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郭文貴一招捏住王岐山的xx?誰如此下流惡毒

——姜維平: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貴

姜維平:不是郭文貴抓住了老王的睾丸,而恰恰相反,因為老王的氣勢前所未有,他所用的是黨國的力量,而郭文貴所持的不過是失去權勢的一段遊絲。阿波羅網編者註:源起是被指江系的博訊網發獨家消息,文中非常惡毒的說,郭文貴一招相當於直接捏住了王岐山的睾丸。博訊還曾一天發3個獨家頭條對準胡舒立和王岐山;要求胡舒立澄清"私生子是否和王岐山有關?";這3個頭條後被博訊刪除。

姜維平: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貴

近日,海外媒體報道說,因涉及中國國安部前副部長馬建案及其它重大經濟案被中共追緝,目前正躲在美國的中國股市“政泉系”實際掌控人郭文貴,曾試圖找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求其為他向中南海高層說清,懇請中共“放郭一馬”。基辛格辦公室人員稱,他們確實收到郭文貴的請求,但經過考慮,未如其所願。這一消息,透露了中國商界“獵權高手”郭文貴的最新動向,自從3月29日,隔洋與胡舒立公開叫號之後,郭文貴再也沒有露面發聲,象放了一個響屁般地滑稽,郭文貴“大隱隱於市”吧。

如果你到過北京的盤古大觀或看過網路上的圖片,很難想像一個“大字不識一籮筐”的山東農民,能夠獨闖鄭州和北京,靠官商勾結和巧捏權力的睾丸而幾步登天,在北京建起5棟大樓,首創“空中四合院”,賄賂中南海大佬和國安部副部長馬建,把中共官場攪得風生水起,總之,他聚斂近百億資產並因政治的場景轉換而失勢以至流亡,充份說明了官商緊密勾兌的結果:當權勢的大傘破裂,商人的身家性命躲不過狂風暴雨,而一切的來臨未必沒有怔兆。

但每個人的思想性格和學有專長都不同,較之其他商界同僚,郭文貴有自己的獨到之處,然而在預測官場裂變方面,智商卻太低。當他一文不名,腳上穿著膠鞋之際,他的楞角分明的臉上有兩個酒窩,如同美女的甜笑能迷住男人一樣,他善於用最美的詞句,撥動商場和官場“大姐們”的心弦,從港商夏平到商務部的老處女吳儀,郭文貴總是在最需要“女人緣”的時候,能把女人的魅力和實效用盡,有人說他既會利用女色玩死男人,又善於利用自己的“小鮮肉”纏住大姐,無疑地,假如這一套搬到北美,就寸步難行,這說明中國的政體和官商勾結的現狀才能他左右逢源的根本原因。

就郭文貴跑到美國後的一次罵戰而言,他首次發聲就撕裂了咽喉,他的跌跌撞撞的腳步還沒站穩,就摔了一個大跟頭,他以為發表一封鬥氣和造謠的公開信,就大功告成,但忽略了美國的法治精神,人們雖有言論自由,但碰上誹謗的官司也相當麻煩,現在,對郭文貴來說,抓住他所編造的有關胡舒立的小故事,控告他沒問題,但卻找不到人影,這位在北京既有豪宅,又有摩天大樓的老闆,卻要藏身於美國的某一公寓里,驚慌失措地隱身,不能不說是一個笑料。發揮同樣的“黨國思維”,郭文貴出了麻煩不是找“法”而是找“人”,就偏離了美國的“軌道”,他把自救的希望寄托在官員身上,和靠造謠與詆毀解套一樣可笑。所不同的是,這回是美國的“大官”,即過去的國務卿基辛格。

海外媒體報道說,郭文貴曾打著民間外交旗號在美國活動,實際在為國安部做事,與眾多美國政要相熟。(這一點,他在公開信里也承認)早些時候基辛格在北京,習近平親自接見,讚賞基辛格數十年來為推動中美關係發展作出的重要貢獻,表明基辛格的確吃得開,他另一個公開身份是摩根大通集團國際委員會成員,多次代表華爾街與北京主管金融的高層溝通,因此也與王岐山稔熟。他偶爾也會參與到一些涉及中美關係的危機公關的處置當中,因為雙方都認他的臉面。也許正因如此,郭文貴抑或是郭后面的高人,找上了基辛格。

實際上,郭文貴不過是馬建的“線人”,就像賴昌星當年聲稱自己是國安特工一樣,確曾神秘和風光了幾年,但因靠山倒塌而成了後娘養的,“爹爹不親,奶奶不愛”,如今,跟隨郭的幕僚除了北京某區法院的一個前法官,就是他的侄子,如此的智出其人,有什麼好點子能自救呢?依我看,出來伊始“大音希聲”最好,像“小令子”的哥哥令完成那樣,沉默比噪動更有力量,但可惜他對胡舒立的強音詆毀失策了,他敗得一塌糊塗,一倒不可收拾,而尋找“救命稻草”基辛格,更是傻逼一個。

