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播諜戰片《風箏》是反共宣傳片? 宣宣有麻煩了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熱播諜戰片《風箏》是反共宣傳片? 宣宣有麻煩了

《風箏》劇照(網路圖片)

(一)引言:

中共允許上演了的51集電視劇《風箏》我全部看了下來。這部電視劇里不合邏輯的地方可以說是比比皆是,但它依然是中共從1949年以來最好的電視劇,沒有之一。好就好在它詳細地描述了中共為何能打敗國民黨的本質特徵:黨性戰勝人性。對於這一點,在毛澤東時代甚至華國鋒時代都公開承認的,而且對“反動的人性論”人人口誅筆伐。

如果這個電視劇不是大陸中共排演的,而是出自台灣或香港或海外任何華人團體,都會被五毛和小粉紅們罵成是“胡編亂造罵中共的反動影片,是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帝國主義花錢製作的反共宣傳片。”

這個電視劇之所以能被批准上演,說明了兩點:一是現在政治局裡再沒有了兩派互相你死我活的爭權奪利,至少暫時是一家人(習家人)。如果是劉雲山在管文宣,量他也不敢批准這電視劇上演,因為他害怕對手把他打成反黨分子。二是表明十九大以後黨中央在搞“不忘初心”想重拾黨員對共產主義的信仰。

(二)電視劇里共產黨贏了國民黨=黨性贏了人性=“鬼贏人敗”

電視劇最後一集里是非常精彩的場景,女兒問她爸:“你是人是鬼?”他爸無言以對,因為他打從加入共產黨以後所乾的毫無人性的一樁樁一件件往事必然湧上心頭,但他還是沒勇氣告訴女兒:“我是鬼不是人”。

這個電視劇里專門提示有《白毛女》其中裡邊的“舊社會”(從1921年共產黨成立到1949年這段時間就是舊社會),讓觀眾思考是誰把人變成了鬼。誠然,《風箏》里並不是所有的共產黨員都是沒有人性的鬼,還有傻子,笨蛋和毫無思維判斷能力的,比如袁農(就是最後被共產黨整到不得不上吊自殺的那位,明明知道跟風箏單線聯繫的陸醫生去找他時他竟然不開門),比如死都不知道怎麼回事的江心,比如根本就不配當間諜的程真兒。除了這兩類人之外,共產黨里還有男女流氓惡棍,典型的是男女倆個造反派,女的為了吃上幾口雞肉情願讓男流氓把她褲子脫了來個“後進式”,這倆紅衛兵殘酷迫害其他共產黨員,壞事做絕。而電視劇里國民黨黨員個個都散發著人性的光輝。

那麼,共產黨員泯滅人性到何種程度?

必須給沒看過這個電視劇的網友簡單介紹一下共產黨員主人公風箏的幾件大事。風箏是共產黨潛入國民黨軍統當間諜特務情報員的代號,真實姓名鄭耀先(以下為行文方便,都以風箏稱呼),混進國民黨軍統里,在戴笠八大金剛中排名第六,由於精明能幹被稱為鬼子六,受到手下人的崇拜而稱他為六哥。1949年因他的單線聯繫人陸漢卿已死他找不到自己是共產黨員的證據不得不更名改姓為周志干而活下來。他被共產黨送到國民黨軍統時給他的任務一是搞到國民黨高級情報,另一是挖出潛伏在共產黨內的國民黨特務“影子”的真實姓名和所在共產黨單位。

風箏的單線聯繫人陸漢卿死後,共產黨里無人知道他風箏是共產黨,當地共產黨游擊隊就設伏要殺死他。同時由於他曾經殺死了國民黨中統高級領導人高占龍,而遭到中統的追殺,中統派去的美女林桃(李小冉飾)以跟他結婚為名,想騙他出來而殺掉他。他為了活命,不得不跟林桃一起逃跑,半路上被共產黨的游擊隊打斷了腿,成了終生拐子。在逃跑路上,二人算是相依為命,林桃放棄了特務職能甘願跟他做夫妻。她有一句話最後要了她的命:不管我的領導高占龍是不是你殺的,只要你不是共產黨,我就跟你過日子一輩子相親相愛。

