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蔡琴:和楊德昌可以重來 我不要無性婚姻

對於「無性婚姻」,沒有統一的說法,但主流的性社會學家認為,夫婦間沒有生理疾病或意外,卻長達一個月以上沒有默契的性生活,就是「無性婚姻」。蔡琴,就在這樣的無性中等待了十年。只是因為楊德昌說過「我們應該保持柏拉圖式的交流,不讓這份感情滲入任何雜質,不能受到任何的褻瀆和束縛。因為我們的事業都有待發展,要共同把這副精力放到工作去。」

   1984年,楊德昌因為拍攝電影《青梅竹馬》而認識蔡琴,相愛的兩個人結婚了。這期間在楊德昌的作品《獨立時代》中,學美術出身的她,甚至在該片重操故業,擔任美術指導。雖然她無怨無悔的付出,但楊德昌卻不時傳出緋聞,她直言一直不相信,亦不願去相信。直到一天,楊德昌突然坦白的說自己有了外遇,把蔡琴的美夢砸碎了。蔡琴首次向妹妹傾訴了自己十年無性伴侶,為什麼我們這樣的夫妻就要柏拉圖,他和別人就可以有男女間的性愛?蔡琴一直想不通,難道就因為她是他精神上的支柱嗎?

  婚變後的蔡琴一度鬱鬱寡歡,她說:「我習慣對很多事情容忍,但寬恕絕對不是愛,愛像是玻璃窗,你從中看我,我從中看你,大家愈來愈分不出距離,但若強行逾越,便割得你遍體鱗傷。」離婚後的三年,她沒有出過一張唱片,身邊的很多朋友都勸她應該走出來。這些很難過的日子裡,她瘋狂的愛上了吸菸,只有在煙霧繚繞的時侯,她的靈魂才能掙脫她的殼,脫下女強人的外衣,她是多麼柔弱,需要一個肩膀可以依靠。因為她的鬱鬱寡歡,她又患上了乳腺癌。蔡琴原來是一個活潑、開朗、健康的女性,她上進、勤奮,富有才情,現在卻是一個對婚姻失望困惑的女人。在她的眼裡,婚姻就像在海上行使的船,再好的水手也不能保證一輩子都不觸礁,之所以有不同的家庭模式,那是因為處理的不同罷了。婚姻的形式雖然能割斷,但是婚姻的內容卻不是一紙文書所能覆蓋的。「幸好我們沒有子女」在一次活動中,蔡琴對身邊的朋友說,「不然我覺得很難對子女有個交待,離婚對孩子很不公平」。她也是渴望能跟楊德昌過一種正常的夫妻生活的女人,可這十年楊德昌碰都不碰她一下,她也不強求,必竟她是女人呀!女人能做什麼?現在她知道,如果當時她能主動一些,婚姻或許可以走下去……

  經過了三年的療傷,當她在朋友的鼓勵下再一次站在演唱會的舞台上,她不禁自憐地說:「像我這樣受過傷的女人,如果碰到一個對象,到底還要不要戀愛?」台下的觀眾紛紛說要,但她又自問自答說:「可是我會怕!」 有記者問楊德昌,結婚十年,你應該說點什麼,楊德昌說就兩個字「空白」,蔡琴聽到他說出這兩個字淚如雨下,「我不覺得是一片空白,我有全部的付出。」而此後曾有記者問蔡琴還會不會結婚,蔡琴斷然答道:「我蔡琴此生不會再給任何其他男人當太太!」。

  這之後,蔡琴做了自已音樂的整理一些工作,直到近年來足跡遍布東南亞和北美,不僅每年輪番舉辦場場爆滿的巡迴個唱,獲得"票房女神"的封號,而且繼2年前推出翻唱中國經典民歌的《銀色月光下》專輯之後,8月又將在環球旗下錄製推出久違的hi-fi品質新專輯。在時隔16年後,以第二屆金曲獎歌后的身份,蔡琴一身寶藍色的禮服重返金曲獎舞台。在御用樂團伴奏下,《不了情》精華片段立刻獲得全場驚艷的掌聲,旋即出現的《被遺忘的時光》的經典旋律一出口,更是讓剛剛安靜的全場立刻再爆歡呼。「這兩首歌是唱給昌哥的」蔡琴在心裡默默的說,而這個秘密也只有她的至親好友知道,都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在我心中還有不了情。

  真愛是情感的灼痛,心靈的觸動,是愛情的真諦,今夜無眠,獨自傾聽心跳!其實,對於「無性婚姻」,最需要的就是心與心的交流。性是愛情、婚姻幸福的催化劑,不可刻意的去迴避。當知道今生的摯愛楊德昌已經去了天國,蔡琴默默的在心裡說,昌哥,如果可以重來,我們也像正常的夫妻一樣好嗎?

責任編輯: 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07/0728/50197.html

港台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