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聶元梓

為了活下去 鄧朴方曾到中南海上訪(圖)
2023-12-19

文革發生前,鄧小平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總書記,處在中共權力的最頂層,作為鄧小平長子的鄧朴方,不說是風光無限,至少沒人敢輕視他。但是,文革爆發,鄧小平被當成中共黨內第二號走資派被打倒後,鄧朴方也隨之遭難,關押、審查、批鬥、打罵、羞辱,成了家常便飯,以至於絕望之下跳樓自殺,導致終身癱瘓。為了活命,他也不得不到中南海上訪,後半生不得不在輪椅上度過。

聶元梓文革時辭職惹江青暴怒 周恩來發楞(圖)
2023-12-14

文革初始,聶元梓帶頭張貼第一張大字報,在全國掀起了造反運動。(合成圖片)今年是中共發動文化大革命50周年。海內外民間反思文革的氛圍濃烈……文革初始,身份顯赫的北京大學紅衛兵領袖聶元梓曾帶頭張貼了第一張大字報,在全國掀起了造反運動。想不到的是,1967年...

【老照片】文革發生的第一起暴力事件 立刻得到毛等中共高層支持(圖集)
2023-12-11

7月26日的大會上,在江青等人的旁邊,在北京大學一萬師生員工面前,北京大學附屬中學的學生彭小蒙用銅頭皮帶打了工作組組長張承先。這是最早的在大會主席台上打人的先例。彭小蒙在毛澤東五天後寫的支持當時還只是一個中學生小組的「紅衛兵」的信中受到點名表揚。暴力行為得到毛澤東和其他文革領導人的明確支持和提倡,全面興起。

訪大名赫赫聶元梓探出聞所未聞的文革內幕(圖)
2023-12-08

聶元梓靠在北大貼出大字報一舉成名。大字報是一種政治工具,文化大革命四大之一,圖為1966年大字報。(圖片來源:公有領域)一還有多少人記得聶元梓是誰?文革初起時,我還是個鼻涕隨處抹的小學生,她就已大名赫赫。時為北京大學哲學系黨總支書記的她,在學校飯廳的東山牆上,貼出大字報,聲稱要把...

拋夫棄子 天生的政治動物(圖)
2023-09-05

要家,家破裂;做官,官不成。哈爾濱成了聶元梓的傷心地。聶元梓進了北大。一九六零年她進京時,三個孩子都還年幼,為了她所說的「工作需要」,其中兩個交給她母親帶,一個送了人。她的孩子們,竟沒有一個願意接納母親。當年她斷然割裂骨肉,如今孩子們也疏遠了她。一個天生的政治動物,什麼都可以拋下,最終成了孤家寡人。

瘋狂的文革造反派領袖 不斷上演恩將仇報 沒想到自己也會落魄(圖)
2023-05-21

所謂全國第一張大字報,聶元梓只是帶頭署名,並張貼在了北大食堂。聶元梓第一個帶頭署名,很多不知道內情的人,都認為聶元梓是大字報的作者,其實不然,她只是帶頭署名而已。1983年,聶元梓被判處有期徒刑17年。一年後,因患多種疾病,被允許保外就醫。1986年11月,監獄通知聶元梓說,她被假釋了。出獄後的一段時間,聶元梓過得十分落魄,是個純粹的三無人員:一無住房,二無生活費,三無醫藥費,子女也拒絕與她往來。

毛擔心死後資本主義在中國復辟 要把文革進行到底(圖)
2022-11-08

據戚本禹回憶,席間,毛說,史達林是73歲死的。他死了,資本主義就在蘇聯復辟了。社會主義堡壘被赫魯雪夫們從內部攻破了。我現在還不會死,但將來,資本主義會不會在中國復辟呢?這就要看這次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了。這個文化大革命是我們黨同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的鬥爭。鬥爭也不是今天才有的,早就有了。但這一次是全面的鬥爭。

文革初期聶元梓赴滬串連 背後有人撐腰(圖)
2021-12-28

1966年8月18日毛澤東接見百萬革命群眾,在天安門城樓上,他接受了師大女附中紅衛兵代表宋彬彬獻上的紅衛兵袖章。從此,全國大串連和紅衛兵運動迅速興起。聶元梓那時對大串連不積極,曾派人到北京火車站勸阻外出的北大學生回校參加選舉校文革的工作。在中央文革小組副組...

