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朱鎔基之子罕見放炮:我認為主要還是體制問題

——朱鎔基兒子為醫生鳴冤: 挂號5元 女士做頭幾百

海外挺習黨媒多維網/中國衛生部一組調查數據顯示,中國約有近半居民有病不就醫,29.6%的居民應住院而不住院。其中“看病難”,即挂號難、住院難、葯很貴、錢太多、醫生態度差等諸多原因導致老百姓談醫色變。近日,鮮於在媒體發聲的中國前任總理朱鎔基之子朱雲來,在香港媒體發表文章炮轟體制改革,稱中國看病難不是因為醫生不夠,而是體制錯了。

朱雲來在這篇文章中提到了一組數據,2012年中國醫療費總量佔GDP的5.3%,醫院佔了這其中的三分之一;中國200萬醫生加上助理醫師260萬,老百姓每年看病次數在60億人次到68億人次;醫院看病,藥費佔了所有費用的一半,葯實際收病人的價錢是葯成本費的10倍。

朱雲來在文章稱,看病難“最主要的還是體制問題”。近年來,“看病難,看病貴”已嚴重困擾著老百姓的正常生活。調研中揭示了“看病難”難在結構性失衡造成醫療資源過分集中在大城市、大醫院,使老百姓不能均衡享受到社會公共資源的福祉;“看病貴”貴在藥品和醫療機械生產流通秩序混亂,使醫院的逐利傾向愈演愈烈導致醫患矛盾突出。目前,“看病難”已引起中央高度重視並採取積極有效措施緩解“看病難,看病貴”,同時承諾“十二五”期間,把個人承擔看病費用比例減至30%,達到先進國際水平。

在諸多媒體的印象中,朱雲來大多很低調。據稱,朱鎔基於1998年出任總理後,曾經特意把兒女召集起來作出訓示,並且朱鎔基不鐘意子女從商或出國工作,所以其子朱雲來面對傳媒多以“沉默”應對。此外,朱雲來也一直很刻意避免外界的注意,連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推出的5周年紀念刊物,朱雲來也是唯一沒有刊出照片的高層。

鳳凰網全文摘錄如下:

關於醫改,我們現在講一系列概念,每個都有幾分道理,但是有幾個人講數字呢?中國到底有多大,中國的醫療到底有多少,中國的醫療費總量將近三萬億,不到GDP的5%,現在應該略高一點,2012年的數字是5.3%,醫院收到了其中三分之一的錢。兩百萬醫生加上助理醫師的話有兩百六十萬。那每年老百姓看了多少次病呢?差不多將近60億人次,68億人次,大概一個人曾經一年生過5次病,實際上醫生到底一年看了多少次病?不是看病難嗎,看病難顯然是醫生不夠,但是一算醫生平均每天看幾個病人?統計數據是7.2個。很多人不信,但這就是事實。

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我認為首先是醫生沒有激勵機制,醫務人員勞動很辛苦,人命關天,責任重大,但中國現在體質挂號費兩塊五,名義上五塊錢,看病挂號五塊錢貴嗎?女士做個頭還要幾百塊錢呢,這整個系統是錯誤的。我們過去也說糧食不夠吃,農民不種糧,結果來個激勵馬上糧食滿地都是,蔬菜滿大街都是,我們現在的公立醫院跟人民公社一樣,你反正出一天工,我給你記個工分,大家得一樣,你說我能看多少?我認為核心的第一條就是,我們的體系或整個資源實際上是偏多,我看這麼算來,至少多看幾個病人的話是不需要那麼多醫生的。

另外一個是我們的葯,葯是世衛組織給出來的,這些葯90%,95%以上都是有專利的,全都知道怎麼生產,也都非常重視實用有效,非常便宜,占我們現在葯價的十分之一而已。我們看病一半的錢花在葯上,我這個葯價下來50%,甚至90%,那我整個醫療費用就下來了。

這兩大塊是我們需要重新系統性來科學研究的,醫生看病的效果是可以提升的,看病能力還可以大大提升,但是你要給他提供薪水。葯價你要讓它回歸。

民營醫院現在的數量有一倍,跟公立差不多,但其實真正提供的能力就10%,甚至還有水分。我認為醫改的核心就是以現有的公立醫院為主題,公立醫院要充分發揮作用,最重要的是改革體制,把體制改對了,這樣符合社會管理,管理以後其他民營資本都歡迎。我認為最主要的還是體制問題。

資料圖:朱雲來

朱雲來簡介

朱雲來是前總理朱鎔基之子,1994年,朱雲來獲得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博士學位後轉向商業,在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的芝加哥分店任會計師。1996年到1998年,他在紐約的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公司擔任一名投資銀行僱員,開始了投資銀行家的生涯。

1998年加入中金公司,參與了中國石油首次公開發行的前期工作,主持領導了中國電信行動電話業務收購及增發、中國石化、中國鋁業、中國電信、中國網通、中國人壽、中國人保、國航、中國神華、中國建設銀行、東風汽車、招商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煤集團首次公開發行等項目,並參與領導了其他多個主要行業重組項目的研究開發工作。

曾被《財富》雜誌評為"2004年亞洲最具影響力的25位商界領袖"之一;2005年被《亞洲銀行家》雜誌授予"2005年投資銀行業亞洲銀行家傑出成就獎"。

朱雲來現任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海外挺習黨媒多維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