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體育 > 正文

業內人士曝南勇等只是替死鬼 其後仍有「大魚」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足壇三高官同時被警方調查,不亞於足壇地震。到目前為止,這是警方反賭掃黑三個月以來最大動作的一次,人們不禁猜測,事情到此為止了嗎?會不會還有漏網之魚或是更大的魚。更多的人則分析說,南勇等人只是小嘍嘍,背後還有大魚!

當南勇、楊一民和張健強多日未在單位出現並證實被警方帶走後,在一起工作多年的同事心裡非常不是滋味,但也有同僚,對這樣的巨變有些猜測。在公安部沒有最終公布案情前,這樣的猜測是不可避免的。

一時間,各種傳聞和猜測鋪天蓋地。兩位副主席究竟惹上了什麼事?又或者得罪了什麼人?慢慢的一個說法開始浮出水面,那就是兩位足協副主席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或者是遭人陷害?又或者是幕僚之爭的犧牲品?

於是,一些細節畫面開始清晰起來:比如奧運會前,為了豪賭奧運,某位總局的高層領導要求中超聯賽實行南北分區,最後遭到了足協內部的反對;比如前段時間,總局再次要求足協拿出聯賽縮編的方案,同樣遭到了反對。也有人回憶起那段傳聞,說謝亞龍和南勇爭鬥最厲害的時候,謝亞龍曾經在總局告狀,矛盾直指南勇讓中國足球好多改革無法施行。

如此說來,南勇所領銜的中國足協絕非是體育總局旗下的乖孩子,不聽話,成績又糟糕,為中國體育抹黑,那麼整改肯定要從領導班子入手。這會不會是南勇和楊一民被抓走的原因,這只是個猜測,沒人知道。

只是坊間有這樣一個傳聞:南和楊肯定不是最大的魚。想想四級國家隊教練組,怎麼那麼多教練都來自一個省?去年,某大連籍球員轉會海外是不是也有人從中獲得利益,還有某遼寧籍貫球員轉會到上海,又是誰在中間做了工作?

傳體育總局某高官被盯上 國字型大小教練面臨調查

  高洪波現身金山婉拒採訪



  蒿俊閔榮昊衝出記者包圍圈



  北京時間1月23日,是新一屆中國足球隊為備戰即將開始的東亞四強賽在上海金山報到的日子。傍晚6時,備受外界關注的國家隊主教練高洪波終於在區楚良的陪同下出現在預定酒店。由於此前在新一輪的足壇反賭掃黑風暴中,中國足協的高層管理人員也被捲入,因此這次國家隊的集訓格外受人關注。



  高洪波始終面帶微笑



  大約在傍晚6點整,酒店門前駛入一輛上海牌照的白色吉普車,從車上走下的正是外界最為關注的主教練高洪波,陪同高洪波來到酒店的是國家隊守門員教練區楚良。走入大堂後,一身西裝打扮的高洪波面對記者露出笑容,但對於採訪的要求,高洪波表示,「很多球員還沒有到,等他們到齊之後,安排好其它事情一定回來接受採訪。」從走進大堂到電梯門關閉,高洪波始終面露笑容,而且神態輕鬆。



  據了解,昨天上午,國家隊主教練高洪波和領隊蔚少輝曾到中國足協與新掌門韋迪進行了首次會面。韋迪希望國家隊按照計划進行備戰、集訓,打好比賽。



  蒿俊閔榮昊躲避媒體



  中午12點30分,來自山東魯能的維族年輕國腳木熱合買提江-莫扎帕第一個抵達酒店報到,隨後何楊也緊隨邁進酒店的大堂。



  作為第一次入選國家隊,又是少數民族的球員,因此木熱合買提江的入選也很受外界的關注。他在酒店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能入選國家隊是很激動和開心的,我本來就希望今天成為國家隊第一個報到的球員。不管怎麼說,入選國家隊是很重要的事,年輕隊員有這樣的機會,一定會好好把握。」



  和買提江親切地與記者交流相比,「老國腳」何楊顯得非常謹慎,面對記者的採訪,他表示自己要到樓上報到,並請示領導,如果領導允許,一定下樓接受採訪。但何楊在回到房間後就一直沒有回到記者面前。


  第三個抵達酒店的是鄧卓翔,相比之下,他還是配合了記者的工作,但面對敏感的問題,鄧卓翔同樣不願多談。



  下午5點10分前後,蒿俊閔和榮昊分別搭乘兩輛車前後腳抵達了酒店,面對蜂擁而上的記者,兩人幾乎是用帶球突破的速度擺脫記者的生拉硬拽,榮昊率先衝進電梯,並召喚隊友「快!快」,而蒿俊閔在一路小跑之後幾乎是跳進電梯。



  在兩人離開大堂之後,記者才反應過來,他們在匆忙之下連入住手續都沒來得及辦。



  仲 合



  南勇之後還要捉「大鯊」?



