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紐約華埠「萍姐」:偷渡皇后蛇頭之母?福建移民的活菩薩?

—在大紐約地區、香港和福建福州一帶很有些名氣的“萍姐”鄭翠萍,走完其極富傳奇色彩的坎坷人生,在德克薩斯州卡爾斯維爾(Carswell)聯邦監獄醫院去世,得年65歲。鄭翠萍因洗錢走私人口綁架勒索等聯邦重罪於2006年被美國法庭判刑35年,一直在紐約丹博利(Danbury)聯邦監獄服刑,後來因該監獄調整合併,且其查出罹患胰腺癌轉到德州監獄服刑。
 

*“萍姐”逝去,長眠紐約*
 
2014年4月24日(周四),鄭翠萍在德州醫院去世,丈夫張亦德和三個兒子女兒等家人趕到德州,將遺體運回紐約。去年是中國偷渡船擱淺紐約海灘導致十多偷渡客死亡的“金色冒險號”事件二十周年,僑報記者專門去德州監獄專訪萍姐,該報說,其長眠之地選在紐約州的肯希科公墓(Kensico Cemetery)。
 
鄭翠萍在紐約中國城、福建福州長樂連江一帶以及在香港都是大名鼎鼎響噹噹的人物,她的故事,可寫一本乃至N本書,或在華僑移民史上留下濃重一筆,或成為法律教科書中知名案例,或拍系列電視連續劇,在僑界一定叫座。
 
鄭翠萍在中、港、美商界、起碼在紐約中國城商界,被認為是成功企業家。她在2000年左右出事時,已經是腰纏萬貫仗義疏財的華埠“女菩薩”。聯邦司法當局指控她,八十年代初進入美國以來,通過各種不法手段獲利四、五千萬美金。在家鄉親朋好友以及許多受其惠偷渡美國的人們看來,她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和藹可親、很講義氣、幫助大家實現美國夢的鄰家大姐。有美國媒體這樣描述她:矮壯、沒什麼文化的中國女人。
 
*萍姐曾是大陸苦孩子*
 
鄭翠萍和薄熙來一樣,都是1949年中共建政前生人,“生舊社會,長在紅旗下”,他們稱自己是新中國同齡人。萍姐出生在福州亭江鎮盛美村,童年青少年過的是常為五斗米折腰的苦日子,她在獄中對記者說:小時候過的是苦日子,窮日子,來美國後,過得是提心弔膽的日子。
 
萍姐和北京的掌權者們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李源潮等都是一代人,也下鄉當過知青。萍姐回憶說:她插隊的山區蚊子特多,每天早上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看胳膊上的蚊子包,如果少於30個,她就非常開心。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萍姐在家是老大,底下若干弟妹。她說她父親在香港當海員,自己得以在1974年25歲時移居香港,並在1981年32歲時“移民”美國。萍姐是否合法移居香港,沒有媒體相關報道。至於她移民美國,她的說法和當局並不一致。她對記者說,她1981年是給人當保姆拿到合法勞務簽證並很快拿到綠卡。但是,聯邦調查局說:她1981年移居美國本身就是非法的,萍姐本身就是“黑”下來的非法移民。
 
僑報報道,萍姐到香港後,很快開一家小雜貨店,經營幫助海員們給大陸寄食物和生活用品的業務,也包括包裹郵寄服務。到1981年移民美國時,很有生意頭腦的萍姐已經有“三家雜貨店”。
 
*FBI:鄭翠萍建立龐大偷渡網*
 
到了美國後,萍姐很快就站住腳,把丈夫和孩子們接到美國。她在紐約的中國城開了第一家店是服裝店。她說自己後來只是幫助家鄉親戚來美國,“別的不做”。僑報的這篇長篇人物特寫,沒有提到萍姐最後到底幫了多少福州鄉親“移民”美國,但聯邦當局指控她,到20世紀末21世紀初,她在美國和世界許多地方,建立起並經營著一個龐大的偷渡帝國,涉及金錢達到天文數字。
 
萍姐被判刑後,聯邦調查局(FBI)在其網站上說:(九十年代以來)十多年來,鄭翠萍經營了一個龐大和獲利豐厚的偷渡王國:起碼幫3千多福建偷渡客進入美國,收取偷渡費用4千多萬美元。
 
從中國偷渡美國的行情見漲。世界日報報道,萍姐在80年代,向每人收取偷渡費1萬8千美元,到了九十年代初,已經漲到3萬美元,進入21世紀,費用要達到6萬以上。2006年,聯邦政府起訴鄭翠萍時說,90年代初,萍姐收取的偷渡費用為人頭4萬美元。
 
