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福茂97歲董事長赴京 透何信息

作者:
無疑,上紅船容易下船難,趙安吉之死、趙錫成此時前往北京並表示繼續效力,都與此有關。只是在美國朝野上下反共成為共識的大環境下,趙錫成和福茂集團所做有限,而中共高層會見趙錫成,要求其加大投資,為中美經貿發展效力,再次佐證中國經濟真的快玩完了,中共高層實在找不出什麼辦法加以挽救了。

2017年8月21日,趙小蘭(左)、趙錫成(中)、趙安吉(右)在紐約法拉盛舉辦的活動上。(林丹/大紀元

據大陸官媒報導,6月3日,中共國家副主席韓正北京會見美國福茂集團董事長、現年97歲的趙錫成以及趙小蘭一行。此前,趙錫成等人先到了上海,與上海市市長龔正見面。

這個趙錫成正是今年2月離奇死亡的福茂前董事長兼執行長趙安吉的父親,趙安吉是其最小的女兒。趙安吉還是美國前勞工部長和交通部長趙小蘭的妹妹,而趙小蘭的丈夫則是美國參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康奈爾。趙安吉之死,令其與中共的密切關係引發了很多關注。

彼時,美國海曼資本的凱爾‧巴斯曾在推特上曝出了趙安吉的死因,並表示,趙安吉幾乎可以肯定是中共的高級成員。資料顯示,趙安吉曾擔任中共五大國有銀行之一的中國銀行的董事,還是中國船舶工業集團的董事會成員,而該公司於2020年因為為中共海軍建造艦船和武器而受到美國政府的制裁。

此外,有網民爆料稱,趙安吉亦是恆大外債的擔保人。趙安吉現任丈夫布雷耶是一名風險投資家,曾投資中國的科技創業公司,也是中共的座上賓。

趙安吉離世後,業已97歲的趙錫成回歸,再度擔任福茂董事長。這是因為趙家無法找到合適的接替人選,還是有所擔心而採取的權宜之計?同樣,這背後並不簡單。

或許,趙安吉走後不到四個月,趙錫成就以高齡之軀前往北京就能說明一些問題。在會見中,韓正在表達了中美關係「是當今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之一」,雙方要「加強經貿、人文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推動兩國關係沿著穩定、健康、可持續的道路向前走」後,希望福茂集團「繼續為推動中美關係發展作出積極貢獻」。趙錫成則是「高度讚賞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取得的巨大成就」,表示福茂集團將「繼續深耕中國市場,積極促進美中經貿合作和人文交流」。

從官媒曝出的韓正和趙錫成之語看,主要有三層意思:一、中美經貿關係非常重要,而且在美國的制裁和遏制下,遇到了大問題,此時需要趙錫成和福茂集團繼續為中共效力。

二、趙錫成睜眼說瞎話,諂媚中共治下的經濟發展,實則是再次向中共表示臣服。

三、趙錫成表態,將加大對中國的投資,並為促進中美貿易發展等出力,這個「出力」不排除是在美國政治層面有所行動,比如藉助麥康奈爾之力,減少對中共的制裁等。

趙錫成究竟有何把柄握在中共手裡,使其不顧97歲高齡遠渡重洋?2019年6月3日《紐約時報》的《關於趙小蘭家族與中國的密切聯繫,你應該知道的五個要點》一文,可以讓我們找到些許答案。

文章稱,通過採訪、查閱行業備案和兩國的政府文件,發現趙氏家族和麥康奈爾都隨著前者的航運公司在中國發展出深厚的商業關係而興旺發達。這一過程中,趙小蘭是公司的主要推動者之一。

趙氏家族與中共的關係可以追溯到幾十年前。1949年前,趙錫成逃離中國,之前他在上海一所大學學習航海專業,一度和江澤民是同校同學。1964年,趙錫成建立了總部位於紐約的福茂集團,公司的第一筆大合同來自美國政府,在越南戰爭期間將大米運往東南亞。

1984年,中國逐漸走向對外開放,趙家入股了一家國有海事電子設備製造商。該公司主要面向中共軍方及其它部門進行銷售,而且與當時江澤民任部長的電子工業部關係密切。

幾年後,江成為中共最高黨魁,之後趙錫成至少與他有過六次會面,其中包括1989年8月在北京中南海的一次會面。

在與中共建立密切關係後,福茂的大部分貨船由中國國有造船廠建造,其中一些由中共政府貸款提供資金。福茂至少與中國國有鋼鐵製造商簽訂了兩份長期合同,用這些中國建造和支持的船舶為後者運輸鐵礦石。航運數據顯示,福茂的貨物中超過70%被運往中國,其中大部分是鐵礦石。這些貨物幫助維繫著中國的工業引擎運轉,而中國鋼鐵製品是中美不斷深化的貿易爭端中的一大分歧。

趙小蘭在川普政府任交通部長時,航運業預算雖然成為削減目標,但實際上並未削減,而且國會還通過了對其的撥款,這背後是什麼原因不難想像。趙小蘭雖未在福茂擔任正式職位,但她多次利用自己的關係和地位來提升公司的聲譽和知名度。

而趙小蘭的丈夫麥康奈爾也是在趙家的支持下,成功競選參議員。兩人1993年結婚,但在此之前,趙家人就已經開始向麥康奈爾提供競選捐款。最開始的一萬美元是在1989年6月,30年中提供了超過100萬美元的資金。2008年,趙錫成還送給這對夫婦一份高達2500萬美元的禮物,幫助麥康奈爾躍升進入最富有的參議員行列。

麥康奈爾在趙安吉死後,宣布他將於11月辭去參院共和黨領袖職位。他表示,這「也許是上帝在提醒」。或許他意識到了什麼。

《紐約時報》的文章證實了趙家發達與中共的密切關係。因為從中共手中拿到了如此多的好處,趙家已經被綁在了中共的紅船上。趙安吉在中共國企任職,也應該是得到了趙錫成的首肯。

無疑,上紅船容易下船難,趙安吉之死、趙錫成此時前往北京並表示繼續效力,都與此有關。只是在美國朝野上下反共成為共識的大環境下,趙錫成和福茂集團所做有限,而中共高層會見趙錫成,要求其加大投資,為中美經貿發展效力,再次佐證中國經濟真的快玩完了,中共高層實在找不出什麼辦法加以挽救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606/20635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