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疫情衝擊下 中國就業危機威脅共產黨的政治權力

中美關係已經跌入數十年來的最低點;香港民眾對中共當局正掀起新一波憤怒抗議大潮。但這還不是最令中共頭疼的問題。美媒認為,北京目前所面臨的頭號問題是就業問題,因為這會威脅到其政治權力。

紐約時報》報導,中共病毒的爆發導致了數百萬工人被解僱或休假,一些人儘管能夠保住工作,但會看到薪水被削減,前途渺茫。

尤其是中國最年輕一代勞動力已經進入一個最艱難的就業市場。由於就業難,很多人正降低期望,接受任何可能得到的工作。不僅如此,中國就業市場的壓力仍將加劇:2020年高達874萬中國應屆高校畢業生,即將投入就業市場。

就業危機威脅到共產黨的政治權力

就業直接關係到民生,是最大的民生問題。儘管在中國沒有完全恢復就業之前,對全球經濟增長會有影響,但《紐時》說,這對共產黨的損害可能是持久的。中共向老百姓宣稱要帶來美好生活,以維持其政治權力,但這一承諾越來越難以實現。

中共對中國經濟的深度不確定性從其自上周開始的人大會議上就可看出:北京史無前例的沒有對年度經濟增長設定目標。

中共領導人承認勞動力中存在的廣泛問題。中國的工廠工人受到與美國貿易戰的衝擊。儘管在線交付公司這樣的公司還在招聘,但是這些工作的薪水低,而且壓力高。

中共領導層上周末承諾今年要創造900萬個新就業的目標,但《紐時》表示,其計劃很多都是從北京的舊劇本中借來的,包括在公共工程上的支出,為浪費的國有公司提供資金以及持續為金融部門提供新的資金。

事實證明,這些策略近年來效果不佳。即使迫使銀行向較小的企業(中國最大的僱主群體)提供貸款,也無法解決問題。對於許多公司而言,借款負擔仍然過高。

儘管許多經濟學家認為目前中共官方失業統計數據被低估,但這些數字仍能表明年輕人就業的問題嚴重。16至24歲的年輕人的失業率總計接近14%,是整個國家官方失業率數字的兩倍以上。

年輕人找工作感到「迷失」和挫敗

在在線論壇上,年輕的求職者們分享了他們的挫敗感。「我要哭了」,其中一人最近在微博上寫道,「找工作和找男朋友一樣難。」

許多人使用「迷失」之類的詞來描述他們的心理狀態。「我用盡了各種軟體來找工作」,一人寫道,「沒找到工作!你還能做什麼!我要失去信心了。」

這些求職者中很多人已經降低了對好薪水的期望。

《紐時》報導,計算機科學專業的郭明浩(Guo Minghao,音譯)在去年12月贏得一個實習機會。今年一月,隨著中共病毒的爆發,實習機會因此被取消。此後,他曾與二十多家公司進行了面試,他曾對自己從這些公司贏得工作機會很有信心,但沒有獲得一家錄取。

他表示,今年3月是他最黑暗的時刻,而實際上3月份通常是找工作的最佳時機。

然後,在老師的幫助下,他終於在南方城市深圳一家小公司獲得了實習機會。但他的朋友擔心,深圳生活要比他上學的黑龍江更加昂貴。

郭明浩表示,他的起薪將會是大約每月980美元,這隻夠他支付基本開支。

黃冰(Huang Bing,音譯)在一家知名的中國戲劇學院就讀,去年畢業後於12月份得到了第一份工作。但工作尚未開始,就遇到了中共病毒疫情。她由於是從事自由職業電影製作和宣傳工作,不得不削減開支。

「當4月份的時候,我仍然不能開始我的工作,我開始感到擔心。」黃說,「我開始擔心我今年可能完全不能工作。但我不能一直等下去。」

黃冰就讀的是中央戲劇學院。該學院的知名校友有章子怡和鞏俐等。黃冰畢業後的夢想是有一天自己製作節目和表演。但病毒的到來摧毀了她的計劃。她現在每月靠500美元生活,一半要支付她在北京附近燕郊的公寓租金。她的資金來自於自己的儲蓄、家人以及中國年期間獲得的壓歲錢。

疫情下的歷史最高畢業生人群

BBC今年3月末的一篇報導稱,2020年中國的應屆高校畢業生有874萬。但官方用語和宣傳中隱去了一個事實,這是歷年來的最高人數,它比剛過去「創新高」的2019年還要多40萬。

報導說,中國浙江杭州某高校的葉同學說今年就業壓力大,加上自己的學歷在就業市場不具備優勢,簡歷直接在初選階段就會被篩掉。

中國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對BBC形容,「今年學生的就業形勢很艱難。」

位於武漢的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本科畢業生何同學說,已經投簡歷到六、七家公司,目前還沒迴音。

「現在這種情況,有工作總是好的。我沒有想過什麼工作都沒找到的情況,找到的可能是『事多、錢少、離家遠』。」她說。

報導稱,如果疫情持續時間超過一年,不僅會對2020年的畢業生造成影響。下一屆畢業生也會受到餘波的衝擊。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