正如海外媒體表述的那樣,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1971年訪問中國大陸率先打破了中美關係堅冰,自此他也成了中共官方的老朋友,成了每一屆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座上賓,被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地位堪比剛去世不久的李光耀。基辛格在納粹時期移民到美國並加入美國國籍的,他的背後既代表著美國政界利益,也代表著美國猶太人利益,他是美國猶太人和政界最重要的橋樑。但他畢竟走入歷史,如今的影響力日漸勢微,而且他致命的弱點是過於看重金錢,他2011年7月,之所以去重慶為薄熙來公開站台,就是銅臭熏暈了他的頭腦。

這一人生軌跡盡顯於他的履歷,海外媒體說,1977年,基辛格辭去公職,很快被投行聘為高級諮詢顧問。甚至還一度被招至美國著名戰略研究機構蘭德(Rand)公司旗下。然而他發現,這些角色不怎麼適合他。1982年,基辛格決定自己做老闆,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諮詢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 Inc.(簡稱KAI)並擔任董事長。由於基辛格的名字在中美兩國政治關係中具有符號性意義,他很快便在商業領域發揮自己獨特的影響力。例如最早投資中國的美國PC製造商惠普,就是基辛格推動的結果。

無疑,郭文貴自己是商家奇才,應當知道已是商人的基辛格不可能現在雪中送炭,何況涉及司法的大事,中共領導人是最敏感的,他們最忌諱的就是外國人對中國法院的判決指手劃腳,而且,郭的後台是曾慶紅,而王歧山反腐打老虎的終極目標就是“江派大佬”,海外媒體概括得好:消息人士告訴本社,基辛格多年來遊走於中美兩邊做說客,初時是政治目的,後來越來越經濟化,而且獲利頗豐。如今,郭文貴在馬建案發時,跑到香港拋掉持有的“數字王國”股票,套現了8000萬港幣,加上以前的款項不過幾個億,又不能遙控北京的盤古大觀,他應當知道:這些固定資產留在中國,已經改換了姓名。那麼,他有多少錢餵飽基辛格的大肚皮?

不過,正如老郭誤判形勢一樣,不太了解中國的海外媒體說,此時正是傳聞王岐山反腐受阻之機。郭文貴雖傳涉案被追緝,但中共的獵狐行動看來也並未將郭列入名單之內。有人說,郭爆與王岐山關係密切的財新總編輯胡舒立有私生子,這一招相當於直接捏住了王岐山的睾丸。有輩分頗高的“老朋友”基辛格作為說客,王或許就此借坡下驢,輕輕放下。其實,這是不可能的,除非王歧山的對立派反攻倒算得手,就王一貫的思想性格和目前政局而言,不把郭的名字放在追逃名單里,是不到火候。

總之,不是郭文貴抓住了老王的睾丸,而恰恰相反,因為老王的氣勢前所未有,他所用的是黨國的力量,而郭文貴所持的不過是失去權勢的一段遊絲,試想,求情都找到了基辛格,可見他是多麼緊張而落魄,還吹牛撒謊要隨時回北京與胡舒立對質呢,這不是痴人說夢嗎?所以,“此地無銀三百兩”成了郭文貴自救的又一雕蟲小技,海外媒體報道說,據本社獲得的消息,郭文貴疑離開美國,暫居英國。這等於描述了一副興趣盎然的畫面,一個藏身石頭下的螃蟹,對趕海的人手說,我不在這裡,你不要來抓我呀,但他不知道,“老王”不僅火眼金睛,而且眾多耳目早對“小郭”如影隨形。既然緊緊盯住了他,就會依據美國的法律拘捕和遣返他,或就地起訴他,這就像男人摸睾丸一樣容易。

2015年6月30日於多倫多大學。


阿波羅網編者註:你可能奇怪這文章中的4次睾丸從何而來從何說起?源起是被指江系的博訊網發獨家消息郭文貴求基辛格為其說情。博訊此文中非常惡毒的說,郭文貴一招相當於直接捏住了王岐山的睾丸。原文是:此時,正是傳聞王岐山反腐受阻之機。郭文貴揭露胡舒立有私生子一事已無下文,獵狐行動看來也並未將郭文貴列入名單之內。有人說,他這一招相當於直接捏住了王岐山的睾丸。

博訊此文中的並沒有提供有人說是什麼人說。

阿波羅網此前報道博訊也曾一天發三個獨家頭條;對準胡舒立和王岐山;要求胡舒立澄清"私生子是否和王岐山有關?";這3個頭條後被博訊刪除。

博訊說郭文貴一招相當於直接捏住了王岐山的睾丸,截圖如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