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以前中國人跳黃浦江怕連累家人 如今跳河…

作者:
不僅僅是太原,5月17日,@Mr.486在X平台發文稱,中國這一個月有900多人跳河自殺身亡。網上曝出有人跳河的城市就包括重慶、江西撫州、廣西南寧、廣州、上海、江蘇鎮江等多地。各地政府是如何對待此類事件的呢?太原晉源區應急管理局和小店區政府工作人員都表示這種行為是個人原因,而太原市委宣傳部工作人員則對記者說,「會和領導反映」。

2024年5月,山西太原頻繁發生跳河事件,當局在橋上安裝防護欄。(視頻截圖合成)

近期中國多地跳樓、跳河事件頻發,5月24日有網友發視頻稱,「太原20座大橋,5月已經走過24天,只有8天沒有發生跳橋事件」。也就是說,這24天裡,至少發生了16起跳河事件。對於為什麼如此多的人要跳河,很多網友也分析了背後的原因,認為經濟環境和經商環境惡劣,百姓就業困難,收入低,勞動者過得艱難是最主要原因。

網友說:「太原工資低不說,工作還不好找,房價高的離譜。」還有說,「太原的經商環境,逼得我都想跳……是周圍一堆狼就盯的(著)你」。

不僅僅是太原,5月17日,@Mr.486在X平台發文稱,中國這一個月有900多人跳河自殺身亡。網上曝出有人跳河的城市就包括重慶、江西撫州、廣西南寧、廣州、上海、江蘇鎮江等多地。

各地政府是如何對待此類事件的呢?太原晉源區應急管理局和小店區政府工作人員都表示這種行為是個人原因,而太原市委宣傳部工作人員則對記者說,「會和領導反映」。

另外,多地政府加強了對大橋的管制,重慶長江大橋每隔50步就設置一個巡檢員,24小時值守;四川宜賓大橋也設置了守橋員看守;太原派出了200名藍天救援隊隊員專門在每座橋上值守巡邏,已發生多例跳河事件的迎澤大橋則已經封橋並在橋上加裝防護網。

多地發布的跳河視頻也在網絡中被審查或刪除。

在一個視頻中,某地橋頭赫然貼著一個警示牌,上面寫著「珍愛生命禁止跳河;違者罰款1000元」。

從中共的這些應對措施來看,「個人原因」、「嚴防死守」、「違者罰款」,總結起來就是:跳河是你自己的責任,但是你不要在人來人往的大橋上跳,讓我沒面子,否則你死了我也要對你罰款。

一位網友在視頻中說道:「相關部門回復是個人原因,我們知道是個人行為,看病、就業、裁員、物價上漲、工資下降、收不到的款、還不了的債、打官司也追不回的錢,惡性循環造成收不盡的無情起訴書;婆媳關係、家庭暴力、第三者插足、校園霸凌、青少年抑鬱,由大到小,試問哪一樣不是壓力?試問這些都是個人原因嗎?每一項都有可能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看不到希望,才會絕望。」

中共1949年建政後,發動了大大小小的各種運動,無一例外的是,在運動中都有相當多的人自殺。如1952年中共對工商界人士進行財產劫掠和謀財害命的「五反」運動中,出現的自殺現象就令人心驚。

僅以上海為例,運動中出現自殺、中風與精神失常的,就不下萬人,「自殺方式以跳樓、躍江、觸電、吊頸者為最多」,毒烈藥品和安眠藥片被禁止售賣,想安臥而死的可能性都沒有了。法國公園和兆豐花園樓叢中,經常懸掛三、五人的屍體,馬路之上,常見有人自高樓跳下,跳黃浦江的更多。自1952年1月25日運動開始到4月1日短短65天時間裡,自殺者就達876人,平均每天超過13人。

