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美國新聞 > 正文

華人媽媽美國失蹤5年 女兒崩潰求助:我懷疑是爸爸

今年3月,一件懸而未決了五年的華人媽媽失蹤案又一次進入了公眾的視線。2019年6月20日,來自中國湖北的華人媽媽安吉拉·格林(Angela Green)在家中神秘失蹤,至今沒有被找到。

在接下來幾年,安吉拉的家人做了各種努力,甚至雇了私家偵探,仍然一無所獲。負責調查的偵探史蒂夫·里奇,調查此案已經有三年多的時間,去年懸賞2.5萬美元徵集有關安吉拉的下落或遺體的信息,今年3月中旬他告知媒體,他將懸賞金額提高到5萬美元。

史蒂夫採訪了數十名安吉拉夫婦的家人、鄰居和知情人士,他曾在郵件里表示,「我完全相信不止一個人知道安吉拉到底發生了什麼,最終會有人說出來。我的目標是加速發現真相。

「對於安吉拉的家人來說,這五年簡直是地獄般的生活。」

1968年,安吉拉出生於中國湖北,在她20多歲時,經過朋友介紹,她認識了一個名為Geoff Green的美國男子,當時Geoff在中國從事機械銷售行業,倆人在接觸一段時間後,正式確立了戀愛關係。

Geoff比安吉拉大13歲,之前有過一段婚姻和一個女兒。但在他們戀愛的第一年裡,安吉拉對此一無所知。

在遠距離戀愛一年後,安吉拉決定搬到美國,跟Geoff一起生活,又過了幾年,倆人結婚了。

婚後,倆人住在Geoff位於Prairie village堪薩斯的房子裡。Geoff在離家約25分鐘車程的密蘇里州聯邦法院工作,安吉拉一直在家內照顧Geoff的生活。

2000年,她生下了他們的女兒艾莉。就這樣,她成為了一名全職媽媽,把全部的愛都給了女兒。

在女兒艾莉的記憶里,安吉拉非常熱愛生活,她喜歡園藝,家裡的小花園總是收拾的很漂亮。她還非常喜歡烘培,有時會烤一些小零食送給鄰居。但所有的這一切,都比不上她對艾莉的愛。

作為家中的獨生女,艾莉和媽媽一直關係很親密,她形容媽媽非常的善良,總是把別人的需求放在自己之前,「我的媽媽把她全部的生命都傾注在了我身上。」

媽媽每天會給她精心準備午餐,會熬夜陪她一起製作戲服,還天天都會給女兒手寫小紙條,母愛滿滿:

安吉拉很喜歡聖誕節,每次都會提前很久開心的準備禮物和聖誕樹,期待看到艾莉拆禮物時驚喜的表情,有時候艾莉表現的沒那麼強烈,安吉拉還會故作嚴肅的把禮物包回去:「不行不行,要重新拆一遍。」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艾莉逐漸發現父母關係的變化。

她越來越覺得他們更像是生意夥伴而不是夫妻,安吉拉不太喜歡與外人交往,不喜歡開車,如果外出,必須要求艾莉或者Geoff陪著她。艾莉認為可能還是語言的問題讓媽媽缺乏安全感。

安吉拉攝於2017年:

與此同時,已經長大的艾莉像所有青春期的少女一樣,渴望著獨立。而媽媽安吉拉仍然當她是那個需要人照顧的小女孩兒,護在自己的羽翼下不願意她離開。母女倆的矛盾逐漸升級。

2019年,艾莉成為了堪薩斯大學一年級的學生,她利用假期在義大利學習了1個月,回到美國後到家沒幾天又準備和朋友們去遊玩,這導致了安吉拉的不滿。

6月19日晚,艾莉和媽媽之間爆發了嚴重的爭吵,倆人都說了很多傷人的話,那天,艾莉人生第一次被媽媽趕出了房子,她在停車場哭了好一會兒,之後聯繫了當時的男友,暫住到了他的家中。