文革第一張大字報其實是康生曹軼歐授意寫的(圖)
2021-11-28

聶元梓也害怕了,向陸平說明這張大字報是康生、曹軼歐讓她寫的。誰也沒有想到,過了幾天,6月1日晚8時,中央廣播電台新聞廣播的黃金時間,突然播放聶元梓大字報的全文。大家無不震驚,我們雖然不知曉這是毛澤東的決定,但是人人明白形勢突然發生180度的變化,決不是一般人能決定的。大字報是康生、曹軼歐通過張恩慈授意寫的,這點在北大是公開的,人人皆知的事實。黨委副書記王效挺和黃文一合寫的《康生、曹軼歐與「第一張大字報」》一文有理有據,講得很清楚。

【老照片】精闢總結文革的倒霉次序 人人有份 誰也逃不掉的宿命(圖)
2021-11-23

文革的倒霉次序:文藝界-教育界-走資派-地富反壞右資-高官-公檢法-紅衛兵-造反派-副統帥-軍隊-四五群眾-四人幫-三七開。物質全面短缺,工農兵學商自然沒好日子。反帝反修,輸出革命。僅僅十年,大家輪到一回。

顏智:你可知聶元梓等紅衛兵們的命運?
2021-04-10

對於五十五年前的文革歷史,直至目前仍然是中共的禁區,不允許討論。如果不了解真相信息,歷史的罪惡與遺毒並不會自己散去。對明白真相的人們來說,英特納雄耐爾一定要實現已不再是讓人熱血沸騰的目標。年齡稍長的人都有記憶,文革中有五位年輕人,曾經在報紙、廣播上成為萬眾...

兔死狗烹 看「文革」五大學生領袖的結局(圖)
2021-03-10

這五大人物的命運應該說毫無例外,當他們失去利用價值的時侯,必需隨時為中共做出犧牲。他們的命運甚至不會引起人絲毫的憐憫。人的生命價值低下到這個程度,就這就是這個時代,這就是這種體制。

要文鬥不要武鬥 毛支持謝靜宜打倒聶元梓(圖)
2020-09-21

「你『老佛爺』是一朝權在手,就把令來行。」「『文革』、『文革』(指北大『文革』),一不文化,二不革命,還革什麼命啊!我看你們是一派的『文革』,逼供信的『文革』、武鬥的『文革』!」毛澤東說完,當即指示謝靜宜:「小謝,把我剛才說的這番話,在北大召開的全體大會上,由你去講。」謝靜宜吃了一驚,說:「主席,這是您老人家的話呀,我怎麼能去講啊?」毛澤東說;「能講的,你變成自己的口氣說就是了。」

毛欽點批判的史學家翦伯贊之死 留字條呼毛萬歲(圖)
2020-04-05

12月18日半夜,翦伯贊夫婦在換上新衣後,服藥自盡。次日早晨,當看守他們的杜銓師傅推開家門後才發現慘劇的發生。在翦伯贊所穿的中山裝口袋裡有兩張紙條,均以豎排寫三行字。一張上寫著:「我實在交不去來走了這條絕路我走這條絕路杜師傅完全不知道。」另一張上是三呼「毛主席萬歲」。六行字只有一個標點符號。

這張大字報在文革大字報排行榜列第一(圖)
2020-02-16

1966年5月25日,在高層授意下,北京大學哲學系黨總支書記聶元梓以他與哲學系另六位教師(宋一秀、夏劍豸、楊克明、趙正義、高雲鵬、李醒塵)的名義在北大食堂張貼了《宋碩、陸平、彭佩雲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幹些什麼?》的大字報。這張大字報不僅在北大引起了震動,在中央高層和社會上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動。北大校方要求聶元梓等人寫檢查,並將大字報撕下,但聶元梓卻只同意寫檢查,而拒絕撕下大字報。很快,大字報得到了毛的支持,毛稱其為「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的大字報」,從此大字報風潮興起。

毛澤東與北大:一段幽暗的心路歷程(圖)
2019-12-09

工作時期,他敏感的心顯然被刺傷:「我的職位如此之低,以致人們都不曾和我來往。我的工作之一就是登記來館讀報的人名,不過這般人大半都不把我放在眼裡。在這許多人名之中,我認為有幾個新文化運動著名的領袖,是我十分景仰的人。想和他們討論關於政治和文化的事情,不過他們都是極忙的人,沒有時間來傾聽一個南邊口音的圖書館佐理員所講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