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金銘受訪坦然回應轉型:大家都戴有色眼鏡看我

從《婉君》到《青青河邊草》、《望夫崖》、《梅花烙》……80 後童星金銘,最年輕的瓊瑤女郎,永遠的小婉君……贏得大批觀眾。當年粉雕玉砌的金銘,如今從北大畢業再復出娛樂圈,已是年近三十。在其新近主演的電視劇《紫檀王》即將播出之際,金銘接受新快報專訪,談轉型,談爭議,談感情,談當年就讀北大的選擇。坦率的金銘,笑言即使外界譏諷她童星轉型失敗,但她自己並不在乎能否再紅一把,「我有喜歡的工作和朋友,工作也還算順利。而且這個工作還能賺錢,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金銘小時候


現在的金銘

  從《婉君》到《青青河邊草》、《望夫崖》、《梅花烙》……80 後童星金銘,最年輕的瓊瑤女郎,永遠的小婉君……贏得大批觀眾。當年粉雕玉砌的金銘,如今從北大畢業再復出娛樂圈,已是年近三十。在其新近主演的電視劇《紫檀王》即將播出之際,金銘接受新快報專訪,談轉型,談爭議,談感情,談當年就讀北大的選擇。坦率的金銘,笑言即使外界譏諷她童星轉型失敗,但她自己並不在乎能否再紅一把,「我有喜歡的工作和朋友,工作也還算順利。而且這個工作還能賺錢,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轉型失敗?】

  戲能不能出來,不是我一個人能決定的

  新快報:你和王挺搭檔的電視劇《紫檀王》就要播出了,聽說你在裡面哭得撕心裂肺,跟你在瓊瑤劇里的哭戲有得一拼?

  金銘:我在劇中演傢具店的大小姐玉珠,是個留洋回來,有想法有個性,性格開朗而又倔強的大家閨秀。有場戲我以為王挺另結新歡,所以哭得不行,真是傷心傷肺又傷肝。不過就哭了那麼一回。

  新:你對這個戲有什麼特別期待么?覺得這個角色會有大反響么?

  金:角色反響不在我考慮範圍內,如果老想著反響那也太功利了吧。我從來沒想過這些。

  新:剛播出的《包青天之七俠五義》,你演何家勁的情人丁月華,說真的,你的樣子沒怎麼變化,大家都期盼會看到一種驚喜……可是沒有,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金:我有做一些改變,我很清楚我小時候給人太深的印象了。我現在演戲時刻意避免小時候的東西。你知道,小孩的狀態跟大人不同,小孩演得很誇張大家都覺得可愛,都能接受。但年紀大了還那麼演的話,就很假很造作了。所以現在演戲的時候就調整了心理狀態,不能按小時候那樣去演,不能過分誇張。

  新:看你最近拍了挺多戲的,像《包青天之七俠五義》,還有《紫檀王》、《西部警官》等等,可是恕我直言,好像一部也沒出來。

  金:哎,這話怎麼說,好像不應該問我吧?接的時候,每個角色我都是喜歡的。但是戲能不能出來,不是我一個人能決定的,要看天時地利人和,演員很多時候都是很被動的。

  新:你會看媒體或者網友對你的負面評論么?你在乎別人說你童星轉型失敗,演藝事業就此終結么?

  金:其實真的沒關係,也壓根沒覺得人家的評論對我有什麼影響。那都是別人的看法。我自己可是一句話都沒說。我問心無愧。

  新:你曾經說過,「童年時風光無限,但一定要在人們的挑剔聲與自己一度輝煌的歷史中拚個頭破血流才算成功。」大家都將現在的跟小時候做比較,你覺得觀眾的這種比較苛刻么?

  金:這是沒辦法的事情。我的心理狀態一直都在變。但大家對我的印象都停留在我小時候。我覺得觀眾接受我長大了這個事實,需要一個過程吧,只是時間的長短而已。我沒覺得觀眾的評價是苛刻的,就某方面而言,觀眾關心你才對你苛刻。事情都有很多面的,有時候不要只看一面。我不在乎別人的評價,因為我很明白大家的心態。

  【形象大變?】

  女生不都有一段時間很醜么?

  新:你在就讀北大時,為什麼選擇修讀國際關係學,是否後悔過當初的選擇?如果直接就讀影視學校,從童星轉型會更容易一些吧?

  金:當初能選擇的餘地不多。那時我想讀非表演類的大學。我幹嗎要後悔?即使就讀影視學校,現在也不一定走得更順暢,因為那時的心態肯定不是我現在的心態。

  新:在外交圈是否比在美女如雲的娛樂圈更吃香?為什麼最後讀完國際關係學,還是選擇重回娛樂圈發展?

  金:留在娛樂圈發展,是因為這個行業我很熟悉,運作方式我也很清楚,而且我也喜歡這個行業。那就順其自然吧。

  新:前幾年,網路上流傳一張你的照片,胖胖的?跟你此前可愛的形象相差很大啊?

  金:有段時間是很胖。女生不都有一段時間很醜么?高中那段時間,喝水都會胖,你能怎麼辦呢?而且高三的時候就想著考大學,連覺都睡不夠,哪還有精力管其他的。

  新:大學畢業重回娛樂圈,有刻意減肥么?

