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投書 > 正文

余暢:中國,已進入人人互害模式

作者:

農民種菜,為了提高產量,施化肥、噴灑農藥,自己不吃,只賣給別人。他心想:「菜有毒,我吃肉。」

農民養殖,添加激素,自己不吃,賣給別人。他心想:「肉有害,我吃菜。」

食品加工者——腐乳、榨菜、鮮辣醬添加蘇丹紅,加工者說:「我知道這個害處多大,不吃。」

奶粉、乳製品里有三聚氰胺,加工者說:「這個有毒,我不吃。」

餐館用的是地溝油,老闆員工說:「這吃了不好,我不吃自家飯菜。我吃別家的。」

大米添加白蠟,加工者說:「白蠟是不能食用的,大米我不吃,我吃別的穀物。」

如果農民種的不能吃,養的不能吃,食品加工者加工出來的東西不能吃。大家可以自耕自種,自給自足嗎?不可能。

有毒的食品誰吃掉了呢?醫生、工人、服裝生產者……甚至還有他們自己。

服裝生產加工行業者:「我不穿自己做的衣服,我買別人生產的」

服裝生產者說:「我生產的服裝添加了甲醛、PH值、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雖然甲醛能夠賦予紡織品放縮、抗皺、免燙、易去污的功能,PH值在弱酸範圍內有利於保護皮膚,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可用於染色、印花和著色。」

但是甲醛對人體的呼吸道和皮膚有強烈的刺激,易引發呼吸道炎症和皮膚炎。PH值呈強酸性或弱鹼性,容易刺激皮膚,造成皮膚瘙癢。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分解產生20多種致癌芳香胺。

所以,服裝生產者說:「自己生產的有問題的服裝自己不穿,賣給別人。我只穿安全的或者符合國家安全標準的服裝。」

問題衣服雖然只是穿在身上,不是吃進口裡,也可能致病致癌的。那麼有害的服裝穿在誰的身上呢?農民、食品加工者、醫生、工人……都有可能。

建築開發行業者:「我要為自己建造一所堅實的房子,我不走我修過的橋,建過的路。我把豆腐渣房賣給別人。」

開發商拿下工程,一部分的錢用於打點,一部分錢要用來盈利,剩下的才是建築資本,偷工減料在所難免。結果,橋塌了;房倒了;路斷了。

開發商說:「我要為自己建造一所堅實的房子,我不走我修過的橋,建過的路。我把豆腐渣房賣給別人。」

這些房子誰在住,路誰在走,橋誰在過?農民、工人、醫生、食品加工者……都有可能。

醫療行業人員:「我自己很少打點滴、不使用抗生素、不用高價藥、不過度檢查,只把這些開給病人。」

醫生想:「過度打點滴降低人體免疫力、損傷肝腎等器官、導致人體菌群失調、可能造成人體不良反應。」

但是為了能夠多賺錢醫生要給病人打點滴、使用抗生素、使用高價藥、進行不必要的全身檢查。他們自己很少打點滴、不使用抗生素、不用高價藥、不過度檢查,他們只把這些開給病人。

當今中國絕大多數醫院只追求經濟效益,把病人當搖錢樹。那麼誰在被醫生擺布?農民、工人、開發商、食品加工者……都有可能。

當這些不同行業的人自以為占了別人便宜的時候,其實自己也在被人占著便宜,到最後,不但誰也占不了便宜,反而在互相傷害。事實上,當今中國已經進入互害模式。在這個互害生態鏈中的每個人,無論你從事什麼行業、地位高低、年齡大小,都逃不脫傷害和被傷害。」

造成這種現象,歸根究底,是中國傳統道德觀被徹底顛覆和毀掉,最後結果是害人亦害己!而這種傷害誰也逃不脫!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5/0518/557767.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