面對聯邦7項重罪指控,鄭翠萍在法庭上沒有多發表自己的觀點,大部分時間是沉默。她說自己“百口莫辯”,法庭上許多事情她都是頭一次聽說,不知道怎麼辯,更不知道從何說起。她後來說:自己被“聯邦和污點證人”聯手謀殺了!她說萬萬沒有想到她會被判35年。她曾自言自語說:我出獄時都82歲了。
 
FBI說,1993年6月,“金色冒險號”經過3個月的飄洋過海艱苦航行,在紐約皇后區海灘擱淺,其中不少人就是鄭翠萍幫助偷渡的“鄉親”。該船擱淺後,很多偷渡客跳海希望能游泳上岸,結果,淹死十人,其中一位是鄭翠萍給辦的“移民案”當事人。
 
*萍姐如何聚斂錢財?*
 
FBI的案情介紹說,萍姐索要偷渡費,無所不用其極。萍姐答應上船前,先付定金,人到美國後,付所剩款項。她的通常做法是,先把人蛇控制起來,讓家屬或家人寄錢給偷渡組織者,不交錢,這些偷渡客就別想出去。
 
但僑報的人物特寫,描述萍姐是慈眉善目的“女菩薩”。她說:她只是幫助自己的親戚、親戚的親戚來美國,從來沒有幫其他村的人。“我只給要來美國的鄉親做擔保”。另外,鄭翠萍說:她只做飛機線路:就是用假護照真照片乘飛機進入美國。“我從不做乘船偷渡線路,坐船太危險,100多人一起來,也許會死人,而且目標太大,容易失敗。”
 
“萍姐“助人為樂”的“好人好事”一籮筐。有媒體形容鄭翠萍是蛇頭之母,偷渡皇后,也有偷渡客稱其為“女菩薩”。
 
*萍姐幫助鄉親圓美國夢*
 
聯邦調查局說,鄭翠萍為了得到偷渡費,經常叫福青幫威脅毆打這些偷渡客。但是,鄭翠萍說:家鄉很窮,很多男人想出來,都問我有沒有辦法,於是“我想一試”。鄭翠萍辦的第一個案子,是從“最親的親戚里挑了5個16到19歲的孩子”,其中有其侄子,幫助他們成功進入美國。
 
僑報長篇人物特寫說,那一次,萍姐陪著孩子們一直到他們要入境美國那天,跟孩子們說:“我不能再陪你們了,如果兩三個小時後你們沒有在旅館見到我,那你們就會被送回中國。”作完最後交待,萍姐離開他們。
 
兩三個小時後,在美國境內,萍姐再次見到他們,一個比較機靈的孩子說:“我看到美國國旗了!”“對,你們到美國了!”孩子們聽到這句話,都撲到萍姐懷裡,抱著她的脖子痛哭起來。萍姐說:這是其終生難忘的一幕。
 
萍姐說:非法移民合法化,是她最願意看到的事情。“我幫他們來美國,就是追尋美國夢,如果大家的美國夢都實現了,我怎麼不開心呢?”
 
說到偷渡費用,萍姐說,人到美國,她要按時交錢給蛇頭。通常是她先墊款給蛇頭,那些偷渡來美的親友後來再還給她。“有的很困難的,我讓他們先去打工,賺了錢之後再分期還給我。為了資金周轉,我賣掉了香港的3個雜貨店。”
 
萍姐說:到了1987年左右,她在福州的親戚大多都來美國了,她就金盆洗手基本不做了。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怕出名豬怕壯。萍姐說:儘管她已收山,但還是有很多電話打來求其擔保。“很多蛇頭告訴人蛇,只要萍姐肯給你們做擔保,就會收下他們。”
 
因為萍姐仍在活動,聯邦當局一直盯著她不放。
 
*出師已捷身後死,常使鄉親淚滿襟*
 
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金色冒險號”出事後,當局認為又是萍姐在幕後操縱,要緝拿她。但是,萍姐人間蒸發,逃回大陸。FBI用了6年時間,終於在香港機場將萍姐緝拿歸案。
 
萍姐回憶說,那天她到香港機場去送走回紐約的小兒子之後,在機場給美國家人打電話,告訴他們兒子上飛機了。在她掛電話時,兩邊各有一男一女站著,她問他們是否要打電話,他們說不,但就一直站住她身邊,她感到非常奇怪。當她打完電話後,他們問:“你是鄭翠萍嗎?你有證件嗎?”他們亮出了身份說:“不要做聲,跟我們合作,走一趟。”
 
FBI說,當局起訴鄭翠萍後,她逃到中國,繼續經營其走私偷渡生意。2000年4月,香港警方接到FBI線報在機場拘留了鄭翠萍,要將其引渡美國。儘管鄭翠萍堅決反對,但最終還是被引渡回美國。
 
