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高幹病房裡有多少驚人秘密?

北京301解放軍總醫院特需病房(網路圖片)

吉林大學第一醫院豪華幹部病房正式營運了!耗資4億8千萬!建築面積5.6萬平米!設省級、副省級、廳級、局級床位257張!內部配置全是國際頂級進口設備!護士年輕貌美提供“全方位立體服務”!網友們說:“官員領導們日理萬機,需好好調養,他們為了今天的“”幸福”付出了青春年華,只有好好享受靜養,以後才能更好的“為人民服務”?

中國政府投入的醫療費用中,80%是為了850萬以局廳級以上黨政幹部為主的群體服務的(中科院調查報告);另據監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國黨政部門有200萬名各級幹部長期請病假,其中有40萬名幹部長期佔據了幹部病房、幹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開支約為500億元。。僅有的醫療衛生資源,也向幹部公務員群體過度傾斜,給葯的“分級制度”,對參加醫療保險的人群,也耍按照他們的政治地位、社會地位劃分等級,級別越高的,得到的醫療服務質量越高,藥品供應也耍越好,而老百姓就連基本的醫療都難以保證!

全國黨政部門有200萬名廳局級以上幹部長期代薪請病假,其中有40萬名廳局級以上幹部長期佔據了各大醫學院單間病房和幹部病房、休養院招待所、度假村,豪華病房堪比酒店供領導療養享用…。一年開支約為500多億元,醫改醫療費用中,80%被其佔據了!

當初鄰居某局長的侄女小箐報職業學校時,局長叔父要她選高級護士專業。眾人問為什麼,局長叔父笑道:“現在讀書不能盲目,有啥就業渠道就選學哪門專業”。

兩年學業完成後,局長叔父找了她在三甲醫院當院長的老同學,把小箐分到了高幹病房。

近幾年,醫院為創收設立了VIP病房區,服務對象主要是兩類人群:一類是在職或退休的官員領導幹部,一類是有錢有勢的大老闆,另外。這裡環境優雅,設備齊全,開有單間,勝於五星賓館,醫療設施和生活用品高檔優質。實際上,這裡主要做後期治療,主要是娛樂療養生息。小箐問為什麼把她安排在高幹病房,局長叔父笑著說,這個以後你會慢慢地就會知道了。

高幹病房實行一對一的特別服務,小箐做得很到位,隨叫隨到,周到體貼。官員們對這個細心、說話柔和的美女小護士產生了好感,沒事時總願和她聊天,問些工作和家庭情況。有的領導出院時,夫人們還隨手把消耗不了的高檔禮物食品送給她,這裡的市局級別的高幹病房費用高昂的,一旦進入生命維持系統,一天的費用是20多萬,一年就是7000多萬。國家投入醫保費用和醫療資源大部分被金字塔頂端用掉了,用在老百姓身上已是廖瘳無幾了,所以全民醫保改了十多年還是遙遙無期……!。

小箐轉正後,她弟弟生活也開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小箐照顧過的一位市政府領導聽說後,心生同情,就在病床上打了幾個電話,小弟當上了政府機關的通信員,風吹不著太陽曬不到,每月穩穩噹噹地拿二—三千多元的工資。還有個領導跟下屬打招呼,幫弟媳在服裝市場弄了個固定攤位,稅費減免,月竟剩2—3萬元,還是官員的話值錢哪。

我再去小箐家玩,時常看到一些包裝奢華的煙酒茶和進口水果。小箐憨厚地笑著,說是市領導出院時塞給她的。照這麼下去,他們準備攢些錢買套經適房,搬出現在的蝸居了。

那天,我們一大家人在局長老爺子那兒小聚。談起小箐家前後的巨大變化,都津津樂道,誇局長叔父決策英明。有門道和沒門道就是不一樣。鼓勵小箐愛崗敬業,珍惜這個人見人羨的好崗位,以後別的親戚有困難,找機會跟處得好的病人領導提一下,造福大夥。

玩笑開過後,我對局長叔父當初把小箐安排進高幹病房表示佩服。他喝了一杯酒,意味深長地說:“最關鍵的是他們有權,幫的忙更實惠更對路。這就是大領導和大老闆的本質區別啊!”醫院裡高幹病房內,長期佔床位的都是啥人?

小箐在醫院工作五六年了,見慣了百姓患者的痛苦和快樂,更見慣了那些高幹病房裡的那些高於齷齪嘴臉,很多時候,他們居住的病房都是人滿為患,人多時那一定是來位高官,絡繹不絕的人流堵得病房門口和走廊,工作人員和其它臨近病房的人走起來很困難,那些來看病者的人都很牛氣的,更沒有素質,對工作人員很多時不太客氣,傲慢無禮的樣子惹得大家說:他們看的官一定是貪官,沒素質……

真的是這樣么?“哈哈”小箐說:“真的是這樣”,我居住的小城並不大,可是卻肥的流油,一些官員長期霸佔醫院高幹病房,即使人不住,而且床費卻要交著,誰來給他們買這個單?當然是醫院領導簽字下發給護士長公家報銷了,他們相互之間的齷齪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官與官之間都是在變賣權力,巧取豪奪,貪污腐化互相間利用。而誰是受害者?當然是老百姓。自古以來官官相護,大官貪大,小官貪小,就連醫院這個“不潔之地”他們都不放過,而且這些官爺的家屬親情。,七大姑八大姨,三叔二大爺,祖宗三代都來這裡享受特權,輸液吃藥不花錢,住單間享受也是領導簽字到藥房拿葯,誰買單?還不是老百姓!

