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網路戰 FBI如何搜捕中共網諜蹤跡 共軍黑客失誤滑稽可笑

費加羅報說,這些失誤非常可笑滑稽。中國用來網路控制的「防火長城」給調查者提供了工作方便。通常,當局混合使用「防火長城」和網路防火牆,通過篩選關鍵詞或敏感詞,採取這種手段非常有效地攔阻了臉書、推特以及國際通用的網路視頻,結果出現了這樣一種局面,對中共黑客而言,把他們用來襲擊的基礎工具同臉書或推特聯通起來,一旦他們受到暴露,這些工具反而成了驗證他們身份的王牌。

費加羅報整整一個版今天獻給題為“聯邦調查局如何追剿中國網路間諜”的長篇報道。該報這樣開篇:聯邦調查局貼出的通緝令並未標出“死活都要”,也未標價懸賞。美中不存在雙邊引渡協約,幾乎不存在把這5名中國軍官送上美國法庭的可能性。但是,採用西部片流行的那種用來對付美國敵人的招貼捉拿的做法,極具象徵意義。華盛頓如此表明與工業間諜鬥爭的決心給世人留下深刻印象。5名人民解放軍軍官周一驚奇地發現:他們的名字上面寫著“聯邦調查局捉拿通告”幾個大字。多大的羞辱!

解放軍黑客暴露的失誤滑稽可笑

美國司法部使用將近八個月時間收集中國網路黑客的證據,同時說服了遭網路間諜襲擊的美國企業同意公開身份,直到現在,相關企業一直擔心會遭到中方報復。雖然聯邦調查局和美國司法部長哈德爾都沒有泄露他們如何成功地追尋到極其複雜的中國網路作案者的蹤跡,但是美國一家網路安全公司Mandiant數月前公布的相關報告部分得到起訴書證實。這顯示了使用很尖端手法的中國網路間諜也有失手的時候。

網路偷襲並非幽靈數字計算機犯下的罪行。在每個鍵盤後面,隱藏著有頭有臉的人物。正如美國網路安全公司披露:這些黑客使用“運行安全”其實是一個錯誤選擇,從而使美國公司找到他們的蛛絲馬跡。這些黑客中有人過於狂妄,使用美國IP和假地址註冊谷歌信箱,在電話驗證中填寫的卻是上海的手機號碼。然後使用一系列黑客工具和步驟盜取受害者的信息。這些黑客為了翻越中共政府設置的“防火長城”登陸自己在臉書和推特等境外社交網站的賬戶,需要使用虛擬專用網路(VPN),安全的做法是先退出他們用以實施網路間諜活動的伺服器,然後再進入那些得以使他們登陸的臉書和推特賬戶的VPN,但這些中國黑客太偷懶或者說太驕橫,他們直接從自己實施網路間諜活動的伺服器登陸自己的臉書和推特賬戶,結果,喜歡走捷徑的中國黑客被網路安全公司掌握了行蹤。還有的黑客公開顯示他們對網路戰爭有興趣也引起美國網路安全公司的注意。

費加羅報說,這些失誤非常可笑滑稽。中國用來網路控制的“防火長城”給調查者提供了工作方便。通常,當局混合使用“防火長城”和網路防火牆,通過篩選關鍵詞或敏感詞,採取這種手段非常有效地攔阻了臉書、推特以及國際通用的網路視頻,結果出現了這樣一種局面,對中國黑客而言,把他們用來襲擊的基礎工具同臉書或推特聯通起來,一旦他們受到暴露,這些工具反而成了驗證他們身份的王牌。

王東是如何被發現的

五名軍官之一王東發動的網路襲擊就這樣得到了驗證:他的英文名字叫Jack Wang。他設法進入了美國鋼鐵公司的網路,使用木馬計偷竊大量信息,並由此進入了1700個這家美國公司的電腦。根據聯邦調查局的報告,王東負責控制受害者的電腦。王東其實在2004年就引起注意,他當時在中國一名退休的海軍將領張召忠在解放軍報舉行的有關中國在網路戰爭中的角色的演講會上上網發出這樣一個特別的問題:“中國有沒有這樣一個網軍”。要進入解放軍報的網路參加討論必須要提供自己的信箱地址,王東就告訴了自己的英文名字“Jack Wang”。2007年,他使用“UglyGorilla”發表了“作品”―一組命名為“MANITSME”的惡意攻擊軟體,2006年,王東下載了一個可以淹沒信箱的軟體,當時他使用了他自己的中文名字王東。

王東能夠進入其它電腦同設在上海浦東的網路間諜部門61398部隊的另一名黑客孫凱亮有關。孫凱亮的英文名字是Jack Sun,聯邦調查局通緝的五名軍官之一。這位人民解放軍上尉向十幾家美國企業寄去帶毒信息,其中包括美國鋼鐵公司。當這些帶毒信件被打開後,就可以在對方不會發覺的情況下悄悄進入對方的帳號。黃振宇,代號hzy_Ihx,專門設置軟體信息,他被指控負責管理遭竊的域號。一旦進入這些域號,他就把獲得的對方的信息告知其他黑客。

