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政黨 > 正文

RFA獨家:我不關心判薄

我不關心判薄。薄熙來認罪態度是好是壞,與我無關。法院對薄量刑是輕是重,我無法知道。

我關心的,是公訴人代表“國家”的起訴。

我注意到,起訴薄熙來貪污受賄,限於他在大連的2500萬。由此看來,代表國家的公訴人認為,在商務部長、重慶市委書記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任內,薄熙來已經洗手不幹,乾淨了。社會上所流傳的,只是惡意攻擊薄熙來的謠言,中紀委從來就沒有掌握過確鑿的證據。這到底是真是假,我無法知道。

我注意到,沒有起訴薄熙來在“打黑”中無法無天亂沒收、亂抓人、亂殺人的罪行。由此看來,代表國家的公訴人認為,薄熙來的“打黑”,是應該肯定的,甚至是應該繼續在全國範圍內推廣的,至少是合法的,沒有罪。

我注意到,沒有起訴薄熙來調動幾十輛警車,武裝包圍外國領事館的罪行。由此看來,代表國家的公訴人認為:要麼所謂“薄熙來調動幾十輛警車,武裝包圍外國領事館”查無實據,純屬惡意攻擊薄熙來的謠言,那就應該徹底查謠嚴厲打謠,繩之以法;要麼“薄熙來調動幾十輛警車,武裝包圍外國領事館”是合法的,今後其他政治局委員兼省市委書記大家都有權效尤,統統都是合法的,公訴人決不起訴,法律決不追究,國家一概予以承認和保護。

我不關心審判薄熙來,因為此案和反腐敗無關。因為就在處理薄案期間,在全國範圍內逮捕了要求官員(特別是要求領導人帶頭)公布家庭財產的公民。他們是反腐敗的堅定的支持者。如果一面要打老虎打蒼蠅,一面又巧立名目逮捕反腐敗的支持者,那一定是犯了精神分裂症,而精神分裂者是不應該當領導人的。所以,我認為,審判薄熙來想必別有動機,和反腐敗無關。

我不關心審判薄熙來,因為此案和“憲法的生命和權威在於實施”的正路無關。就在審判薄熙來同時,當局先後逮捕了許志永先生和王功權先生。他們都是推進公民監督政府權力的倡導者。逮捕他們,是一個不容置疑的危險的信號,表明當局自食其言,公然違反了“把權力關進籠子”的宣言,準備轉入把民意關進籠子的非法的邪路。所以,我認為,審判薄熙來,對維護“憲法的生命”和“憲法的權威”不會起什麼積極的正面的作用。至於會不會起消極的負面的作用,我現在還看不清楚,不知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