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生態 > 正文

不堪設想 「藏木水電站對中國人影響遠超印度」

——「藏木水電站對中國人的影響遠超印度」

水利工程專家王維洛:具體影響是在缺水時增加爭水的矛盾,發生洪災時增加洪水的威脅。這種影響可能不堪設想。它可能會改變上游地區的降水,加速西藏高原升溫。國際科學家將地球升溫兩度視為地球生存極限,而西藏高原在最近50年內升溫已超過兩度,高於世界其他地方。而大壩的建成很可能加速這一現狀

中國在雅魯藏布江幹流上建設的首座大型水電站——藏木水電站首台機組正式投產發電。就在官方列出各種好處以及印度表達擔憂的同時,旅德水利工程專家王維洛更加擔心其對中國人的影響。

據中國官媒新華網報道,11月23日,歷時近8年、總投資96億元的藏木水電站首台機組正式投產發電。這是中國在雅魯藏布江幹流上建設的第一座大型水電站,6台機組總裝機容量51萬千瓦。

報道還介紹,藏木水電站位於海拔3300米以上的雅魯藏布江中游、山南地區加查縣境內,由中國華能集團公司投資、建設和運營,設計年發電量25億千瓦時,是西藏第一座大型水電站。該電站第二台機組將於下月中旬發電,6台機組明年全部投產發電。

中國國家電網西藏電力有限公司董事長劉曉明向新華網記者表示:"藏木水電站的投產,將從根本上解決藏中電網的供電難題,特別是在眼下冬季缺電的當口,無疑是雪中送炭。"

生活在德國的國際水資源問題、水利工程專家王維洛就此指出,西藏其實並不缺電,而且開放西藏的太陽能和地熱資源應該優先於開放西藏的水力資源。他提醒說,目前中國的科學家就雅魯藏布江上的大壩對上游的影響認識不足,這種影響可能不堪設想。它可能會改變上游地區的降水,加速西藏高原升溫。

王維洛繼續向德國之聲解釋,國際科學家將地球升溫兩度視為地球生存極限,而西藏高原在最近50年內升溫已超過兩度,高於世界其他地方。而大壩的建成很可能加速這一現狀,例如,三峽大壩並沒有專家所說的"冬暖夏涼"的功能,反而讓重慶地區的溫度繼續上升。

"印度可以發聲,中國人不可以"

西藏高原在最近50年內升溫已超過兩度

發源於青藏高原的雅魯藏布江流經中國、印度和孟加拉三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跨界河流之一,進入印度後,被稱布拉馬普特拉河(Brahmaputra)。印度東北部的一些偏遠地區依舊依賴農業,布拉馬普特拉河是其生命線,因此印度之前就表達了對水壩工程的擔憂。

去年中國媒體報道稱,該國將在雅魯藏布江上新建造三座大壩後,印度外長鬍爾希德(Salman Khurshid)隨即敦促中國"不得在上游進行任何有損下游利益的活動"。

然而,胡爾希德的前任克里希納(S.M. Krishna)曾於2011年表示:"根據我們自己的資料,我們已經確定,中國正在建造的徑流式水電站項目,沒有蓄水,不會對下游的印度地區帶來不利影響。"

印度外交部發言人艾克巴魯丁(Syed Akbaruddin)本周一則宣布,新德里知道大壩建成的消息。"中國人告訴我們,我們將不會受到牽連。"

王維洛指出,徑流式水電站確實對下游影響不大,但是目前投產的藏木水電站是一座混凝土的重力壩,而且高度相當高,作為首座雅魯藏布江上的首座大型攔水大壩對下游肯定會有影響。加上另外兩座也將建成。具體影響是在缺水時增加爭水的矛盾,發生洪災時增加洪水的威脅。

在王維洛看來,藏木水電站對西藏本身的影響遠遠超過對印度的影響,而青藏高原不僅是印度馬普特拉河的發源地,也是中國長江、黃河、瀾滄江和怒江等大江大河的發源地。因此"其對中國人的影響遠遠超過印度的影響,只是印度可以發聲,中國人不可以。"

國際比較

三峽大壩對自然和人類的影響已逐漸顯而易見

另有批評人士指出,中國在瀾滄江上修建水壩造成下游湄公河水量減少和引發突發洪水。中國方面否定了這一指責。當被記者問及,中方是否會考慮印度、孟加拉等下游國家的關切時,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4日表示,中方對跨境河流開發利用一貫持負責任態度,實行開發與保護並舉的政策,會充分考慮對下游地區的影響。規劃中的有關電站不會影響下游地區的防洪及生態。

王維洛還介紹,亞洲地區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沒有多國就同一條河流達成國際用水協議的地區。他舉歐洲流經多國的萊茵河為例,因為有國際用水協議,所以各國並不可以任意建壩,例如,德國境內也有峽谷窄、水流快、水力資源豐富的地方,但是德國並沒有建造水電站,而且德國還掀起讓河流回到自然狀態的運動。"而隨著藏木水電站的建成,中國已經沒有一條沒有水壩的大河,這種人為活動對自然環境的巨大改變,對於生態環境將造成相應的影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德國之聲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