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右派

荒唐!蘇聯紅軍強姦女主人竟無罪
2022-03-11

我生於1935年,1957年被當局羅織罪名,強行扣上右派帽子,遭受22年的屈辱折磨。回想自己被迫害的過程,更加認清了反右運動的荒謬、無理、反人民性。我家世代居住在瀋陽市南塔村。南塔村的位置在瀋陽方城大南門外,順著大南街往南,過了大南邊門再南行五里左右。我就...

我們從小到大學到的歷史哪些是假的(15)
2022-03-10

章伯鈞與羅隆基都是中國民主同盟的主要領導人,但政見不同,早在一九四九年前就經常爭吵,更談不上私人交情,一九四九年後,兩人的這種關係依然如故,這是民主黨派中的許多領導人都清楚的,就是他們在一九五七年整風運動中的鳴放觀點也是各說各的,不可能溝通商量。但毛澤東出...

也是右派?楊尚昆「革命家庭」中的反黨分子(圖)
2022-03-03

他說:據我了解,地主剝削農民是事實。但地主投入資金買了土地該不該有收益?如收益的比例過高,當然可以叫作剝削;若收益比例恰當,就應算是合理。他還說農村的地主並不都像黃世仁那樣惡劣霸道,也有勤勞持家、樂善好施者。所以在「土改」時期殘酷鬥爭,甚至關、管、殺了一些地主是不應該的。

中共罪行錄之七十三:五花八門的「右派」罪名
2022-02-24

上廁所有罪——某中學被下達兩個右派名額,已確定一名語文教師,因為他提了兩條意見,還有海外關係,又與校長關係很差。全體教師開會推選另一位,誰也不願得罪誰,怎麼也選不出來。地理周老師早飯喝了麵湯,自以為中共黨員,精通教學,有一定威信,感覺怎麼也輪不到自己,放心...

慘受株連的右派妻兒們(圖)
2022-02-22

當年反右運動,禍及右派妻兒,許多人家破人亡,發生多少少幼失怙、親情撕裂的悲劇!62年了,這種悲劇,仍在今天維權律師妻子李文足等人身上重複。如此不講人權的社會,不准講公民的制度,反對普世價值的政黨,還講什麼與世界和亞洲建立命運共同體!全世界親眼所睹:劉霞與他...

毛澤東是「五七慘案」的罪魁禍首(圖)
2022-02-11

五七檔案葉天和小傳:葉天和,杭卅市人,1939年生,父輩經商,當屬資產階級成分專政對象(實際經1952年三五反運動衝擊,父亡家淪為城市貧民。)55年初中畢業我就被剝奪上高中資格,次年僥倖進了杭卅一閘口電廠當學徒.而毛澤東的陽謀使我以三張大字報的罪行,遭受了...

蔣介石文膽陳布雷的共諜女兒文革自殺細節(圖)
2022-02-11

陳布雷的共諜女兒文革自殺細節五十五年前的我,是個狂熱的共產主義信徒,誓把青春、年華、以至生命獻給偉大的共產主義事業。那一代的我們,最崇拜的英雄人物是保爾.柯察金,不少的人都在自己日記本上寫有這段座佑銘:人最寶貴的是生命,生命屬於每個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應當...

四個家庭的命運
2022-02-09

11957年9月21日夜晚,唐山鐵道學院馬列部歷史講師,被劃為右派的胡思杜畏罪自殺。他給要好的堂兄胡思孟留下一封遺書:現在我沒有親人了,也只有你了。我留下的600多元錢……希望你們努力工作,你的孩子們好好學習,為社會主義立點功。1948年12月,北平已被包...

王友琴:劉華失去右胳膊——北京大學的父子兩代悲情
2022-02-07

劉華的父親姓劉,母親姓華,父母的兩個姓合成了他的名字。父親曾經在北大教書,母親一直是北大的一個職員。他生於1962年。1989年,北京大學有三名學生被殺害。他們的名字是:嚴文、肖波、孫輝。1989年6月4日清晨,在天安門廣場西側幾百米處的「六部口」,坦克碾去了劉華的右胳膊。他的幾個朋友到「人民醫院」看他。他們記得同病房裡還有三個學生,都受了重傷。

草菅人命的「415」勞改集中營
2022-02-05

本文所說的415勞改集中營,指的是四川省公安廳勞改局直屬415勞教築路支隊,與德國法西斯在戰爭年代設立的奧斯威辛集中營有所不同的是,中國的勞改集中營針對的並不是客居異國的猶太人,而是和平年代的本國合法公民,其中主要是被打成右派分子的本國知識分子。作為415...

羅大佑的偶像 《恭喜恭喜》作者陳歌辛最後竟餓死:年僅46歲(圖集)
2022-02-01

每年一到農曆過年期間,全球華人朗朗上口的歌曲《恭喜恭喜》已成為春節的象徵。歌曲的作者陳歌辛是羅大佑的音樂偶像,老上海時期知名歌曲如《夜上海》、《玫瑰玫瑰我愛你》等大量膾炙人口的作品讓他成為民國時期重要的作曲家之一。可惜的是,他在戰爭年代經歷了抗日戰爭與國共內戰都活了下來,卻在1957年被打為右派分子,連兒子都被迫與他「劃清界線」,最後以46歲壯年之齡活活餓死在勞改農場裡。

人妖混淆年代 難以忘卻的記憶
2022-01-28

無情的歲月像世代奔騰的黃河流淌不息,逝去的往事像空中飄浮的煙雲轉眼即逝。似歌似哀訴,記錄了不知多少人間的悲歡離合的辛酸、生死離別的悲痛。回首往事,撫摸累累傷痕,掀開記憶的畫面,不忍卒讀。鋪天蓋地的政治運動,炮火連天的文攻武鬥,深深定格在我的腦際。記憶像一隻...

要結婚誰敢要我我想到了他
2022-01-26

這裡要寫的是一位再過些日子就會完全被遺忘的好青年,我的大學同班同學張明道。我們在北師大讀書的時候,在北大、清華、北師大這三大名校中,女生最多的是北師大,每年十·一五·一在天安門前的遊行隊伍中,見到那花枝招展的隊伍,不用問,那必定是我們北師大的女生們。有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