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中國官員為何熱衷「進京嫖娼」

日前,《法制晚報》報導,今年7月5日下午4時,北京警方在北京市東城區廣渠門外大街某小區7號樓1611號,將涉嫌介紹賣淫的龍某查獲。根據其交代,隨後,警方又在海淀區北京某大廈360號房間,將涉嫌嫖娼的河南省平頂山市寶豐縣警局經偵大隊大隊長李書躍查獲。李書躍於7月7日被處以行政拘留15天的處罰。

據稱,李書躍近日表示:「北京那邊(警方)不存在辦錯案不辦錯案的問題,現在我正在進行訴願。」

訴願結果如何,我們拭目以待。不過,很長一個時期以來,一些官員喜歡「進京嫖娼」,當是個不爭的事實。稍加盤點,我們不難發現,迄今為止,因「進京嫖娼」而當場被抓並被處理的官員,委實不少。

去年4月10日晚,有網友爆料:浙江省溫州市甌海區景山街道副主任邱某,帶領工作人員去北京公幹,嫖娼被抓,被依法收容教育6個月。該網友還稱,甌海方面曾試圖與北京警方溝通,欲低調處理,但遭拒。據報,邱某後被開除黨籍。

這是一起較早些的案例——2006年9月18日被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的原太原市委書記侯伍傑,曾於1996年3月(時任山西省委宣傳部長)利用在北京出差之機,找俄羅斯「小姐」嫖宿,結果被北京警方抓了個正著。一向牛氣沖天的侯伍傑還以為這是在山西太原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不僅不認錯,反而大發雷霆:「你們知道我是誰嗎?告訴你們,我兒子也在公安部門工作,他的官都比你們大!」

侯武傑「進京嫖娼」還有另外一個版本,據《三聯生活周刊》報導,侯武傑任陽泉市委書記期間,「進京嫖娼」自備資源,嫖的是陽泉電視台「不漂亮,但愛打扮」的女台長。侯伍傑被北京警方當場抓獲後,警方還曾通知山西方面到北京領人。

侯武傑在北京是犯過兩起花花事,還是一件事被以訛傳訛、張冠李戴待考,但其在北京與老婆之外的女性在床上被抓,基本上是確切無誤的。

還是一起較早些的案例——2009年12月,神華集團准格爾能源有限責任公司溫某、金某、劉某、馬某借到北京出差之機,集體嫖娼,被北京警方當場抓獲並被處以行政拘留。帶頭集體嫖娼的溫某是神華集團准格爾能源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兼紀委書記,金某是該公司工會主席,馬某是公司駐京辦主任,劉某是公司辦公室主任。據多位知情人講:「這4人合夥動用公款,在北京亞運村一酒店嫖娼,被北京警方當場抓獲。」後4人被所在單位開除黨籍。

以上所列,只是筆者搜集到的幾個案例。未進入筆者視野的「進京嫖娼」被抓官員以及被抓後「公關」見效而未被公開曝光的官員,想必還有不少。實際上,被抓現行、被媒體曝光的官員,與「進京嫖娼」而安然無恙的官員想比,按嫖娼被抓的概率計,應該算是九牛一毛。質言之,「進京嫖娼」的官員定然不在少數。

一些官員何以熱衷「進京嫖娼」?原因何在?概括而言,不外乎以下幾點。

其一,「進京嫖娼」的官員絕不會是「進京」才偶或為之,其在當地以及出差全國各地的任何一處,一定都偏好這一口,一定都會瘋狂為之。「進京嫖娼」不過是其狗走便道的習慣性做派而已。

或許,只是嫖娼被抓,還不足以構成令其供述既往嫖娼的經歷,被抓者也不會呆傻到被抓一次即竹筒倒豆子,把嫖娼經歷一五一十地說出來。但無論如何,其一般都為嫖娼老手。

若只是初犯,則其不可能有膽量在「天子腳下」,還是人生地不熟的北京進行嫖娼。官員無論大小,但凡涉事「小姐」,一定都會考慮到「安全」與否,考慮到是否會危及自己的烏紗帽。因小失大、因一時管不住下半身而令官位不保,大多數官員是不敢冒這個險的。只有嫖娼到自認為遊刃有餘、熟練到庖丁解牛的境地,方敢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大無畏姿態,勇敢地與暗娼上床的。

其二,熱衷「進京嫖娼」的官員,定然不會只有此一種特殊愛好,腐敗受賄、買官賣官等劣行,一定是同時具備的,一定是五毒俱全、無所不能的。「進京嫖娼」,只不過是劣行之一的自然流露。

我們注意到,一些官員「進京嫖娼」東窗事發,即便是構成了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其所在單位多以「開除黨籍」作為處理的結果。實際上,在某種程度上這未嘗不是放了當事人一馬——喜歡嫖娼,難道就沒有腐敗行為嗎?難道就不是個貪官嗎?這些自然而然的推論被忽視,當另有隱情。

若是有真正負責任的態度,則這些官員所在地、單位有必要以官員「進京嫖娼」被抓為線索,深入挖掘,力求一攬子解決問題,而不只是「開除黨籍」了事。

其三,「進京嫖娼」對於一些行為不檢點的官員來說,當有一種特殊的情結,甚或說,是一種頗有幾分「莊重」的事情。北京作為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外地官員對於「進京」,都是有或多或少「神聖」情懷的。「京嫖」「京雞」對於一些官員來說,定然也會附帶沾染一些「莊重」「神聖」色彩的。

及至爬上暗娼的身體,這些官員一定會不乏珍惜地想到:這可是「京嫖」啊!這可是「京雞」啊!這是何等至高的境界、檔次和享受!加之有作為自己人的駐京辦的掩護、照應,裡應外合,狼狽成奸,更是令這些官員肆無忌憚、膽大妄為。

並且,不排除「跑部進京」與「進京嫖娼」互為主次,甚至後者成為前者大功告成的方式和手段。如此,「進京嫖娼」更是多出了一些公然行賄的特點。這一切,當然是由公款買單,且會是公款買大單。若此,則危害性無疑更大。

對於北京警方來說,對「進京嫖娼」的官員窮追猛打、絕不手軟是必須的。但與此同時,也應著力、儘快淨化環境,不能任娼妓盛行,令有此愛好的一些進京官員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得手。抓外地官員「進京嫖娼」現行固然痛快,讓一些官員「進京」無娼可嫖,釜底抽薪,這方為解決問題的上策。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祝振強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4/1017/4591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