中共眼看自殺的人日益增多,遂採取緊急措施:公園及僻靜之處適合於上吊而死的地方,都派兵巡邏,不准行游之人逗留;黃浦江岸口偏僻之處,均有軍隊站崗防守,黃昏以後即不准人靠近江邊;各馬路高樓頂上均站崗防守,為防跳樓,嚴令三層以上樓窗均須裝置木欄與鐵絲網;而舉凡以自殺逃避「五反」運動者,企業、家庭財物一律充公,絲毫不留;同時更發動群眾,對重要目標寸步不離,「雖寢食便溲,亦不放鬆」。

當時上海市高樓兩側無人敢走,怕不知何時從上面跳下一個人來被壓死。冠生園創始人冼冠生被圍困在辦公室兩天後,跳樓自殺;金城銀行滬行經理殷紀常「在嚴寒初春之時被迫穿著短衫褲在金城大樓七樓跪了五天五夜」,疲勞審訊之下,跳樓自殺。而當時的上海市長陳毅在廣播裡說:「我不懂為什麼許多資產階級,願意跳樓自殺而不肯坦白?」在中共眼裡,跳樓自殺是抗拒坦白,而中共強加給工商業者的侮辱和脅迫才是他們自殺的真正原因,但中共卻將責任推給自殺者。

當時資本家自殺一般都不選擇跳黃浦江,因為如果屍體找不到,就會被說成是去了香港,家屬仍然會被逼迫補交稅款,這些稅款有些是從光緒年間上海開埠算起,資本家即使傾家蕩產也交不起這樣算出的稅額,只好選擇跳樓,讓中共看到屍體才死心。

72年前的中共與今日的中共何其相似,其視百姓為草芥的心態一如既往:

首先,中共對百姓生命的漠視沒有變。

72年前中共在「五反」運動中,掠奪商人財物、踐踏商人尊嚴,他們因受辱或交不起中共要求的稅額而選擇自殺,當時的上海市長陳毅每天晚上端一杯清茶坐在沙發上,悠閒地問:「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

今天的中共自疫情封控以來,導致經濟低迷、失業者漸增、大學生畢業後找不到工作,人們都背負著沉重的壓力,然而政府官員卻輕描淡寫的說道,「跳河行為是個人原因」,「會和領導反映」。

人們選擇結束生命的痛苦和沉重感,與中共官員嘴裡吐出的「空降兵」或「個人原因」的輕飄之感,形成了鮮明對照,寫滿了中共對百姓生命的漠視。

其次,中共的只「堵」不「疏」沒有變。

72年前中共為了防止更多人自殺,曾在公園、江邊、樓頂等處設崗防範,並對重點對象採取「盯人防守」措施。

今天的中共眼看跳樓、跳江者日益增多,隨即增設了看樓員、守橋員、橋面巡邏員,加裝防護網或者直接禁止人員通行,同時還增強了網絡審查和刪帖力度,防止信息擴散。

中共假、惡、鬥的基因註定它在面對任何問題時,都是採用「鬥」和「壓」的方式解決,從來沒有想根治造成問題的原因,無論是對民眾的言論壓制,還是對民眾的行為封堵,都是中共這種「鬥爭」基因的表現。

所有造成百姓苦難以及自殺的原因大多來自社會壓力,而社會壓力,無一不是由中共自身造成的,中共能解決這些問題嗎?解決了就意味著中共的解體,所以只能一堵了之。

另外,中共的冷血沒有變。

72年前上海商人自殺都不敢選擇跳黃浦江,怕被說成叛逃去了香港,連累家人。

今天中共在橋頭貼出「禁止跳河,違者罰款1000元」的告示牌,告知自殺者,你就是死了,也還欠著1000元罰款。

中共的冷血一如既往,不願在中共治下做順民,做韭菜,中共就會讓你死了都不得安生。

中共建政75年來,中國人非正常死亡人數達8000萬。中共發動多次運動,土改、鎮反、朝鮮戰爭、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事件、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三年疫情封控,直至現在出現了又一輪密集自殺現象。殺人償命是天理,這一條條人命,一筆筆血債,中共必有償還的那一天。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531/2061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