她原本的打算是希望先借住到男友家讓她和媽媽都冷靜一下,然後再回家,沒想到,這竟是母女倆見的最後一面。

在住到男友家第三天後,艾莉收到了父親的簡訊,說他已經把她母親送進了附近的一家精神病院。他表示他把安吉拉拉到了一個停車場,精神病院的人在那裡去他們匯合,並接管了安吉拉。但他沒有說具體在哪裡,並跟艾莉強調不要告訴安吉拉美國這邊的家人。

因為安吉拉近些年確實會有一些情緒的問題,艾莉也沒有多問,選擇相信了她爸爸的說法。

沒想到2019年7月16日,艾莉又收到了一個她爸爸的簡訊,上面寫道,「我們需要談談。」

這一次,Geoff開車到了艾莉男朋友家,Geoff約到了一個driveway上跟艾莉見了面,見到她後他直截了當的告訴她,她的媽媽死於中風,簡單描述了一下之後,Geoff居然就開車走了,留艾莉一個人。

艾莉的整個世界都崩塌了,完全不知道到底該作何反應。

哭到顫抖的她回到了男朋友家,男朋友的家人也嚇壞了,最終這家人幫忙聯繫了Geoff,希望他第二天一早再過來一趟說一下更多媽媽過世的細節。

Geoff第二天如約而至,但並沒有做過多的說明,此後,他的一系列舉動讓艾莉越來越不能理解。

艾莉想知道當初他拉媽媽到達的那個停車場的具體位置,但Geoff的說法一直在變,問的多了就說不記得了。

艾莉沒有看到棺材,沒有看到火化遺體,也沒有葬禮或追悼會。每一次艾莉問Geoff,他都會敷衍過去,或乾脆閉口不答。

在被告知媽媽去世幾天後,父親告訴她有人將骨灰親手送到了家裡,他支付了1,500美元現金進行火化,沒有與殯儀館合作。

艾莉發現爸爸買了這個瓮一樣的東西,他後來說他記得是把安吉拉的骨灰放在裡面的,後來又發現裡面是空的。

艾莉去相關部門想調出媽媽的死亡證明,卻發現堪薩斯州根本沒有安吉拉死亡的記錄。而在堪薩斯州,沒有死亡證明就火化屍體是違法的。針對這點她繼續追問爸爸,Geoff回答,也許安吉拉並沒有死在堪薩斯州,也許她只是失蹤了。

就這樣,幾個月過去了,沒有舉行葬禮,也沒有發表訃告,也沒有人通知安吉拉的家人她去世的消息。Geoff唯一不變的是不斷跟艾莉強調,不要告訴安吉拉的家人。

Geoff的話也總是漏洞百出,最開始說打電話被告知安吉拉中風去世,但卻說不出到底是誰或者哪家醫院給他打的電話;後來又改口覺得安吉拉沒有去世,覺得她是跟什麼人跑了,要不就是回中國了,要不就是在某一州又找到了工作。

艾莉在剛得知失去媽媽的消息時被悲傷沖昏了頭腦,待冷靜下來後越發覺得事情蹊蹺。

2020年2月,在8個月後,艾莉終於將媽媽去世的消息告知了安吉拉在紐約的家人,同時她向警方提交了一份失蹤人口報告,並開始相信她的母親很可能已經死亡,也許是死於她父親之手。

從這時開始,艾莉開始給自己和爸爸的通話錄音,並把這些錄音上交給了警方。

Geoff:我接到了一個電話被告知她已經去世了,所以...

艾莉:但你沒辦法告訴我那個電話到底是誰打的,什麼時候打的,或者任何其他的事情對吧?

Geoff:恩....對,因為當時我在忙其他的事情,所以我對這個不是很擔心,因為反正信息總是會從不同的渠道傳出來。

艾莉:但你並沒有因為這個事兒請假,但每次我有什麼事情給你打電話的時候,你就能請出假來。

艾莉:我非常驚訝你竟然輕而易舉地就把她(的骨灰)弄來了,同意在沒有任何文件或證明的情況下將她火化?