他們結婚後有了一個女兒,叫喬兒。當風箏在共產黨的公安局那裡以更名改姓為周志干成功矇混過關後,女兒也四歲了,沒有母親也能活下來了,他便決定殺死妻子林桃。

他當然不能親手殺人,那就會被公安局破案而槍斃了他,他就用給黨中央寫信介紹自己的方式寫信時用力過猛,把寫好的信放入爐子燒掉,老婆林桃看到後好奇他寫的是什麼,便拿出筆記本看,第二頁上面的印跡很清楚地告訴她:丈夫風箏就是共產黨特務風箏。“他怎麼會是共產黨?”成了她無法認同的事實。可她清楚,自己的身世很快就暴露了(也是丈夫風箏設的局)。考慮到丈夫把信燒掉了,等於寫信也無法證明自己是共產黨,那如果丈夫暴露周志干不是他的真實身份,他的真實身份是國民黨軍統風箏,那一直追殺風箏的共產黨是不會饒了他的。為了保護丈夫,她選擇用刀片毀容然後割腕自殺。這樣,他為了堅持黨性而設計殺掉了曾經是國民黨,但早已洗手不幹了的一直愛著他的妻子。

他被共產黨整肅,女兒就被善良的從良妓女(秋荷)收養。秋荷收養了兩個孩子,另一男孩就是高占龍的兒子。

風箏連女兒都騙。他說回去看她,下著雨她就給爸爸拿著一把大傘自己打著小傘在半路上等候,而他卻不回去。女兒發現她爸是個騙子。孩子是天真的,說他是騙子不僅僅是這件事。他當著女兒的面,電話里說他女兒病了。她問養母為何爸爸說謊,我沒病他說我病了,從那時起她就發現爸爸是個騙子,多次騙她。直到文革時她上台扇她爸爸耳光算是出了口惡氣。但這個共產黨員的女兒也是毛主席的紅衛兵,把她養大的養母臨死前她都不去見一面,因為養母曾經是妓女,這名聲對她的政治前途有不好的影響。

對深愛著自己的老婆如此無情,對自己的女兒死活不管不聞不問,對在當右派多年勞改教育期間相依為命的女人—影子(真實姓名韓冰,共產黨經歷過長征的女科長)也毫不留情。

此時戰爭早已結束多年,文革早已結束,國家已經“撥亂反正”,“平反一切冤假錯案”,搞“改革開放”,國民黨“戰犯”都放歸了多年,國民黨“特務”(高占龍的兒子)都可以回大陸以愛國華僑的名義辦公司了。延安時期的國民黨特務影子也沒幹過多少壞事,她一直以“共產黨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被打成右派後接受了多年的勞動改造,二人在相依為命的過程中雙雙建立起了感情。

電視劇最後雙方都在自己的單位拿到了結婚證明書。在準備結婚的時刻,風箏從公安局的介紹里得知韓冰的筆記本里有一張郵票,那就是影子是特務的證據。得知自己要結婚的,愛著自己的女人是當年國民黨的特務後,他決定殺死她,“不忘初心”。韓冰也知道對方是風箏(風箏),也知道風箏知道她是影子,但她認為過去的早已是雲煙,老年人在一起放棄那些陳年往事,互相不揭穿對方的歷史,便可相依為命走到人生的終點(都老態龍鍾到快死地步了)。但她懷疑風箏是否會放過自己,也就在兩個酒杯的自己那個裡邊下了毒。如果他還是想殺死自己,那就在他吃完她精心給他做的飯後喝掉毒酒,反而讓他活下去(他的酒杯里沒毒)。

