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時寒冰:民之傷 民之淚

行政對菜價的強力打壓,終於產生明顯效果:菜價暴跌,菜農哭天無淚,一些青菜被迫丟棄。有關部門表態幫助農民賣菜,但他們解決這一問題時的能力,顯然不及當初打壓價格時生猛。

在中國,基層的農民的利益訴求無人問津。鮮有人代表他們說話,由於缺少制度性保障,糧價、菜價上漲,中間商、距離權力最近的人,獲利豐厚,農民只是賺取最微薄的一點;當糧價、菜價下跌,中間商、距離權力最近的人,消失得無影無蹤,農民受損最重。民之傷正在於此。

農民所遭遇的問題,不僅僅是民生問題,當他們雖勤勞一生而心無所歸之時,糧食的安全保障在哪裡呢?——當民生話題不斷引起一些人越來越強烈的反感時,我不得不從一種很理性但也很冰冷的角度去談這個問題。

我想說的是,一切因都將收穫對應的果。

如果說,2010年三季度後的糧價、菜價快速上漲,經過這次組合拳的打壓還能有效的話,那麼,在下一個時間點,幾近用盡的行政力量,又將如何應對更瘋狂的物價上漲呢?

中國3月的廣義貨幣供應量餘額已經高達驚人的75.81萬億元,這是一切物價上漲的根源。

如果不對貨幣的供應量加以控制,任何對物價的所謂打壓,只能是以犧牲一部分民眾的利益來滿足另一部分民眾的利益,而不能真正做到公平。打壓菜價如此,加息亦如此。2008年上半年6萬家規模以上企業倒閉的情景正在被複制。靠高利貸維持運轉的民營企業在加速走向困境,至於那些靠借美元債務維持的企業,更是在快速走向不歸之路。

儘管,都知道抑制貨幣迅猛的供應是唯一有效的選擇,除此之外的一切手段都不可能產生實質性效果,但龐大的政府主導的投資已經全面鋪開,貨幣供應又怎麼可能受到抑制呢?

我擔憂的不是個人購買力的下降,而是我們這個龐大經濟體未來的命運,因為,以上所有的這一切因素和大家都懂的因素,都在指向一個方向,一個結局。這是作為趨勢研究者比較痛苦之處。提前看到了結果,而無任何改變之力。

中國能夠實現自我救贖的唯一路徑是藏富於民,只有藏富於民,民眾才有足夠的消費能力,才能從根本上解決中國內需屢拉不動的根本問題,消化過剩的產能。只有藏富於民,才能彌補保障缺位留下的巨大缺口。只有藏富於民,中國才能真正具有實現自我修復和抵禦未來危機的能力,才能真正保持可持續發展,才能真正實現社會的和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成圳鋒 來源:上海證券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