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軍委五連炮 轟向軍老虎

羊年過年長假過後第一天上班,中央軍委、總政治部就一次性公布了五個文件。包括《關於加強新形勢下選人用人工作監督的意見》、《軍隊領導幹部秘書管理規定》、《關於嚴格落實軍隊幹部任職迴避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軍隊後備幹部工作規定》、《作戰部隊指揮軍官任職資格規定》。在軍隊打虎的大背景之下,這些文件指向性十足,堪稱刀刀見血。

按照官方的闡述,這五個文件分別是針對五個問題,即「對構建選人用人工作監督體系提出思路舉措;對領導幹部秘書選拔配備和教育管理監督等作出明確規範;對領導幹部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嚴格任職迴避作出具體規定;對後備幹部遴選條件、數量結構、選拔培養和動態管理等加以調整完善,對作戰部隊指揮軍官任職年限、任職經歷、專業資質、任職培訓等作出明確規定」。

其中,第一個「對」,是「對構建選人用人工作監督體系提出思路舉措」。去年習近平拿下了徐才厚,創下了解放軍反腐史的新紀錄。在徐才厚任職總政治部、中央軍委的十餘年間,執掌政工大權特別是幹部人事大權,軍隊跑官要官、賣官鬻爵之風達到前所未有的溷亂局面。幾乎是明碼標價,想陞官必送錢。當然,這並非徐才厚個人的獨創做法,徐權力再大,也無法壟斷全軍幹部升遷。軍內大佬,各管一攤。利用手中掌握的幹部選拔大權撈金,幾乎是具有相當普遍性的問題。此次出台規範「選人用人工作監督」的文件,可算亡羊補牢。

而五項規定中,最醒目、最重要也最顯示鋒芒所指的兩個詞,就是「秘書」和「親屬」。中國如今的貪腐大桉,幾乎唯一例外都是團伙式腐敗、集團式腐敗、「全家腐」。秘書與首長,本身就是僕從關係,是榮辱與共的利益集團。首長大權在握,秘書可呼風喚雨;首長一朝垮台,秘書則往往首先被拿來開刀祭旗。周永康倒台,郭永祥、冀文林、余剛、談紅等幾位大小秘書就被悉數拿下。高官親屬更是紛紛佔到腐敗第一線,妻兒、兄弟、親家、七大姑八大姨齊上陣,周永康家族、令計劃家族、蘇榮家族,概莫能外。

這是集權腐敗政治的頑疾。政界如此,軍界也如此。軍隊內部,徐才厚如此,郭伯雄也如此。徐才厚落馬之後,其秘書、曾任總政治部秘書長、濟南軍區政治部主任的張貢獻也被查辦,至今未公開桉情。另一秘書齊長明被從北京軍區副參謀長調至蘭州軍區副參謀長,調虎離山的發配意味明顯。與徐才厚一起執掌軍隊十年的另一軍頭郭伯雄也面臨同樣困局,其擔任軍委副主席時大秘書劉志剛從北京軍區副司令員調任濟南軍區副司令員,這與齊長明的方式如出一轍;另一秘書張福基從47集團軍政委調任蘭州軍區政治部副主任,也是由一線要職平調二線閑差。

徐才厚案發,其妻子、女兒一同被抓,徐女之前被安排在總政治部聯絡部,不過只是掛名而已,斂財、洗錢才是「本職」。郭伯雄如今處境亦如坐針氈,兒子郭正鋼從浙江省軍區副政委、少將崗位上被帶走調查。這幾年,許多軍內大佬的親屬在軍界、政壇擔任要職。軍界,除徐、郭之外,國防部長常萬全弟弟常萬琦任新疆軍區摩步師師長;原總後勤部部長廖錫龍弟弟廖錫俊任貴州省軍區副司令員、兒子廖永紅任第14集團軍某師師長等等。政界,如郭伯雄弟弟郭伯權現任陝西省民政廳廳長;原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兒子李磊曾任雲南省省長助理、德宏州委書記,是全國第一位「70後」省領導。

再如郭正鋼這樣,「70後」年紀輕輕,就升遷到少將、副軍級,說其是靠「拼爹」恐怕並不過分。說白了就是公器私用,以權謀私。此次中央軍委專門出台文件規範領導幹部親屬、親信任職問題,也是欲借反腐打虎來撥亂反正,大破大立。預計今後像郭正鋼式的「封妻蔭子」,不能說杜絕,至少不會像在胡時代那樣明目張胆、為所欲為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香港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