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周鴻禕,栽了個大跟頭

美女主播撐起基本盤的明星公司,業績暴雷了。

投資家網獲悉,號稱打造「娛樂元宇宙」的港股上市公司花房集團近日公布了久違的年報。數據顯示,公司2023年營收25.7億元,較上年同期下降49.6%;年內虧損7.97億元。

作為「紅衣教主」周鴻禕親自掌舵、指揮的項目,花房集團在競爭激烈的視頻直播賽道備受關注。

IPO前,累計拿到7輪融資,獲得360、宋城演藝、策源創投、高原資本、芒果文創基金等知名VC/PE、產業資本青睞。2022年底,花房集團在一片掌聲中登陸港股,周鴻禕又收穫一個IPO。然而,上市不久,這個本該成為港股「靚麗風景線」的公司突遭「變故」。

一路停牌至今。坑了各路資本,也讓「紅衣教主」苦不堪言。

「估計周鴻禕肯定後悔,靠什麼美女引流?他自己就是頂流。」

提起花房集團,相信「網際網路老炮」會比較熟悉。它們算是較早殺入視頻直播賽道的玩家之一。其前身是大名鼎鼎的視頻平台六間房與「美女帥哥安樂窩」花椒直播的合體。

「花椒+六間房=花房」。2019年,視頻行業競爭異常激烈,媒體更是寫出「短視頻廝殺慘烈」的標題,快手、抖音為搶占市場份額爭奪「老大」,掀起了整個行業的「洗牌之戰」。在這樣殘酷的背景下,無力跟快手、抖音正面廝殺的視頻平台,要麼死掉,要麼報團取暖。

花房集團便是報團取暖的代表。實際上,它們當時在市場裡雖體量不如快手、抖音,卻有著「獨特性」。第一個是,「視頻鼻祖」六間房,在圈內有很大號召力,聚集了一群忠實的「網際網路老炮」,註冊用戶近1億;第二個是,花椒直播用戶畫像多為年輕的美女帥哥。二者結合到一起,給市場帶來了想像空間。所以,哪怕與「老大」無緣,它們也具備競爭優勢。

更關鍵的是,花房集團新晉操刀者乃360創始人周鴻禕,他是「資本眼中的定心丸」。由於花房集團的誕生屬兩個平台合體,背後的事肯定比單獨一家公司麻煩不少,周鴻禕決定站出來,以投資方、花椒直播當家人的身份,搞定了雙方融資進來的VC/PE、產業資本。

經過一輪整合,周鴻禕成了公司的大股東,宋城演藝干起了二股東。要說,宋城演藝跟六間房的淵源不是一般的深。當年,北大高材生劉岩創立六間房,憑藉《鳥籠山剿匪記》等一系列自製內容火得一塌糊塗,可惜他「不懂資本」被「後浪」趕超,險些一敗塗地。

六間房最困難、幾近崩塌的時候,宋城演藝開啟了進軍VC/PE的步伐,用股權投資開闢天地。但劉岩不喜歡跟資本打交道,宋城演藝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用「發行股份+現金」的誘惑,以26億元的「天價」說服他放棄了六間房的控股權。從此,劉岩財務自由,變身富豪。

彼時,宋城演藝覺得,這筆交易很值。「演藝、娛樂雙輪驅動,給自家構建一個繁榮生態圈。」宋城演藝也不傻,買斷的前提是「業績承諾」,2015年-2018年,六間房要完成業績任務。神奇的是,身處絕境的六間房,絕處逢生了,用累計淨利潤10.85億元,完美收官。

然而,「業績承諾」一實現,六間房就不在神奇了。

「大聰明」宋城演藝買下六間房的2015年,現任花房集團CEO的美女創業者于丹,發現了一個風口,「美女帥哥、明星要是搞直播,對網際網路老炮、吃瓜群眾的殺傷力十足。」

說干就干。同年,于丹以聯合創始人身份發起了花椒直播的項目孵化。比起「大聰明」,專業VC/PE一眼就看到了花椒直播的商業前景。在「知名天使投資人」周鴻禕的簇擁下,VC/PE、產業資本多輪投資,把花椒直播視為手裡的香餑餑。至於周鴻禕為何看好花椒直播?

