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葉檀:明後兩年中小企業將大規模倒閉

中小企業情況不妙,2012年依靠原有積累勉強支撐,2013年將進入大規模倒閉期。

缺乏技術與成本優勢,使製造企業舉步維艱,以往以高科技企業當大旗的行業,顯露出傳統製造業的本來面目。從三季度開始宏觀經濟數據好轉,但基建規模拉抬了高鐵等公司,對於普通製造企業沒有多大好處。

以河北省光伏產業為例,該省信息產業與信息化協會的最新數據顯示,截止九月底,全省電子信息產業累計完成主營業務收入630.55億元,同比增長-12.10%,其中製造業累計完成主營業務收入519.48億元,同比增長-15.78%。光伏產業的中小企業全面停產,大型企業出現虧損,經濟運行環境比2008年金融危機後更加嚴峻。英利、晶龍兩大集團1-9月主營業務收入188.52億元,同比增長-22.66%,較上年同期減少150億元(含子公司)。利潤總額由去年同期盈利21.38億元下滑為虧損16.26億元,同比減少50億元(含子公司)。

鋼鐵行業進入艱難的整合期,許多粗放發展的本土家族企業不可能看到春天到來。《經濟觀察報》9月報道,在河北的武安地區,民營鋼鐵企業總計有5000-6000噸產能,幾乎沒有國家正式批准建設的項目。武安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民營鋼鐵企業的負責人表示,按照國家政策,所有新建高爐都是需要上報國家發改委審批核准的,但是武安地區沒有人上報。最近這六七年,甚至是10年來,國家發改委幾乎沒批過一個民營企業的鋼鐵項目,但過去5-10年行情非常好,很多民企不批也干,所以目前50%鋼鐵產能沒有備案。

全國各地的製造業都未出現亮點。今年前8個月,蘭州市中小企業生產經營狀況舉步維艱,101戶中小企業限停產,其中限產30戶,停產71戶。部分大中型企業實行“彈性生產”。1~7月全市規模以上工業完成主營業務收入1011.8億元,同比增長3.6%。受全國工業經濟下行的影響,大企業支撐作用不強,100戶重點監測工業企業工業總產值同比負增長的有34戶,銷售收入同比下降的達到50戶。

傳統製造業行業的困境蔓延到大中型企業,生態鏈持續惡化,小魚蝦滅絕,大魚難以自保。國內體育服裝企業匹克體育報告顯示,截至今年9月30日,其在中國的授權經營零售網點為6739個,與去年年末相比減少1067個。匹克體育的訂貨情況也不容樂觀,2013年第二季度訂貨會訂單總額同比下降20%至30%。今年上半年,李寧集團持續推進銷售渠道變革,在新開248家店鋪的基礎上,關閉1200家低效門店,這一關店比例高達15%。截至6月30日,李寧常規店、旗艦店、工廠店及折扣店的店鋪數量為7303家,比去年底減少952家。另外,安踏體育今年以來門店總數也減少了110家。

今年8月, 工信部中小企業司有不願具名官員表示,“形勢不容樂觀,危機正在從小微企業向中型以上企業蔓延,以往一直強調小微型企業的減負工作,現在也要重視規模以上 企業的負擔問題了,面對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的情況,大中型企業的壓力也很大,中型企業的減稅需求也很迫切。”於是,近幾月來從光伏行業開始,保大(企 業)棄小(企業)的措施越來越多。

筆者詢問了一些地區傳統製造行業的情況,今年大部分企業處於觀望期,如果行情繼續下行,從資金情況看,企業很難熬過明年。以往過剩、壓縮、基建、擴張、過剩的循環很難再現,絕對的產能過剩將進入絕對的產能壓縮期。明後年,對於中小企業是生死考驗。

如何拯救中小企業?企業提出的要求是減稅負降成本放開金融等等,而學者大多把打破壟斷放在重要位置。

拯救不是辦法,選擇性的拯救很可能拯救了一批低效的大企業,使行業未來前景更加黯淡。任何拯 救都不應該著眼於規模大小,這將造成嚴重的道德風險,企業未來不以效益為目標,更大的目標是大到不能倒讓政府救援。選擇性的稅費優惠同樣不是辦法,從去年 以來,財政部、發改委先後下發通知,取消了31項全國性及中央部門和單位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對按照標準認定的小型和微型企業,自今年至2014年12月31日免徵管理類、登記類和證照類等有關行政事業性收費,同時自2012年2月1日起取消253項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設立的涉及企業的行政事業性收費。稅費優惠使得一些企業四處跑馬圈地搶優惠,而一些地方政府一手減少收費另一手在財政壓力下預征過頭稅。

改革是惟一的辦法。在稅費等方面建立明確的預期,使誠信經營者可以對行業前景、對產能做出大 致準確的判斷,這些長期經營的企業在經濟下行期,將成為併購重組的中堅力量。新舊非公經濟三十六條必須得到切實落實,打破壟斷吸引民資進入能源等行業後, 更重要的是賦予民資公平的管理權與紅利權,建立嚴格的信託責任機制。

筆者問溫州吸管行業龍頭企業的一位企業家,是否願意政府拯救,他的回答很堅定,不要。他要的 是公平的競爭環境,希望政府加強質量監督,把不誠信的企業趕出去,讓著眼於未來的企業家們有個安全而清潔的競爭環境。筆者詢問一家高科技企業的董事長,他 的問答同樣是,不需要拯救,需要的是保護知識產權,讓創新者能夠有生存下去的土壤。

註:柴靜說,盧安克走了,為了家庭

這是正常的

原本不應該把振興農村教育如此重的負擔放在盧安克的身上

他已經做得夠多

我們尊敬他,是因為他一念純粹

在山村裡的堅持不是任何人能做到的

而另一則消息稱,小學掇學率又提高了

白酒的塑化劑

一個個行業多米諾骨牌倒塌

看看環保開山之作《寂靜的春天》

一切瞭然

只是,又一個食品行業中槍了

晚上,給自己放個假

應朋友之約到上海話劇中心看《驢得水》

雖然很直白,不怎麼有民國風

但編得巧妙,演職員敬業,有純粹的氣息

是部好作品,充斥了人性的複雜,制度的詭異

荒誕,軟弱,憤怒,妥協

在極端制度的挑逗下,人性大暴露,屢見不鮮

祝賀孫先生團隊

看完演出,到安福路上

11月的晚上,不怎麼冷,有梧桐樹、路燈和特色小店

傳統的租界建築,經過改造,別有風味

很高興,還是有禁得起百年歲月的建築,沒有被破壞

百年戰亂後,還是有文化魅影穿梭其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葉檀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