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抗戰70周年:以抹黑張靈甫拉開序幕

中國抗戰即使從1937年算,也打了整整八年,是二戰中歷時最長、最慘烈、最艱辛的,卻由於人們心照不宣的原因,少有像樣的影視作品。如果尊重那段歷史,徐焰不應該指責「滿天飛」,而應該要求拍出能真正反映中國抗戰的好片。但他借一個不著調問題發難,大有鼓噪對熒屏進行清理,重新雪藏那段歷史的意味。抗戰勝利70周年,觸痛一些人病態敏感的神經,竟然以對抗戰將領的討伐拉開序幕,開端竟如此不堪。

國民黨抗日名將張靈甫

一直以來,二戰和抗戰勝利紀念日是一個諱莫如深日子,每逢十年的紀念日,除中國之外的戰勝國無不隆重紀念。就連在希特勒鐵蹄下淪陷了的法國,也因為有在英國的流亡政府領導法國抵抗運動,戰後每五年一小慶十年一大慶,從未拉下過。但身為反法西斯戰爭四大戰勝國之一的中國,年年冷淡這個日子,民間熱情無處置放。60周年紀念來臨之前頭一年,各界躍躍欲試,籌備了包括學術討論、大小型演講、出版等在內很多活動,我認識的出版界朋友就在積極組織選題。不料,禁令下來,相關活動統統被叫停。於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和中國抗戰勝利60周年紀念日,我們這個戰勝國又在不尷不尬中度過。終於,去年官方宣布要在今年舉行隆重紀念。雖然對官方宣布跟蘇聯聯合舉辦二戰勝利紀念,感覺怪怪的,但不管怎樣,正視就好!

我國將怎樣紀念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和中國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關心這段歷史、珍惜這份歷史榮耀的人士可能有過各式各樣的猜測、設想,但恐怕想像力再豐富的人也不會估計到,2015年開年,抗戰這個主題竟以大眾網一篇“張靈甫是抗日名將嗎?”和徐焰的文章“將張靈甫抬高為‘抗戰名將’是‘項莊舞劍’”來呈現。

除官方網站和徐焰文章,還有一批聞風而動的人以“歷史虛無主義”為題開研討會,內容之一也是張靈甫。研討成果尚未發布,但從發在微博上的研討會圖片和主題介紹,要說什麼,明眼人一看便知。不過看到圖片不免產生點題外聯想:去年十幾位學人、律師在微博發一張研討會圖片,後果很嚴重,十幾人個個涉嫌尋釁滋事,這些關在屋子裡對社會“尋釁滋事”的人士輕則被傳訊,重則被抓被捕,有的至今未得自由身。這回呢?我很好奇!

官媒、軍界和一些文人配合很默契。大眾網和徐焰那兩篇文章,很多官網跟進,轉發在很顯要位置,儼然在掀起又一場輿論風暴。(阿波羅網編者註:徐焰,中共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教授,少將軍銜,軍事史專家,軍事學碩士,博士研究生導師。中共國防大學軍事歷史學科帶頭人。中國軍事科學學會歷史分會副秘書長

兩篇文章從題目、內容到風格都很接近。完全是“揭黑”張靈甫的架勢。

揭什麼?一揭“抗日名將”名聲為虛;二揭張靈甫的人品,徐焰說他“品德之差喪失了正常人的底線”。

“是抗日名將嗎?”——這是個無意義的問題。

作為軍人,張靈甫是不是抗日,完全可以根據事實做“是”或“不是”的判斷。但是不是名將,卻見仁見智,不一定有共識。借是不是“名將”對一位抗戰將領發難,是在攻擊社會道德底線,而抓張靈甫私生活中有爭議的一面下“品德之差喪失了正常人的底線”結論,令人吃驚:徐焰也不怕被打嘴巴:他們奉為偉人的,私德公德堪提嗎?而他本人,用這樣的語言攻擊一位抗日將領,他有正常人的底線?

外戰、內戰,孰輕孰重?

說張靈甫“品德之差喪失了正常人的底線”。然而,在民族危亡之際,一直在戰場跟入侵者拼殺,張靈甫就大節不虧。但從沒上過戰場、沒有迎擊過外敵的徐焰卻把整個抗戰期間都在跟日軍戰鬥的張靈甫同早年刺殺攝政王、後來降日的汪精衛相提並論,指責有人“抓住張靈甫參加抗戰這一點便一味吹捧”。“這一點”三個字把這位軍人對“參加抗戰”的輕蔑和不屑,暴露無遺;因為後來的內戰而一味貶低張靈甫,既暴露出徐焰以黨派立場和成王敗寇價值觀對內戰雙方做正義與非正義定性,還暴露了在他心目中,那場內戰重於抗擊侵略者的戰爭。無論給他看重的那場內戰賦予怎樣的光環,這樣的戰爭價值排序出自一個有將軍頭銜的軍人,對國對民都是挺可怕的不祥之音!

誰在“項莊舞劍”?

徐焰指“將張靈甫抬高為‘抗戰名將’是‘項莊舞劍’”。然而,思想和價值多元時代,有人推崇張靈甫,不管對他的推崇中有沒有包含其他想法,都有存在權利,而無人有權干預。有些人是“張粉”或“國粉”跟另一些人是其他什麼“粉”一樣,屬於各自的情感、價值傾向,也是他人或什麼機構無權置喙的。然而徐焰一個“項莊舞劍”,就把推崇者往陰謀論靠,在中國,誰如果被官方視為“項莊舞劍”,是要付代價的。徐文還把所謂有人“抬高”張靈甫,延伸到指責“電視屏幕也是‘國軍抗戰劇’滿天飛”。然而“滿天飛”之說主觀色彩太強,再說,這類劇是不是“滿天飛”,又是個不著調問題。如果是個嚴肅的研究者,該問的是:這類劇是不是符合抗戰史實——考慮到我國的廣電管制,這個問題可退而求其次:是不是“接近抗戰史實”?如果接近史實,抗戰影視“滿天飛”不好嗎?中國抗戰即使從1937年算,也打了整整八年,是二戰中歷時最長、最慘烈、最艱辛的,卻由於人們心照不宣的原因,少有像樣的影視作品。如果尊重那段歷史,徐焰不應該指責“滿天飛”,而應該要求拍出能真正反映中國抗戰的好片。但他借一個不著調問題發難,大有鼓噪對熒屏進行清理,重新雪藏那段歷史的意味。

抗戰勝利70周年,觸痛一些人病態敏感的神經,竟然以對抗戰將領的討伐拉開序幕,開端竟如此不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