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胡曾之變:架空太上皇江澤民 風雨吹打陳良宇

作者:
發端於九月九日的台灣「倒扁運動」,是由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以反腐敗為名「指揮」的,正當該運動在台北風起雲湧之際,近鄰的泰國軍人在九月十九日也以反腐敗的名義,成功的發動了一場不流血政變,有輿論擔心台灣可能會受影響,結果台灣軍方則正式聲明嚴守政治中立。倒是在海峽對岸的大陸,發生了一場出乎人們意料的變局:九月二十四日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被中南海以趕下了台,無獨有偶,用的也是反腐敗的名義。

眾所周知,在越反腐敗越腐敗的中共體制里,所謂的反腐敗往往就是整肅政敵的代名詞。陳良宇下台的真正原因非常簡單,就是因為他在政治上屬於胡錦濤敵對派系x{2014}x{2014}上海幫的重要人物。江澤民在交班的十六大上,不僅留下了一個以上海幫為主體的政治局決策班子,事實上架空了第一把手胡錦濤,而且在名義上退休以後,繼續不斷地通過會見外賓、參加校慶、外出巡旅等各種出席公開場合的機會,挖空心思地保持自己的政治影響力。始終不願退場的第三代核心客觀上就這樣成了「太上皇」,受其庇護的上海幫也繼續驕橫跋扈、不思收斂,地方勢力紛起效尤,胡錦濤遲遲無法展現自己的執政能力,而淪為變相的「兒皇帝」。

這次陳良宇下台,實際上使胡錦濤與曾慶紅政治結盟結盟的一個犧牲品。陳良宇是江澤民的嫡系悍將,上海幫大本營的看門人,所以陳良宇的落馬是一個十分明顯的指標江澤民再也無法為上海幫遮風擋雨了,現在輪到太上皇被人「架空」。六中全會上海幫無法形成迫令胡曾收回成命的反擊,原本以上海為龍頭的各地方勢力,將陸續被胡曾收編,由江維繫的上海幫就剩下樹倒猴孫散的窮途末路了。有人認為陳良宇下台,是江澤民時代落幕的標誌。從這個意義上看,胡曾聯手做掉陳良宇,倒是一場實實在在的政變,也可能是未來中共黨史要寫的「胡曾之變」。

林彪事件後,中共揭批其罪行之一,就是說林彪研究世界各國的政變經驗。其實,中共建政之後,幾乎每次權力更替都是通過政變來完成的:「高崗饒漱石反黨集團」案、彭德華下台的廬山會議、打倒劉少奇等一大批高級幹部的文革,都是變相的政變。林彪出走的九一三事件,中共當時的文件就稱是「未遂政變」、四人幫下台是現代版「宮廷政變」;胡耀邦下台是中南海內「老人幫」發動的政變;導致趙紫陽下台的六四事件,就是是鄧小平等發動的一場流血軍事政變。可以這麼說,在中共尚未從一個革命黨轉型為現代執政黨之前,政變就是權力更替的常態,「胡曾之變」就是這種機制的產物。

江澤民執政十三年,得益於曾慶紅的輔佐,這次上海幫的覆滅,曾慶紅也建功立業。江澤民上海幫,可謂是成亡繫於曾慶紅一人之身!儘管中共執政已經到第四代了,但是熱衷於權術謀略的「宮廷政治文化」並沒有根本的改變,精明如曾慶紅者,如果不促使中南海當權者跳出這種惡性循環,又如何逃脫相同的命運,到結果成亦權謀,亡亦權謀。有道是,聰明反被聰明誤!結束了江澤民時代的「胡曾聯盟」,將把中共帶向何方?到底是繼續前兩年學習朝鮮古巴的路線,繼續「胡不如江」死硬到底?還是順應文明政治的潮流,在政治改革上有所作為,使得中國社會真正融入現代文明?當然,受制於既得利益的壓力,抱殘守缺、維持現狀也可能會是一種現成的選擇,但這也是每個王朝覆滅前的惰性選擇。問題是內部社會的矛盾衝突,已經在臨界點上,與實行憲政民主的台灣相比,中國大陸顯然就是暴力革命和軍事政變的溫床。十月十日是辛亥革命武昌首義的紀念日,人們不僅要問,難道九十五年前用暴力革命開啟的這段中國歷史,還要用另一場暴力革命才能結束嗎?!

責任編輯: 王篤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06/1019/16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