作者劉志武在互聯網發表長文提到了鄭翠萍在香港被捕的情節。文章說,美國方面為追捕鄭翠萍,監控了紐約香港之間的民航乘客名單。2000年4月17日,美警方發現萍姐小兒子從紐約飛香港,遂委託香港警方在機場布控。
 
警方在機場發現鄭翠萍,警務處毒品調查科總警司古樹鴻帶著40名香港警察悄悄貼近鄭翠萍,請其出示身份證。“鄭翠萍極力否認自己就是‘大姐萍’”。警方讓其摁下指紋,並從其身上搜出三本不同國籍的護照。
 
*“萍姐”的生意王國*
 
按照FBI的說法,萍姐順風順水時除了偷渡生意,在紐約的生意包括:一家服裝店、幾家餐廳、在中國城有房地產生意,另外,在香港還有房地產,甚至在南非還有農場。FBI沒有提到的是:萍姐在中國山西大同也有房地產生意,只是按萍姐的話說:這個生意沒經營好,失敗了。另外,世界日報4月27日報道說:1989年,也就是八九民運那一年,萍姐花3百萬美金在華埠東百老匯買下一棟大樓,為非法收入洗錢。
 
該報道還說,萍姐還為非法移民開設了把美元轉回家鄉的“匯款業務”,允許人蛇借貸偷渡費,每年收取30%的高利。報道還說,她還將非法移民償還的偷渡費作為活動經費,並繼續向人蛇發放高利貸。因為萍姐的大樓“正好與中國銀行華埠分行相對,地下銀行的高效率,使中國銀行的生意變得十分蕭條。”
 
*鄭翠萍、郭良琪、陳婉瑩、庄如順*
 
“金色冒險號”震驚了紐約、美國和中國,甚至成為世界大新聞。而這一計劃之失敗和曝光,同華人黑社會的郭良琪有關。為起訴鄭翠萍一案,美國當局從香港、瓜地馬拉、美國等地找到並推出25名證人,而郭良琪是檢舉揭發萍姐有功的“污點證人”之一。
 
萍姐生前對僑報記者說:她不認識這個郭良琪,只是這個郭良琪曾到她家打劫,用槍口對準她的孩子們。“我根本不認識郭良琪,自從他到我家打劫後,我再也沒有見過他,更不用說與他合作做偷渡。檢察官說我從香港給郭良琪打電話,商量偷渡的事情。那是有人假冒我的名打的,因為我名聲響。”
 
不過,劉志武在其文章中說:“金色冒險號”出事,鄭翠萍從電視中知道消息,立刻找郭良琪商量。按照他們事前計劃,“金色冒險號”抵達百慕大群島後,李偉衡負責用小船接應人蛇登陸紐約。“由於分贓不均,李偉衡甩手不幹了。郭良琪派他的兩個弟弟前去接應人蛇,不料在一場黑吃黑混戰中,兩個弟弟被人打死。“驚慌失措的鄭翠萍決定追殺聞訊而來的資深女記者陳婉瑩。”
 
現在香港大學新聞及傳播研究中心總監的陳婉瑩,當年曾是紐約每日新聞報記者,她曾在1990年孤身一人到鄭翠萍的老家盛美村採訪過人蛇問題。劉志武在其文章中說:眾多記者中,只有陳婉瑩知道鄭翠萍的底細。
 
至於庄如順,他是福建公安廳前副廳長兼福州公安局長,因為廈門賴昌星走私案,而在2003年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劉志武在其文章中說,在聯邦當局追查之下,為了避風頭,鄭翠萍和郭良琪逃到香港,而郭一到香港就被捕了。鄭翠萍則馬上回到福州老家。老朋友庄如順電話馬上打來,讓其哪裡都別去,馬上回盛美村。鄭翠萍問為啥,庄如順說:我是公安,不要問我為什麼。文章說,庄如順早已從國際刑警組織得到通緝令,緝拿“金色冒險號”主謀之一鄭翠萍。
 
*“蛇頭之母”慷慨解囊回饋故鄉*
 
在盛美村,有一座設施齊全的敬老院,門前立有一石碑,刻著鄭XX的名字。鄉親說:這是鄭翠萍花一百萬人民幣捐建的。但石碑上卻刻著鄭翠萍親屬的名字。
 
鄭翠萍家是盛美村398號,一棟三層豪宅,華麗氣派。鄭翠萍家的親屬們都已移居海外,家中無人,卻天天有人主動來打掃大院衛生。打掃人說:“大姐萍是個好人!向她借錢,一時還不起,她就會說‘不要了’。咱給人家打掃衛生不是應該的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