「肯定不是網上傳的周鴻禕喜歡看美女。」那太俗了。自從「3Q大戰」後,周鴻禕在公眾視野消失了一段時間,錯過了一些機遇。早年,周鴻禕獲取外界關注的方式是,「創業導師」,他參加過各類節目,說過「雷人」的話,畫過「美麗」的餅,有過對360未來的反思。

一邊恢復元氣,一邊周鴻禕給360找出路。布局花椒直播,是他心中「彎道超車」的機會。公司剛創業的兩年,風風火火。它們提出過「VR概念」並開發了多種直播營銷玩法。比如2016年的「花椒之夜」,堪稱直播界的「奧斯卡」,沒花椒直播後續風口不會來得那麼快。

讓于丹始料未及的是,花椒直播開闢的玩法給其它平台當了「嫁衣」。2018年-2019年,「短視頻廝殺慘烈」,一個個大廠橫空出世、猛烈出手,把表面「一團和氣」的視頻行業鬧得戰火紛飛。處在燒錢階段的花椒直播,仍未觸達商業前景,單360領銜難與更多大廠抗衡。

「3Q大戰」後的周鴻禕剛想捲土重來,「土差點把他卷的人仰馬翻」。

於是他開始報團取暖,尋找「難兄難弟」。這就有了宋城演藝用六間房當二股東的微妙開局。花房集團股權結構里(截至2023年12月31日),周鴻禕持股36.46%、宋城演藝持股35.35%、于丹持股7.9%。新公司前景幾何,影響最大的便是周鴻禕與宋城演藝,迫切需要破局。

這事挺有意思,原來兩個平台的創業者劉岩和于丹,逐漸給投資人「打工」。本該投資、收購、拿回報的周鴻禕和宋城演藝化身「創業者」,勞碌奔波想辦法改善公司現狀。2022年底,花房集團總算殺出一條活路,周鴻禕拉著宋城演藝、幾位團隊骨幹跑港股敲鐘。

上市首日,花房集團盤中一度漲超30%,市值突破36億港元。周鴻禕開心極了,他又收穫了一個IPO。正當他興高采烈之際,有消息稱,花房集團對外投資的公司暴雷了,前者發布了停牌公告。上市幾個月停牌的花房集團很快在港股出名,媒體相繼跟風調侃周鴻禕。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023年,花房集團旗下花椒直播被監管點名,「排查清理低俗不良信息,從嚴處理相關責任人。」它們給外界的形象,一落千丈。加之視頻直播賽道格局明朗,花房集團前路迷茫。

今年初,二股東宋城演藝被媒體人吐槽「大冤種」、「大聰明」。它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買下六間房以來,就沒過上「好日子」。2020年,宋城演藝業績暴雷,巨虧17.52億元。今年1月,宋城演藝披露的2023年度業績預告,仍不盡如人意,虧損0.97億元-1.82億元。

宋城演藝虧完,花房集團的業績也暴雷了。根據其近日發布的年報顯示,公司2023年營收25.7億元,較上年同期下降49.6%;年內虧損7.97億元。大股東二股東賠錢首當其衝。

其實,通過今年周鴻禕的種種動作能看出來,在花房集團栽了個大跟頭的他,「對這個付出心血,屢屢找麻煩,看不到回報的平台,失去了興趣。」他的精力已經轉移到了哪吒汽車與「個人IP打造」。周鴻禕這個轉變大概率與不爭氣的花房集團有關,「求人不如求己」。

只是網友不知道,「他990萬賣掉座駕邁巴赫,並不是真開心,花房集團又虧了幾個億。」不過,周鴻禕的格局是打開了,搞殺毒軟體、網際網路、視頻直播、AI,他都不是「頂流」。

現在情況不同了,他成功闖入全球熱度最高的新能源車圈,躍升「頂流」。用一位創投平台分析師的話說,「有了流量,就有了一切。你看第一大忽悠賈躍亭,一車未造FF融資超50億美元,一車未造FF就美股IPO了,後來反覆拿交付的11台車講故事,賈躍亭有什麼?」

「車,沒有;信譽,沒有。有什麼?有流量啊。只要熱度在,微末的價值就會無限放大。」

周鴻禕不是賈躍亭,可流量的價值同樣在放大,他能扭轉花房集團的頹勢嗎?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投資家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513/2053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