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右派

紅色文件櫥中的這份黑色檔案(圖)
2022-01-21

敦煌有個千佛洞,千佛洞裡有著中華民族的千年瑰寶——數量龐大的壁畫與彩塑,尤其是1900年發現了一個貯藏了大量千年古籍的藏經洞,但是由於無人管理,大量的稀世珍寶,被英、法、俄、美、日等國家的考古學家從一個無知無識的王道士手上騙走,所以歷史學家陳寅恪說:敦煌者...

血淚流干真是刻骨銘心 我悲慘的右派經歷(圖)
2022-01-20

我家世居四川珙縣寶山鄉(現合併李兒鎮)桐梓村。新家是珙巡場鎮南井街87號。父母組合家庭後,大量租佃了一些田土;勞力不夠就請長短工,兼做小生意,掙了一些錢。後自己買了幾畝田土出租,因此土改時劃為富農。1949年中共掌權後了,聽說珙縣新政府辦古講班,教講班。我...

一個人就能把八億人變瘋(圖)
2022-01-19

二勞改這一名稱的由來二勞改問題的源頭實際上是出於毛澤東的屯邊政策。上世紀1951年的鎮反和1955年的肅反運動以及1958年的第二次肅反,除了被殺的以外,沒有被殺的都被判了重刑,發配到黑龍江、內蒙、新疆、青海、雲南等邊疆地區,利用這些無償的勞動力去開荒種地...

多言禍及一生慘!淚祭長眠在興凱湖的右派長輩們(圖)
2022-01-15

今年是你們被發配祖國北疆興凱湖五十周年。我以一名右派子女的身份,代表我的父親以及部分倖存的右派老人來這裡憑弔。獻上一束鮮花略表我們的哀思。在黑暗的1957年,你們多數都是風華正茂,躊躇滿志,懷著一顆火熱的心,憧憬著祖國發展的美好未來。你們不知百花齊放,百家...

北大才子這句話 只是早說了20年(圖)
2022-01-14

瀋陽人,男,1936年生。兩歲時父親過世,生活艱難,作過報童,賣過冰棍,對社會的苦難有很深的感受。1955年考入北京大學物理系學習,1957年在五一九運動中,寫高度集權是危險的大字報,呼籲不要高度集權,防止史達林的悲劇在中國重演。1958年因此獲罪,戴極右...

我為什麼成為共產黨的「死敵」(圖)
2022-01-12

我叫楊楓,1928年出生在山東省萊州市朱橋鎮後趙村貧農之家,1944年6月6日參加工作,1947年2月7日加入中囯共產黨,1980年離休回家至今。世界本是大舞台,世上所有的人都在自覺和不自覺地在歷史變革中充當各種歷史文化角色,我也不例外。回顧歷史,我不但是...

憶當年:我本來就不漂亮
2022-01-07

《我本來就不漂亮》 ——記一位同學 我在讀戲曲文學系的第一年,忽然來了一個插班生,叫梁清濂,女性,歲數不小了,不像學生,像個幹部。一打聽,還真是...

讀趙旭先生《夾邊溝慘案》(圖)
2022-01-06

從一個鐵柵欄望去,有一排低矮的黑洞洞的房子,據當地人說以前就是知識分子居住過的地方,圖為夾邊溝右派勞改所已經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並有楊顯惠先生《告別夾邊溝》墊底,加之對第三帝國奧斯維辛集中營的了解,以及多年前讀過索爾仁琴尼的《古拉格群島》,對集權和暴政的統...

官場「逆淘汰」中的"右派"李鵬
2022-01-05

這樣一位有良知的優秀幹部,卻為官場所不容,最後自己被迫辭去職務,隻身南下打工。而李鵬那個年代,就更加殘酷,他連打工,自謀生路也不可得,只有在飢餓和疾病折磨下倒斃在糧倉旁邊而成為餓殍。 李鵬的死,再次證明了「反右」運動和階級鬥爭理論的極端荒謬與殘酷。再次證明了,沒有人權,就會挨餓,甚至被餓死!

長壽湖逃亡者的自述(圖)
2022-01-01

我是四川鄰水縣人,家裡在縣城開了個照相館。我從小喜歡畫畫,初中畢業那年,1954年,我已經畫了幾百幅,我的美術老師認為我有天賦,專門帶我到重慶報考美術學院附中。附中看了我的作品,非常滿意,老師高興得很。報考前,市教育局突然定了個區域限制——只有戶口在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