  傳總局某高官被警方盯上,國字型大小教練都將面臨調查



  繼南勇、楊一民之後,下一個即將落網的涉賭「大鯊魚」將是誰?昨天,一位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有關方面已經下了最大的決心,一定要將這次抓賭、反腐風暴徹底進行到底,而以國足現任主帥高洪波為首的諸多國字型大小教練,很可能成為下一批將被警方要求協助調查的主要群體。更有甚者,據說國家體育總局一位職位非常敏感的高層人士已經被警方盯上。



  一位知情人士昨天透露,南勇和楊一民被傳訊,並不代表足壇抓賭風暴就此停歇。下一步,很多國字型大小教練都將被公安機關要求協助調查,其中就包括高洪波在內的很多現任或者前任國家隊教練。甚至有人預言,在高洪波帶隊參加東亞四強賽前或者春節之後,他極可能再次被警方要求協助調查。事實上,不僅高洪波,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的各級國字型大小教練,都將面臨協助調查的可能。一個主要原因是,目前南勇被警方傳訊,主要是因為受賄等經濟問題,而對圈內人士來說,國字型大小教練任命上存在貓膩,早已是公開的秘密。



  南勇、楊一民已經是「大魚」了,但他們上面還有更大的「鯊魚」!據了解,在相關部門一查到底的決心下,比南勇等人更高級別的人員,也已被警方盯上。哪怕2010年以暫停聯賽為代價,都要將涉及「假賭黑」的人員揪出來。



  昨天就有消息稱,體育總局一位人士已經被警方盯上,只是其職位敏感,目前外界都不敢胡亂猜測和議論。鮮為人知的是,一位曾經和中國足協有聯繫的、更高級別的人物,此前已經被「雙規」。只是,他是否牽涉進中國足球的事情,目前外界還不得而知。



  尤可為被刑拘,高洪波心慌不?這兩位當初曾在廈門隊並肩戰鬥的「戰友」,如今一個在大牢里、一個卻依舊平安地帶領著國足,兩人的處境堪稱天淵之別,但誰又能斷定他們不會殊途同歸呢?



  李承鵬,早就在自己的博客里公開對高洪波進行了「挑釁」,「我要給足協打電話,請求面對面採訪高洪波,希望他能澄清11場假球傳聞,望批准,勿找借口 」。李承鵬說的這11場比賽,正是傳言中尤可為在獄中承認其在廈門期間所打的假球。當時,尤可為職位是領隊,而高洪波是該隊主帥。不過,雖然李承鵬的採訪請求至今沒有得到批准,但卻引導了外界對高洪波的質疑達到高潮。



  質疑、闢謠之後,高洪波當真會沒事了?非也,種種跡象表明,高洪波最終還將再次參與警方的協助調查,而下一次,高洪波究竟會怎樣?現在誰都說不清楚。《重慶商報》稿件



  律師稱南、楊已被刑拘



  37 天內可知是捕是放



  前天有律師稱南勇和楊一民已經可以被稱作「犯罪嫌疑人」,而昨天更是有律師通過各種渠道得來的消息分析說,南勇和楊一民應該屬於被「刑拘」,是捕是放37天就可知結果。



  現狀分析



  律師稱兩人已被刑拘



  南勇和楊一民已被依法傳訊多日,但是其目前的情況一直沒有公開報道。記者綜合了目前媒體的報道,就南勇和楊一民一事採訪了北京尚權律師事務所主任張青松和北京德恆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兆峰律師。



  據兩人分析,根據目前公開的信息,如果不出意外,南勇和楊一民已經被刑事拘留了。



  「證據」一



  傳訊已多日未回 早過時限



  王兆峰律師說,新聞中所說的「依法傳訊」並不是一個法律概念,而是一種民間說法。用法律的專業術語解釋,傳訊就是指傳喚。



  所謂傳喚就是公安機關請有關人員在指定時間到指定地點詢問有關犯罪的內容。



  一般來說,警方對當事人進行傳喚時會進行書面通知。接到警方的傳喚,當事人必須到場。



  根據法律規定,連續傳喚不能超過12個小時。南勇和楊一民在多日前被傳喚,現在並沒有回單位正式工作,很可能已經被刑拘。



  「證據」二


  二人被足協免職 不言而喻



  張青松律師說,根據其多年承接刑事案件的經驗來看,雖然目前有關部門並沒有公布南勇和楊一民是否被刑拘,但這個時候體育總局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免去南勇與楊一民在中國足協的一切職務,這可能意味著,體育總局或者南勇和楊一民的家屬已經收到了警方發出的刑事拘留通知書。



  而被刑拘意味著二人的行為有可能涉嫌犯罪。



  未來發展



  刑拘後37天知是捕是放



  張青松律師說,按照刑訴法規定,公安機關認為被拘留的人需要逮捕的,應當在拘留後的3天內就提請檢察院審查批准,在特殊情況下可以延長1到4天,檢察院均應在7日內作出是否批准逮捕的決定。



  對於比較複雜的案件,提請審查批捕的時間可以延長至30天,檢察院仍應在7日內作出是否批准逮捕的決定。



  由上述期限可以推算出,刑事拘留的最長期限是 37天,其中公安機關30天、檢察院7天。



  刑事拘留期滿後,犯罪嫌疑人或者被逮捕,或者取保候審,或者無罪釋放。因此從理論上來說,如果南勇和楊一民被刑拘,在37天內也會隨時出現這三種結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南國都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體育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