  金:有的,那是對工作的一種尊重。但是也不會減肥減得太厲害,像其他女星為了減肥吃糊狀的東西,吃沒鹽沒油的青菜之類的,我不會這樣做。如果我想吃牛排了,我就跟朋友跑去吃。你也不是老吃這些是不?其實只要不要太放縱自己就行了。

  新:在你沉寂、很少拍戲的那段時間,真能不受困擾認真讀書么?會因為曾經很紅備受同學們關注么?

  金:說到這個,我真的要謝謝我的那些同學,中學和大學的時候,身邊的同學都沒有因為我有名或者賺錢比他們多而刻意跟我走近,從來都沒有。他們還會直接對我說,「金銘你怎麼那麼挫啊」,只有很要好的同學才會這樣對你說。

  新:你剛才說,你很享受演戲的狀態,有沒有什麼角色是你特別想演,而現在還沒演的?

  金:(想了一會)不知道,趕上哪個是哪個吧。

  【說話太沖?】

  我知道大家都戴有色眼鏡看我

  新:在我採訪你之前,頗多記者同行跟我說,你接受採訪的時候比較沖,太把自己當一回事?

  金:其實主要是他們沒問到具體的點子上。基本上他們問什麼我都答什麼。我不會說冠冕堂皇的官話,我都實話實說,不講謊話。現在講實話的人越來越少,所以人家覺得我比較難纏吧。我知道大家都戴有色眼鏡看我。沒所謂的。

  新:港台當紅明星接受媒體採訪時,都很懂得恰如其分地「爆料」,讓媒體有話可寫,不過你總是說話太直,有時一句就將人堵死了?

  金:別人是會那樣啊。我嘛,要分什麼事情了。如果說某些事情博所謂的宣傳,我覺得沒必要,我都實話實說。

  新:娛樂圈潛規則上位、女星飯局等都似乎比別的圈子上演得更激烈,你有遭遇這些么?

  金:清者自清,如果你從不讓這些事情發生在你身上,別人也不會亂七八糟地找上門把你怎樣。

  【規劃第二春?】

  我努力吧,說不定我又會紅。

  新:你是演瓊瑤戲成名的,有想過跟瓊瑤再合作么?

  金:每年過年過節,我都有電話問候瓊瑤阿姨。再合作?看機會吧。她有她的規劃,我有我的規劃。有些事情不能強求,天時地利人和。不可能說我們先有個合作的規劃,然後便怎樣怎樣。要看具體事情吧,如果彼此都合適的話,就有機會合作。

  新:對於大家稱呼你作瓊瑤女郎,比如長得純情,哭得好看,你是怎麼看待自己這些瓊瑤女郎特質的?

  金:這些都是瓊瑤阿姨的審美習慣吧。呵呵,我從前演的瓊瑤戲,我自己都沒怎麼看過。(那你看過瓊瑤的小說么?)也都從沒看過。

  新:很多瓊瑤女郎慢慢地都轉向演苦情戲了,而且反響還不俗,你有想過演苦情戲么?這可能更快上位。

  金:我剛簽公司的時候,也跟公司討論過這個問題。但後來我們覺得,不一定要限制在某一類型。看當時的狀態適合演什麼角色吧。新:經歷過風光無限的童年,你是否有想過自己演藝再迎來第二春,並為之作一些規劃?

  金:這樣人會變得急功近利。之前有人跟我開玩笑說,「我們金老師,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啊?」我連忙說,「呵呵,不要叫我金老師。」但是,真的,其實沒所謂的,我有喜歡的工作和朋友,工作也還算順利。而且這個工作還能賺錢,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我很清楚自己要什麼。其實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就行。

  新:你真的從來沒想過紅不紅的問題?

  金:一定要自己有多好?其實沒必要,為什麼非得要把自己逼到那份上呢?(記者說,很希望看到當年的小雨點再大紅大紫。金銘哈哈大笑)好吧,我努力吧。說不定我又會紅。

  新:大女當嫁,感情方面有著落了么?

  金:哈哈,我就知道你要問感情。該發生就發生吧,欲速則不達,一切隨緣吧。

  記者手記

  見識金銘的「絕不妥協」

  採訪金銘之前,同行以及圈內人士都跟我說,金銘實在是太難纏的一個人,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說話極沖,態度惡劣,簡直跟當年可愛的小婉君形象迥然有別。我心想,那還真要見識一下過氣明星的大牌陣勢。

  一開始,電話另一頭的金銘實在不是好說話的人,問一句答一句,而且很喜歡用反問句,諸如「這個問題不應該問我吧?」「你到底想問什麼呢?」「我幹嗎要……」之類的,讓人覺得採訪難以為繼。

  不過慢慢聊開了,你會發現,金銘雖然未免有點沖,可是也有可愛的地方,起碼她不作狀,有一說一,她似乎實在懶得作任何掩飾,並絕不妥協,她一直向記者強調,無論外界如何惡評如潮,如何說她轉型失敗,她其實都是沒所謂的。她說,工作順利,也能賺錢,也沒什麼不滿足的。在某方面而言,你覺得她似乎真的不把自己當明星,而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頂著過去的燦爛光環,匍匐前行,應該倍加困難吧。痛苦和眼淚只有自己知道。習慣了小婉君鋒芒的金銘,一時也很難紓尊降貴吧。不過,能做到某程度的雲淡風輕,也是難得。至於能否迎來事業的第二春,那則真如金銘自己所說,「要看天時地利人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新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