果不其然,他依然以黨性代替人性,說出:“你是影子”後她回答“你是風箏”。她便清楚他不會放過自己,拿起毒酒酒杯。但聽他說:“你那酒里有毒!”她點頭。此時她沒有得到他勸她別自殺的話語便一飲而盡。此時,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撥亂反正都已經很久了。這樣,他害死了真心愛他的兩個女人。

其實是三個,第一個真心愛著他的程真兒雖然是被車禍而死,但只是他不知道她的死法而已,她身份暴露後必死無疑。在整個電視劇里,他都是無所不能的高手,但他並未思考如何救下愛著他(他也愛著對方)的女人。

接下來介紹一下國民黨員們是如何把人性光輝散射到人間的。

風箏(風箏)設計殺死中統高官高占龍時,高占龍的兒子就在旁邊親眼目睹了父親流血的場面。以後便天天喊“很多血”而被認為是嚇傻了,這孩子的名字由高君寶變成了傻兒。這傻兒成了孤兒後被妓女領養。妓女的善良是共產黨員們裡邊一個都找不到的。這傻兒並不真的傻,只是見到血就犯病。

他長大後趕上改革開放,從台灣回大陸以愛國華僑的身份回老家看望妹妹—也就是前邊介紹的妓女養活的風箏的女兒。待他得知殺死自己父親的風箏就是更名改姓了的周志干,便決定復仇殺死仇敵。待高君寶把槍對準仇敵的那一刻,風箏的外孫跑到他身邊。高君寶此時可以開槍殺死仇敵,但必然被小孩子親眼看到流血。他不想讓仇敵的外孫重複自己親眼看到血腥一面的痛苦歷史,便放過了仇敵而掉轉槍口殺死了自己。國民黨高層的兒子,被妓女養大的孩子都知道人性大於復仇。

相比之下,共產黨特務風箏是如何殘忍地殺死追隨自己多年的戰友與弟子們的?

限於篇幅,這裡只介紹兩人:一個是留在大陸但早已出家在廟裡的那個和尚(風箏的關門弟子之一)宋孝安,聽到他在台灣的母親病危,他便想乘船回台灣。風箏得知後便在碼頭裝成一個乞丐大喊大叫,被戴墨鏡偷著上船的宋孝先聽到了,那是恩師六哥的聲音,便當即決定救助六哥。當然,宋被共產黨的亂槍打死。在死前一刻,他一點都不後悔而是說:“死前見了六哥一眼,死而無憾!”他死時都不知道是他的六哥風箏不讓他去孝敬母親,並且要殺死他。

另外一個也是風箏的關門弟子之一宮庶。鄭知道宮庶會到自己的妻子林桃的墓前給妻子上墳(林桃的忌日),便帶兵去了妻子的墓地,把在那裡等了幾天的關門弟子宮庶殺掉了。風箏自白,這是他第一次去妻子墳地。妻子是為了保護他而自殺的。毫無人性到如此地步,只能從ISIS那裡找到共鳴。

風箏的第三個關門弟子趙簡之算不上是風箏殺的,但表現的也是國民黨的人性光輝。當趙簡之得知六哥被共產黨抓了而且是四哥出賣了六哥,便大罵四哥:“你怎麼會出賣弟兄?”考慮到自己可能會熬不住酷刑而成招供,便當即撞牆而死。他害怕的就是自己不得不出賣六哥。六哥親眼看到自己的關門弟子們一個個是怎樣為保護自己而壯烈犧牲的,而自己又是怎樣利用弟子們的人性光輝特徵而殺死他們的。他臨死都沒放過愛著自己(自己也決定跟對方結婚)的女人韓冰。那可是在改革開放後了的時代、國民黨家屬回大陸發財的時代。

(三)信仰共產黨-黨性為何與人性相悖?

