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洛:三峽竣工驗收為何遲遲未完?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王維洛:三峽竣工驗收為何遲遲未完?

國務院副總理汪洋擔任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主任,責任十分重大。這個任務本來應該由國務院常務副總理、國務院三峽建設委員會主任張高麗擔任。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讓汪洋來承擔這個費力不討好的任務。

一、2016年第一季度應該審批通過的《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報告》

2014年6月25日《澎湃新聞》報道:三峽工程建設經過20年的時間已如期完成,並連續經受了6年試驗性蓄水檢驗。國務院將對三峽工程進行整體竣工驗收,包括八個專項驗收,即樞紐工程、安全設施、消防、水土保持、環境保護、庫區移民、工程檔案、工程財務決算。

國務院副總理汪洋擔任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主任,責任十分重大。這個任務本來應該由國務院常務副總理、國務院三峽建設委員會主任張高麗擔任。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讓汪洋來承擔這個費力不討好的任務。

2014年6月25日汪洋主持召開了國務院長江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出現會議的有水利部部長陳雷、交通運輸部部長楊傳堂、重慶市長黃奇帆、湖北省長王國生、三峽集團董事長盧純、國務院三峽辦副主任的陳飛等。汪洋在會議上強調:要以對國家、對人民、對歷史高度負責的精神,依法、嚴格、科學、規範地組織開展竣工驗收,為進一步做好三峽後續工作、深化長江開發治理和長江經濟帶建設奠定堅實基礎。開展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是全面完成工程的必經程序。要嚴格遵循國家批准的三峽工程初步設計建設的內容、標準和範圍,按照國務院批准的《關於長江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工作的意見》和此次會議討論審定的驗收大綱開展工作。

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工作的時間具體安排如下:

——2014年6月底前,驗收委員會完成組織機構的設立和驗收大綱的審定。

——2015年6月底前,中國工程院等單位提交第三方獨立評估報告。

——2015年第四季度,完成各項工程的竣工驗收,並形成整體竣工驗收報告。

——2016年第一季度,召開驗收委員會全體會議,討論並作出整體竣工驗收結論,提請國務院三峽建委全體會議審議並報國務院審批。

樞紐工程驗收組專家組組長陳厚群在2014年7月4日接受記者採訪時特彆強調,整體驗收工作計劃在2016年第一季度完成,不會推遲。

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的八個專項驗收將分別由水利部、國務院三峽建設委員會辦公室、國家發改委、國家檔案局和國家審計署等單位負責。每個專項驗收組分由行政官員和專家組成的驗收組和和由專家組成的專家組。專家組負責專業驗收工作和撰寫專項驗收報告;驗收組的行政官員和科技官員負責審查專項驗收報告並在上面簽字,形式基本和三峽工程可行性報告審查委員會一樣。

從2016年第一季度到2018年第一季度,已經過去近兩年時間了,汪洋為什麼遲遲不完成《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報告》?

二、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責任重大

正如汪洋所說,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責任重大,要對國家、對人民、對歷史高度負責。特別是對歷史高度負責,就是要對子孫後代負責。在非洲,流傳著這麼一個說法:地球不是我們的祖先交給我們的財富,地球是我們千秋萬世的子孫依託我們要好好保存的最重要的資源,不僅是物質資源,也是精神資源。汪洋在接受這項任命時能想到歷史的負責,應該是他真實的想法。

大家也許還記得黃河三門峽大壩工程,其決策過程和長江三峽大壩工程一樣,經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查批准。並非如中國一些媒體所說,只有三峽大壩工程經過全國人大審查批准。

黃河三門峽大壩工程於1957年4月開工,1960年9月開始蓄水,1961年4月基本建成,大壩上鑲有“黃河安瀾國泰民安”八個大字。當時好像還沒來得及搞什麼工程驗收,工程的重大問題就暴露出來了:蓄水僅一年半,三門峽水庫中的泥沙淤積就高達15億噸;清水下泄,沖刷下遊河床,亂改道,威脅黃河堤防、威脅黃河大橋。周恩來忙於進行工程改建來掩蓋錯誤。毛澤東則氣急敗壞地罵道:“三門峽不行就把它炸掉!”就是把大壩炸掉,也得炸個明白,到底是誰的錯!

現在把三門峽工程的失敗都歸於蘇聯專家。李鵬在《三峽工程日記》中專門用一節來談三門峽工程:“三門峽工程是蘇聯水電專家設計,在我國政府缺乏經驗的情況下確定的。由於沒有很好考慮黃河泥沙淤積問題和上游鹽鹼化的影響,被迫改建。”既然是蘇聯專家的設計錯誤,中國政府為什麼不敢提出賠償訴求呢?

當年堅決支持三門峽大壩工程建設的政治家和工程技術人員,沒有一個敢站出來承擔責任的。堂堂神州竟無一人是男兒。當時積極支持三門峽大壩上馬的錢正英和張光斗在2003年時卻說,他們是反對建設三門峽大壩工程的。但是錢正英和張光斗又拿不出任何證據來。中國有這麼不要臉的人,而中國政府又重用這種不負責任的人,讓他們繼續負責三峽工程的可行性論證和初步設計。所以很難保證三峽工程決策的正確和工程的目標能夠達到。

長江三峽大壩工程,參與論證和決策的都是中國的政治家和專家,沒有一個蘇聯專家,更沒有一個美國專家。將來三峽大壩工程出了問題,沒有辦法再把責任推給蘇聯人或者美國人。問題是哪個中國人將要來承擔責任?

