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三妹:析金融危機的真因

——原標題:三妹評論「好好學習馬克思主義」

我的表妹從國內發來馬克思的這段論述,馬克思這段論述的前部太簡單膚淺偏頗,後面的論斷是錯的。這段論述也不能說明美國這次金融危機的起因和發展。

美國銀行的次級貸款的起因正是源自美國民主黨左派的馬克思「大同思想」——居者有其屋。次級貸款引發了銀行界的貪婪進而導致美國的金融危機。柯林頓政府的責任是幼稚瘋狂地推動次級貸款,布希政府的責任是沒有及時地監督限制銀行界的泡沫。這次金融危機引發我們思考一個以前人們很少想過的問題,政府要不要對私有銀行進行有效監督?如何監督才能限制人性的貪婪?

貪婪是人性的本能行為,在自由經濟中如何限制貪婪,堅守信譽,自由經濟大師亞當·史密斯早就有過論述,他一直推崇的都是道德規範約束下的自由經濟。許多人都知道他的巨著「致富論」,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巨著「道德論」。

亞當·史密斯的專業是倫理道德,他也是倫理道德的教授。資本主義發展至今,整個資本主義社會越來越把信譽放在第一,沒有信譽就無法做生意,今天的美國資本主義更體現了這點。這次美國的金融危機正是因為美國銀行業破壞了資本主義自由經濟的信譽第一這一原則所致。

共產黨在任何事件上都在誤導海內外的中國人,在美國金融危機這個大事件上更不例外:誤導一是,資本主義走不通了,要走社會主義了。誤導二是,中國的經濟危機是 美國造成的。

老歐洲六十多年的民主社會主義已經證明走「高稅收、高福利」的社會主義道路就是經濟長期停滯的道路。中國的專制集權的經濟道路根本不是社會主義,它是一種血腥無比、道德淪喪的奸商經濟,它是極端貪婪的典型的欺騙經濟,它最終會使奸商遍布,導致人們吃的所有的食品都是有毒食品。

而且中國這種不惜破壞國家環境,不惜消耗國家資源,不惜殘酷剝削壓榨工人血汗的殘酷的奸商經濟,已經是問題重重,走不下去。早在二00七年中下旬,中國的玩具製造業就因為出口大量有毒玩具而被外商大量退貨而導致中國玩具製造工廠大量倒閉,香港玩具商自殺。到二00八年六月時,在奧運前,珠江三角洲的工廠也在紛紛倒閉,東莞地區有一萬五千家企業,有媒體報導倒掉三分之一多。但是官方隱瞞信息,使工廠倒閉的統計數據猶如霧裡看花。中國勞工通訊這樣報導,「2008年8月份,廣州某媒體稱東莞倒閉企業中有1600家台企、3000家港企;到9月份,東莞政府開始反駁這種猜測,稱1~9月,東莞倒閉企業627家;10月份,東莞外經貿局的統計稱1~10月東 莞累計關停外遷的企業714家,占現有外資企業總數4.79%,涉及合同外資8.8億美元。……儘管東莞政府部門對倒閉數字一直秘而不宣,但其對外的宣傳卻道出了東莞企業生態圈的一個現實——這裡大大小小的企業不計其數,一批數量龐大的小工廠都沒有在工商局登記註冊。」中國工廠紛紛倒閉時,美國的金融危機還沒爆發,直到二00八年九、十月份,美國金融危機才開始。可是中共卻這樣不費吹灰之力地欺騙中國老百姓,把中國的經濟問題推到美國身上。

至於談到貪婪和腐敗,我們要感謝民主制度的好——只有民主制度才能夠有效限制貪婪和腐敗。極權制度使貪婪和腐敗發展至極限,如洪水猛獸。因為貪婪是人性使然,而有了權力後的貪婪就更加猖狂。所以我們一定要記住這句名言:權力導致腐敗,極端權力導致極端腐敗。任何政府都是權力,任何政府都會有貪婪和腐敗,但是極權政府的極端貪婪和腐敗卻是極權制度不能限制的,它只會極度膨脹,相反民主制度卻可以有效限制腐敗和貪婪。這是極權制度和民主制度的根本區別。

