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朱令案中 協和醫院的角色也不光彩

到今年秋天,朱令就要年滿40歲了,多少閃亮的青春已逝,真相如今又在何方?

4月,音樂人高曉松談及朱令案時的感慨,頗讓人回味:「因為人在國外,對朱令案不太瞭解。昨仔細問了留校任教的師弟,對學校的做法感到羞憤!在滿朝奸佞的時代,清華不能獨善其身,無地自容。」

當實際上,協和醫院在朱令生病過程中扮演的角色也有不光彩之處,其所採取的一系列治療措施亦受到詬病,比如前文提及的給醫院鉈中毒的翻譯資料等沒受到理睬等。

協和醫院在朱令生病過程中扮演的角色也有不光彩之處。

互聯網上還有爆料稱:

【1995年3月,朱令因「怪病」入住協和醫院,當時請了國內最頂級的專家進行會診。包括曹啟龍(301醫院專門為中央首長服務的神經內科專家)、朱聯庸(康復醫院專家)、張壽林,以及李舜偉。這個圈子很小,會診後也沒有什麼結果。由於在詢問了清華大學後被告之朱令無接觸鉈的可能性,所以專家們首先排除了鉈中毒,此前又已經在同仁醫院排除了其他重金屬中毒的可能,所以,朱令被作為特殊案例,留院觀察。其實,一開始協和並不想收治朱令,之所以後來同意接收,據李舜偉自己講,是因為她的「病情太奇怪了」。但是,馬上住院不行,因為他們只收治昏迷的,而朱令當初進來時還是清醒的,所以在走廊上等了好幾天才被收治。由於找不到病因,朱家求助美國大使館的醫生John Aldis,請他幫助找國外的醫生看看,但是Aldis向李舜偉要朱令的病例資料卻遭拒(John Aldis與協和醫院關係一向非常好,卻因朱令案從此交惡)。後來有人問李舜偉,當年為什麼要拒絕John Aldis,李的回答是此事「太政治了」。

1995年4月底,在陳震陽夫婦的幫助下,朱令得以被確診為鉈中毒。瞬間,所有的專家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從此不再過問朱令的病情。據朱家分析,是因為「怪病」已經得到答案,就沒有跟蹤觀察的必要,「醫學研究」已經沒有意義了。

1995年6月8日,ICU醫生看到朱令已經不行了,就把她轉到神經內科,分配一個非常年輕的醫生來管朱令。那時的朱令全身插滿了管子,發高燒,昏迷不醒。到了8、9月份,協和醫院覺得她已經失去了醫學研究的價值,竟然催促朱家趕緊辦理出院手續。並且院方還主動替他們家聯繫海軍醫院,讓朱令轉院去那裡做高壓氧艙(海軍的高壓氧艙比其他醫院要好)。11月份,海軍醫院的醫生來協和對朱令進行會診,同意她轉入海軍醫院。當時,朱令瘦到「肚皮都已經貼到後嵴梁骨了」,由大舅抱著送到轉院的車上。

協和醫院曾把朱令的氣管切開,進行插管,傷口被磨得發炎卻沒人管,後來海軍醫院的醫生幫朱令把傷口封上了,慢慢就自己合上了。

由於毒源的特殊性和診斷過程的專業性,由於協和與清華關係的特殊性,專家們不可能站出來證明清華有責任,也不可能站出來證明協和醫院以及他們自己有責任。其他水平不如他們,也未參與會診的專家們就更無資格證明這些頂級專家的醫療責任。】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明鏡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