溫新宇,同樣為外界所知的是Win-XYHappy或叫Win_XY,他被指控控制著受害者的電腦系統。他還被指可能潛入了美國一家太陽能企業的電腦系統,偷走了該公司上萬件包括製造成本和產品發票等商業秘密的信息。根據美國司法部的起訴狀,他的手伸進對方系統後,使得這家美國公司的競爭對手―中國全球太陽能公司可以根據需要縮減自己的產品開發日期。導致美國企業很快失掉好多訂戶,市場份額頓減,相反,中國競爭對手的訂單大增。這家中國企業的產品價格始終低於美國廠家。

費加羅報指出,以兩百萬網軍的數目,毫無疑問,中國擁有大規模反擊華盛頓的手段。不過,根據華盛頓去年泄露的一份秘密報告,奧巴馬政府擁有被中國黑客偷襲的3000多家美國企業的詳細信息。看來,美國在應對中國網路間諜的戰爭中還保留著彈藥。

世界報相關主題的題目是:“五名中國軍官涉嫌網路間諜遭‘追緝’”。報道說,北京為此反應強烈,指美國此舉純屬故意捏造,“中共政府、軍隊及其工作人員從來都沒有從事電子竊取”。相反,中共外交部指責美國政府及政府機構長期以來在全球範圍從事大規模網路間諜行為。

世界報指出,北京顯然是在暗示美國國家安全局襲擊中國華為電腦巨頭網路,這是紐約時報從該局前僱員斯諾登那裡得來的消息。作為報復,中國暫時中止中美網路安全協商小組會議。世界報說,前面提到的五名軍官被美國聯邦調查局通緝,並散發了他們的照片。指控他們的罪名共有31條。僅經濟間諜一罪如得到確認,就會判處15年徒刑。不過,五名軍官被交到美國司法機構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另外,法國解放報也以“聯邦調查局追捕五名中國網路間諜”為題進行了相關報道。

普京轉向中國

俄羅斯總統普京訪問中國引起十字架報的關注。該報在題為“普京轉向中國”的報道中問道:“俄羅斯總統到上海尋求什麼?”,該報認為普京面對西方制裁,尋求中國對其烏克蘭政策的支持。不過,北京避免公開在此問題上支持莫斯科。因為俄羅斯向烏克蘭挺進與中國外交政策的基石―不干涉他國內政相左。承認俄羅斯并吞克里米亞,等於會給新疆和西藏分離主義分子給予鼓舞。因此,北京不支持莫斯科,但也絕不批評。其實,中國選擇了棄權。這種立場為強化雙邊經濟合作打開了大門。

十字架報的另一個疑問是:“這次訪問能在俄國供應天然氣問題上達成協議嗎?”,這家報紙認為,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向中國供氣的談判已經進行了15年,最終目標是達成向中國年度供應380億立方米天然氣。這次有望簽署合同,但最大的問題仍然是價格問題。也許烏克蘭危機會迫使俄國在價格上讓步。

驚人的朗朗

朗朗開始做廣告!“‘驚人的朗朗’從肖邦到香水”,這是世界報一篇報道的題目。報道說,以時裝設計師之名為香水命名的,成百上千。還有各種各樣的名人:坐專機旅行的,演電影的,演電視的,唱歌的,還有運動健將,甚至賽車製造商,首飾商、皮包商、水晶商等等。現在可好,5月19號,首位鋼琴家也加入到這一行列,不是隨便的哪一位,而是朗朗。這一香水將於10月份在法國、德國和中國上市,這些國家有許多朗朗的欣賞者。不過,世界報最後評論說,“驚人的朗朗”也顯示,什麼都可以變成一個品牌,即使是鋼琴家也不例外。古典音樂會能幫助商人推銷更多的香水嗎?有嗅覺大師之稱、發明了“羅莎女子”香水的埃德蒙•魯德尼茲卡就為把香水融入音樂和美術系統奮鬥了一輩子,他要把香水提到與繪畫和音樂同等的地位,但他的努力至今沒有任何成功。

5月25日就是歐洲議會選舉,世界報的頭條突出地報道了這一主題,題目是:法國人民運動聯盟正承受著國民陣線的壓力。前者是法國傳統右派,後者是極右派。世界報報道說,民意調查顯示,極右翼的得票率上到了第一位,使得人民運動聯盟領袖非常擔心。他們警告自己的選民不要投“發泄票”。解放報的頭條則是“歐洲議會選舉:一場歐元戰爭”。提要說,歐元太強勢,致使歐洲大陸失去經濟優勢,能不能貶值?能不能走出禁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