共產黨利用的是人的信仰,把信仰定義為與人性相悖的黨性。

我在讀小學四年級時文革來了。一天在上課前,村裡的工作隊隊長到學校找老師要一名出身貧農會寫毛筆字的學生去寫旗子。老師就讓我去了。到大隊部一看,原來是準備批鬥大會,人人要舉一個三角小紅旗,上面用黃色的漆寫上字,比如毛主席萬歲。四個生產隊找了四個會寫毛筆字的已經在那裡了。我一看就明白了,我的任務是寫學生們的,我知道有多少學生。每個生產隊的那個人根據自己生產隊有多少社員就寫多少個三角小紙旗子。

我當即跟工作隊隊長說:“我今天來學校是找老師請假的,我媽媽心臟病又犯了,赤腳醫生說沒有這個葯我需要到縣城藥店去買。”工作隊隊長當即就發火了:“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這你都不知道?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的,你媽有病怎麼可以跟參加文化大革命運動相提並論?虧你還是貧農出身根紅苗正!”

我考慮到這事以後還得沒完沒了地干,可我知道這運動是整黨內當權派的,等於狗咬狗,我怎麼能參加他們的事?便說:“我的毛筆字太拿不出手,我給你介紹一個寫得好的,馬上就來!”說完就跑回學校,把時刻想出風頭的一同學拉出來告訴他:“你的毛筆字寫得好,我推薦你去寫標語。”他搖頭,然後吃驚地問:“真的?你真的推薦我給工作隊了?”我點頭。他當即心花怒放,問我要不要回家拿毛筆。我告訴他大隊部買了大楷小楷中楷,你跑去寫就行了。他就跑去了。

從此,對共產黨殘酷迫害的十年浩劫,我家人沒寫過一條標語口號。至於我爸是怎麼躲過去的,我沒問過。從那時候我就知道了“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不僅僅是口號,而是很多人認可的規則。黨性,是排除親情的,所以才有夫妻互相舉報對方反黨言論、女兒上台抽父親耳光等在那時是沒人笑話的舉措。

共產黨的黨性原則,是先戰勝了人性後,才一步步戰勝國民黨的。

共產黨在一開始就把黨性作為最高原則,黨支部建在軍隊里的連一級(支部建在連上),黨代表(政委)地位高於各級軍事指揮官。黨的組織利益高於一切,在初期就建立起來了這樣的原則。

在林彪圍困長春時,林彪清楚國民黨缺乏“黨性泯滅人性”的特徵,便圍堵住長春不讓人出來也不讓運糧車進去,裡邊的國民黨軍隊不會吃光百姓糧食而讓自己活,寧肯選擇投降。林彪賭對了。電視劇《風箏》的共產黨人性泯滅慘無人道的行為就是表達此“真理”。

(四)今天的共產黨還能否再現黨性大於人性的“信仰”時光?

現在的共產黨無官不貪,毫無信仰可談。其實早在毛澤東晚年就認識到共產黨很快就會變色,所以他提出在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繼續革命的理論。就是要讓黨員們堅持共產主義信仰,崇拜黨的領袖,黨的領袖就可以通過被黨員們崇拜而無法無天。

當今的中國共產黨黨員,跟當年打天下時的共產黨員,在組成上剛好是倒過來的。在那個需要掉腦袋的年代,加入沒有軍餉的共產黨就等於要時刻準備“獻身於共產主義事業”。沒有這個信仰,那就不如加入國民黨拿軍餉以養家。而共產黨執政後,沒有了掉腦袋的危險,反而能升官發財了。此時入黨的人,都是為個人利益而加入共產黨的。給他們灌輸共產主義信仰,他們認為那是他們忽悠老百姓的,你用這玩意忽悠我們?你在扯犢子。

你別說讓他們“拋頭顱灑熱血”了,就是建立“入黨後不能當官”一條,他們就紛紛退黨了。

最關鍵的還是一條:要不要共產?如果要第二次共產,那就涉及到何時搞第二次共產。如果不要了,永遠不搞共產了,那共產主義的黨(共產黨)就改名社會主義的黨(社會黨)。這樣,大家都清楚了。先把關鍵的東西搞清楚,戰略問題解決了,解決戰術問題才會提到議事日程。不解決戰略問題,人家都不知道黨的路在何方,而且認為黨的宣傳是在忽悠。