長江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負責人是錢正英、楊振懷、陸佑楣、潘家錚;參加可行性論證的專家412人;

長江三峽工程初步設計負責人是張光斗;

長江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審查委員會負責人是鄒家華;參加可行性論證審查的專家163人;

長江三峽工程經國務院批准,負責人是李鵬;

長江三峽工程經中國共產黨政治局擴大會議批准,負責人是江澤民;

長江三峽工程議案經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投票批准,全國人大委員長是萬里,參加投票表決的是2633名全國人民代表;

國務院三峽建設委員主任有李鵬、朱鎔基、溫家寶、李克強和張高麗;

長江三峽第一期工程質量驗收負責人是錢正英、張光斗;

長江三峽第二期工程質量驗收負責人是潘家錚;

長江工程第三期工程質量驗收負責人是陳厚群;

三峽工程階段性評估報告負責人是沈國舫;參加三峽工程階段性評估的有37位院士和近300位專家;

長江三峽二期工程驗收委員會負責人是吳邦國,後為曾培炎;

長江三峽三期工程驗收委員會負責人是曾培炎。

2002年國務院成立長江三峽二期工程驗收委員會,由國務院副總理吳邦國擔綱,後由曾培炎接任。驗收完畢後不久,2003年7月13日在三峽水庫蓄水運行一個月後就發生千將坪大滑坡,死亡14人,失蹤10人。

2006年國務院成立長江三峽三期工程驗收委員會,由國務院副總理曾培炎負責。但是長江三峽三期工程驗收完畢時,三峽水庫尚未能夠蓄水至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2008年和2009年兩次衝擊這個高度均告失敗,特別是2008年衝擊海拔175米時曾誘發了地震。所以長江三峽三期工程驗收在二○○九年草草收場。

這一次是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要對整個三峽工程進行竣工驗收。將來三峽工程出現任何問題,負責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的汪洋都逃脫不了責任!這一點,汪洋應該十分明白。對於前面羅列的一大串名字,人們可能只記住其中的幾個,但是最後一個為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簽字人的名字,人們一定不會忘記,子孫後代一定會找他算賬的。這就是汪洋所說的對歷史負責。

三、八個專項驗收工作具體進展情況

樞紐工程

樞紐工程驗收是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中的一個重點,負責樞紐工程驗收是中國水利部(下屬的長江水利委員會)。驗收範圍為三峽工程除升船機以外的全部建設任務。樞紐工程驗收組將對樞紐工程是否按批准內容完成建設,是否存在質量隱患或影響樞紐工程安全運行的問題,歷次地下電站驗收所發現遺留問題的處理情況,樞紐工程重大技術問題和施工質量、樞紐工程調度運行狀況等進行驗收。

據新華社報道,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2015年5月8公開通報,樞紐工程驗收工作正式啟動,驗收工作將於2015年10月底前完成。

由中國水利部(下屬的長江水利委員會)負責樞紐工程驗收,反映中國現行體制的重大弊病: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並不是由中立的第三方進行驗收,而是自己設計、自己監工和自己驗收的一個走過場行為。參加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工作的許多專家來自

長江水利委員會設計,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報告和三峽工程對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均由長江水利委員會撰寫成文,三峽工程是由長江水利委員會設計,由長江水利委員會承擔工程建設的監理工作,現在又由長江水利委員會來做竣工驗收,這樣的竣工驗收能發現什麼重大問題?如果負責竣工驗收的長江水利委員會在驗收過程中發現問題,需要做出解釋的不單單是負責三峽工程樞紐建設的三峽集團,還有負責工程建設監理的長江水利委員會,最終可能追查到負責三峽工程設計的長江水利委員會。玩這樣的遊戲有意義嗎?汪洋最後敢在這樣的《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報告》上簽字嗎?

移民工程

負責長江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的是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簡稱國務院三峽辦或者三峽辦)。據長江勘測規劃設計院網站報道,2015年10月9日至11日,長江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移民工程驗收組在重慶市萬州區召開移民工程驗收組第二次全體會議。相關單位領導、專家共110多人參加了會議。

會議指出,移民工程是三峽工程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黨中央、國務院堅強領導下,在全國人民大力支持下,三峽庫區和外遷移民安置區、移民群眾,以及移民工程參建方,經過20餘年艱苦卓絕的努力和創造性工作,順利完成了129.64萬移民搬遷安置任務,在我國乃至世界水利工程移民史上,寫下了輝煌篇章。

會議一致認為,移民規劃任務全面完成,移民資金使用安全有效,移民工程建設質量良好,移民遷建區地質環境總體安全,生態環境質量總體良好,文物保護成果豐碩,移民檔案管理規範,長江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移民工程驗收合格。

這裡必須指出的是,工程評估和工程驗收報告中所使用的語言,和日常用語有很大的不同。比如移民工程驗收會議所指出的移民遷建區地質環境總體安全,生態環境質量總體良好,就是另外的意思:移民遷建區地質環境總體安全,個別移民遷建區的地質環境不安全或很不安全;生態環境質量總體良好,生態環境質量部分指標不好、甚至很不好。長江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不但要看總體,也要看個體,因為發生重大問題的往往是個體,而不可能是總體。象上面這樣的描述,在工程評估和工程驗收報告應該盡量避免的。如果出現這樣的描述,只能說明,實際情況不好或者很不好,但是參加工程評估或是工程驗收的人員,不便直說或者不能直說,但是諸多個體存在問題,甚至是嚴重問題。總體良好就是這麼一個意思。這就是工程評估和工程驗收報告玄而又玄的竅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