Geoff:哦幾個月以後再看這個事情是有點不尋常,但當時我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因為我之前從來沒處理過這種事情啊。

警方開始介入調查,警方表示Geoff一直不願意說話,但他不是嫌疑人,因為這是失蹤人員調查。他沒有因妻子失蹤而受到指控,在艾莉向警方提交了失蹤人口報告後,他聘請了一位專門從事刑事辯護的律師。

艾莉並沒有直接指控父親與失蹤案有關,但她發現在警方調查後,父親的說法又變了,有一次警方上門詢問時,Geoff又說安吉拉沒事,她只是和朋友出去享受小長假了。「她周一會回來,沒什麼大不了的。」

在安吉拉失蹤不久,Geoff在堪薩斯Lawrence又買了一棟房子。

2020年時,艾莉在後院發現了一塊不太尋常的泥土。她悄悄收集了泥土拿去檢測,檢測結果發現,裡面很可能含有人類殘骸。她將結果上報給了警方,警方搜集了這處住所,但一無所獲。

2020年3月時,警方在一塊空地附近發現了Geoff用於汽車維修的儲存單元和拖車,搜查了這個地方,仍然沒有進展:

截至到目前,警方尚未逮捕任何人,也沒有提出任何指控。調查仍在進行中,但沒有新的線索很難推進。

警方迄今為止拒絕透露他們是否記錄了骨灰或骨灰盒的信息。

艾莉家人聘請的私家偵探今年3月將懸賞金金額翻了一倍,希望能引起公眾的持續關注,呼籲任何知情人士請撥打 TIPS熱線816-474-TIPS(8477)或 Prairie Village警察局913-642-6868。

案件時間線

2019年6月20日

安吉拉·格林和她的女兒艾莉發生了爭吵,艾莉去和她的男朋友一起過暑假。

這是安吉拉最後一次被人看見。

2019年6月23日

Geoff給艾莉發簡訊說安吉拉「被送進了精神病院」。

2019年7月16日

Geoff告訴他的女兒,安吉拉死於中風,不應該告訴她在紐約的家人。

幾天後,他說他花了1,500美元請人把安吉拉的骨灰放在骨灰盒裡親手送來,並給艾莉寄了一張骨灰盒的照片。

2020年2月

艾莉告訴她的姨媽她媽媽去世了。

據稱,Geoff承諾給女兒寄一張安吉拉死亡證明的照片,但後來沒有這樣做。

她後來發現,沒有關於安吉拉死亡的官方記錄,也沒有死亡證明的痕跡。

應安吉拉侄女的要求,警方完成了福利檢查,Geoff此時又聲稱他的妻子還活著,並與朋友私奔了。

艾莉提交了失蹤人員報告。

據稱,Geoff打電話給艾莉承認他對安吉拉住院和死亡撒了謊。

Geoff聘請了一名刑事辯護律師,該律師一直堅稱他們對此案不予置評。

2020年3月

警局向該家庭住宅和Geoff存放古董車的地點發出了兩份搜查令。

2020年7月

安吉拉案被警方裁定為懸案

2023年3月1日

私家偵探史蒂夫·里奇宣布,對提供安吉拉失蹤案信息的人員懸賞25,000美元。

2024年3月13日

史蒂夫將為提供安吉拉下落或確認其遺體身份的信息的人員提供雙倍的懸賞金額。

艾莉沒有放棄希望,這些年,她一直在努力著探尋媽媽失蹤的真相。

從2020年開始,她接受了很多媒體的採訪,講述她媽媽的故事,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知道這個事件,「如果她活著,我想要儘快知道她安全的消息,如果可怕的事情發生了,我要確保要為她討回正義。」

「她那麼關心我,她不可能就此離開。」

「我希望她為我為她挺身而出而感到驕傲,因為無論出於什麼原因,她目前都沒辦法發聲,但我正努力成為那個發聲者,並像她在我生命中給予我的那樣回報她。」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北美省錢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617/2068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