(五)《風箏》這部電視劇的歷史意義

《風箏》這樣的電視劇上演,的確表明社會在進步。雖然編劇導演們打著“不忘初心”、“恢復對共產主義的信仰”名頭,但觀者在心靈深處會思考當年的共產黨是如何泯滅人性,如何慘無人道的。這種灌輸對年輕人的影響是巨大的。

電視劇里有一段說辭,就是從台灣潛回重慶的國民黨“特務”(風箏的關門弟子)發現的大躍進餓死人的慘狀:“離開了僅僅幾年,人民的生活就如此艱難,貧窮到挨餓地步。”(大意),表明共產黨打下天下後,讓人民大眾饑寒交迫,貧窮到了難以想像地步,並且對“自己人”共產黨員們也進行殘酷迫害的現實。每天吃窩頭都吃不飽的市民在電視劇里展現出來,給沒經歷過那個挨餓年代的年輕人留下大大的疑問,共產黨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組織。

《風箏》都公演了,那《活著》更應該允許上演了。《風箏》對共產黨的揭露用毛澤東時代的名詞“大毒草”是不能形容其一二的。重要的話說兩遍:這要是由台灣或香港或新加坡或美國拍攝的,那一定遭到全國五毛和小粉紅們的惱怒與批判:“亡我之心不死的海外敵對勢力用如此胡編亂造的故事惡毒攻擊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

(六)潛入國民黨軍統特務里有沒有風箏的原型?

在現實中,戴笠手下的軍統八大金剛里排名在前邊的有一個共產黨,他的名字叫馬漢三。馬漢三的單線聯絡人是共產黨員宣俠父。就是中共駐西安辦事處處長。戴笠派人把宣俠父殺了後,馬漢三還親自化妝後去了西安。

馬漢三屬於高智商的間諜,親自布置殺死了來北京的兩個日本天皇特使,把日本在中國北方的各個特務間諜網逐一破獲,深得戴笠賞識。後來根據共產黨的命令,馬漢三殺死了戴笠。蔣介石懷疑戴笠是被軍統里的高層殺掉的,馬漢三是第一被懷疑人,因為只有這類高手才能做到不留絲毫破綻。所以,蔣介石用能力低下的毛人鳳而非馬漢三接戴笠的班,毛人鳳沒有那個殺了戴笠還找不到破綻的能力。馬漢三突然間幫助與他毫無來往的李宗仁競選,這是專門跟蔣介石過不去,唯一的解釋是他聽從了共產黨的命令,這等於共產黨寧肯犧牲掉馬漢三的命也要給蔣介石的下野形成助力。當然,事後蔣介石利用毛人鳳把馬漢三給秘密槍決於南京。

馬漢三與風箏的區別在於馬漢三沒有殺死過一個共產黨,他只殺日本間諜和戴笠。即使如此,馬漢三死後並沒有獲得共產黨的好評,沒有烈士頭銜。馬漢三當間諜特務,不僅自己的命搭上了,他的前妻,他的叔叔都把命給搭上了。9000萬共產黨員沒幾個知道馬漢三的,但都知道胡漢三。是不是故意羞辱馬漢三而弄出了個胡漢三,我沒查找。最近幾年上演的電視劇《北平無戰事》里還把馬漢三說成是馬漢山,成了一個毫無智慧的貪官污吏滾刀肉。電視劇里的馬漢山的確就是戴笠手下的軍統北方頭子馬漢三,因為他當時在北平市的職位跟馬漢三是一樣的。由此可見,在任何社會都別當間諜特務,寧肯當拉車、掃地、種菜的窮人。活不下去了就當乞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