下面附上我的一篇文章中對美國金融危機的描述節選。

美國金融危機的根源是左派民主黨「均財富」理念的結果,是柯林頓政府種下的惡果。

柯林頓一上台時也是要「改變」,他的其中一項重要的改變性的「改革」,就是要讓窮人都擁有自己的房子。

一九九三年,柯林頓提名了舊金山女性人權活動家、極左派艾婷堡(Roberta Achtenberg)進參議院。同年,艾婷堡當了柯林頓政府的房產與市政發展部的助理部長,把重點放在「房屋機會平等」上。柯林頓政府在這個女人影響下,把房屋政策推向激進的「改革」:他認為,讓黑人、墨西哥移民和工人擁有房產,可以減少街頭犯罪,使窮人的下一代更專心讀書。因此,次級貸款(sub-prime)應運而生,次貸就是銀行把錢借給不夠貸款資格的低收入家庭去買房子。

隨後,為了讓銀行願意給收入不穩定、三年後有失業可能的人借貸買房子。艾婷堡親自在全國設立辦事處,並監察銀行拒絕借貸給低收入者的「歧視」行為。她還推動立法,認為房地產廣告中的用詞「主人房」(Master Bedroom)一詞有「歧視」意識,令黑人想起當奴隸的往事,應予廢除。民主黨的左派幼稚狂熱至此達到了登峰造極。

柯林頓政府為了讓華爾街和銀行借貸更有「創意」,它別出心裁,於一九九五年批准把借貸包裝成債券(Bond)上市,還讓保險公司AIG為這類債券保險。金融銀行界就是這樣在柯林頓政府的推動下失去理智,使貪婪佔了上風,紛紛放鬆借貸,搞「創意 新銀行學」,最終「改變」出銀行對外胡貸濫借的金融泡沫。

布希政府一上台就遇到九一一,緊接著是九一一後的經濟下滑、股市大落,可說是百難纏身。雖然困境重重,但是布希政府不僅反恐成績斐然,而且還在九一一後的兩年後就使美國經濟起飛。然而,美國經濟的起飛卻使欣喜若狂的銀行界更加貪婪瘋狂了。布希看到金融的嚴重問題,想扭轉這股劣勢,曾呼籲收緊銀行貸款。但是,他上台時,一是金融泡沫已經形成所謂的「市場」,二是陷於反恐首要任務不得分身, 布希政府一直拖到二00四年才對金融泡沫有所行動。

二00四年,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首席會計師告知房利美前主席福蘭克林.萊恩斯(Franklin Raines)房利美的會計帳有問題,二00五年房利美便深陷會計醜聞中,最後以撤換萊恩斯收場。自此,國會希望二房能納入更嚴苛的管理中,避免二房暴露過多的風險,而先前與二房往來密切的政客也紛紛劃清界線,與二房撇清關係。

同年,參院銀行委員會通過一項二房改革法案,賦予主管機關整頓二房的權力,也要求二房減少其風險性資產的規模。然而該法案卻在民主黨強力反對下,無疾而終。

二00九年三月三日


附件:馬克思的論述

English Version:

「Owners of capital will stimulate working class to buy more and more of
expensive goods, houses and technology, pushing them to take more and more
expensive credits, until their debt becomes unbearable. The unpaid debt
will lead to bankruptcy of banks, which will have to be nationalized,and
State will have to take the road which will eventually lead to communism.」
Karl Marx, 1867

Subject: 《資本論》1867

「資本家會刺激工人階級大量借貸消費越來越貴的商品,房屋和新技術,這將促使他們背負越來越大的債務,直到這些債務無法償還並導致銀行破產,隨後政府將對銀行進行國有化,從而最終走向共產主義之路。」 - 卡爾 馬克思《資本論》1867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