是香港商人出身,相對比較溫和,也更受香港人信任。但是曾慶紅就特別喜歡梁振英,梁振英沒有什麼背景,完全是靠早期主動投靠,慢慢爬上來的,大家都說他是地下黨。梁振英上台之後和張曉明一唱一和地在香港搞了很多事,最重要的是代表中共負責香港問題的一大幫勢力在港搞奪權,梁是其中一個代表人物。

樑上台後採取了黑社會騷擾的手段,利用建立「愛」字頭親共組織針對香港的公民團體。例如專門對付法輪功的「青關會」,針對「公民黨」「學民思潮」,支持梁振英的「愛港力」,針對泛民的「愛港之聲」,針對「占中」的「幫港出聲」「正義聯盟黨」,等等一系列的組織,當時香港經濟環境仍很好,梁覺得只要出錢就什麼都能搞定。

郭君表示,「香港獨立」也是那個時候搞出來的,在2012年之前的香港,基本沒有「港獨」的聲音。即使有人說兩句,也絕非主流意見,因為這是「明擺著不可能的事」,民眾對此也沒有任何回應。

但是到了2014年「占中」運動期間,梁振英突然在一個公開場合大肆批判所謂的「港獨」,他把港大的一個校刊拿出來大做文章,校刊《學苑》裡的《香港民族命運自決》及《香港民族論》主張,香港可以「尋找一條自立自決的出路」。當時這篇文章的影響力並不大,看的人不多,但梁振英把它拿出來大肆批判,導致好像香港社會的一個說法,等於把這個問題上交給北京,逼北京表態。郭君說,「這是一個典型的所謂養寇自重的招數。結果北京對梁振英非常生氣。」

郭君說,「這個事情完全就是梁振英、張曉明他們干出來的,中共很壞,但它不傻,中共在香港有很多情報來源,中央各大部門、軍方都有自己的情報系統,中共當然知道梁振英和張曉明這些招數。所以後來梁振英任期不滿,第一個五年內就被換掉了,之後也換掉了張曉明,把他調回北京了。」

但這樣做也並不說明中共就會軟化對香港的立場,因為中共是搞鬥爭起家的,最喜歡鬥爭,而且是絕不妥協,尤其是反送中、雨傘運動這些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北京也不敢退讓了,所以乾脆搞了所謂「二次回歸」,就是後來把泛民議員趕出立法會,搞了《國安法》,在香港實現了最嚴苛的管制。「這一切的開始都和張曉明、梁振英有關。張曉明所做的全世界矚目的就是葬送了香港。」

張曉明是導致香港衰敗的最關鍵的人物,所以香港人對他的下台非常關注。

張在港態度張狂巨資賣字

張曉明,江蘇泰州人,1980年畢業於西南政法學院法律系,1986年中國人民大學碩士畢業後就進入國務院港澳辦,在港澳辦及中聯辦工作34年。

2012年習上台後,曾慶紅把張曉明安排當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一到香港就很高調,直言「西環不治港,但西環要盡職」。

2014年,張曉明以一幅「駿程萬里」親筆墨寶在民建聯籌款晚會籌得1380萬元,2016年他再為民建聯籌款,以「度德而處」獲得1880萬元,平均每字值470萬元,破民建聯籌款歷年紀錄。

2014年政改爭議,張曉明閉門與民主派會面,被問到在堅持「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的原則下能否成為特首候選人,張曉明回應指,支聯會仍能「活著」已是中央的包容:「仍能安然坐在這兒,反映我們的寬大。」

2014年10月,雨傘運動爆發,張曉明出席十一活動時,被問到對數十萬港人參與的雨傘運動的回應。張曉明則舉手指天,稱「太陽照常升起」,輕蔑的態度令港人非常憤怒。

2020年8月,美國財政部制裁十多名中國(中共)、香港官員,張曉明是其中之一,他回應稱:「深以為榮。」

「特首超然論」張梁唱戲

儘管是法律碩士,但張曉明故意拋出「特首超然論」混淆視聽,而梁振英也多次與張一唱一和,破壞香港的法治基石。

2015年9月12日,張曉明在演講中說:「行政長官具有超然於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機關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處於特別行政區權力運行的核心位置,在中央政府之下、特別行政區三權之上。」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428/2048595.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