那麼多官員,太多的時候都在這裡無病呻吟,小病大養,站著好床位,只等下屬來送禮送錢,本人沒病,也要把他們的爹媽弄病了,送到這裡來,等著有人來送錢!有時候,小箐看著走廊里那些急診重患的痛苦呻吟,他們沒有及時救治的床位,他們不認識院里的領導,又設有錢,有時侯弄點錢給科主任主治醫生或是護士長送了紅包後,希望給找個床位,像個孫子似的卑躬屈膝,往往還能住進病房,沒有送錢的只能住在冷風颮颮的走廊了。看著他們可憐的處境,小箐很多時候無動於哀,有時候也自責捫心自問,官員為什麼對百姓疾苦無動於哀,就因為他們都是享受高檔的免費醫療嗎?然而;佔著床位小病大養的官員又有多少是這樣的?他們的妻子子女,七大姑八大姨,有病都會站著好床位好單間,而且院領導還允許他們特護加人加床,卻不管這邊老百姓死去活來?

其實啊,這種現象不單單是小箐居住的城市,而且中國很多大小醫院都存在這種不平等現象,高幹病房裡的真正病者也太少了,大多數是為了逃避艱難的工作,有的為了收受賄賂等種種原因,更有甚者,他們小病大養,無病呻吟,利用小病大養之即,收受下屬的慷慨賄賂,借養病為由,他們的妻子陪護作為受賄的藏污納垢者,有時候出於女人的嫉妒,官妻子們的傲慢很令我們醫護人員憤懣,由其是對我們這些年青女護士,更加蠻橫無理,那種不可一世的嘴臉真卑微至極。

在這個“一人患病全家致貧,重病拖垮整個家庭”的年代,醫保、社保還不完善的社會裡,身為獨立個體的普通老百姓,只能是自我救贖式的掙扎著,交不上住院押金,必會被無情的拒之院外,或斷葯驅趕出院,黑了心的醫院,壞了良心的醫生,為了騙取患者錢,他們內處勾結,為拿回扣,會把葯價虛高到1000倍,而政府卻放任自流,從中獲利,由於政府投入不足,又要捉高醫生待遇,發展規模,放任那麼些黑心醫學院大發黑心財,原因官員們享受是全部免費的高等病房,現在的很多醫院院長和醫院的管理者科主任的身上的每個毛孔都滲透著病人們的血和淚哦!”。

小箐說,醫院是真正的飽受疾苦折磨的患者暫住的地方,當他們從很遠的鄉村小鎮來到城市醫院,他們把生還的希望寄託給城市醫院的醫生時的那種渴望,那些官員他們想過嗎?生病的老百姓多麼想有一張床躺一躺,可是我國城市醫院病房還是面臨短缺,好一些的醫生又不願去偏遠的地方,這就給重患者增加了死亡機會,得不到及時救治,這是中國醫療體制近幾年很難更改的現狀。常住霸佔床位的官員們,小病不要大養,更給緊張的醫學院雪上加霜。給那些貧窮的鄉下重患急診者讓出一張床位吧,就會有一個瀕臨死亡的人得到救治,得到溫暖,做個善良的高官吧!積點德,或許能得到好報應!

本來的這個世界,眼晴是黑的,心是紅的!現在的官員和醫院院長,科主任和主治醫生,他們的眼晴是紅的,心卻黑了!!他們的身上的每個毛孔都滲透著病人們的血和淚啊!他們葯價提成,索要紅包,貪污腐化肆無忌憚,只因官員享受的是全額免費醫療,才會對大病老百姓被病痛折磨的死去活來跳樓自殺了,無動於哀莫然視之!是制度腐敗和官員的醫療“特供”,才會發生哈醫大殺醫生事件,才把老百姓逼上梁山,走上了“替天行道”的殺人之路!

朋友親屬生病,2009年未在瀋陽醫院,為了能掛上個專家號,花高價掛了一個200元的一個所謂的劉姓“主任專家”的號,他不到二分鐘就把他們打發了,隨後便是CT、B超。螺旋掃描,磁供震......只是門診檢查化費花掉近2萬元!為了能住上院,手術能做好一點,詢問其他病友告知,不頂紅包別想治好病。更加可惡的是,醫護人員勾結護工和衛生管理員甚至“醫托牽驢者”遊說病人家屬給主任醫生送錢,胡說“最少要3000-5000元!”病人家屬萬般無耐下,咬牙切齒給了那個劉主任和主刀醫生,各2000元,麻醉醫生1000元,供5000元!這是他和老伴三個月的工資啊!

可一個腹腔沾液多瘤手術只做了短短2個小時就被推出手術窒…..!醫藥費用七八萬元,單自費就四萬多元,若干個瘤體只清除一個瘤體就草草縫合刀口,術後不到一年,又去作了第二次手術,他的手術至少要做7-8個小時才徹底清除若干多個個瘤體,已近3年沒有複發了。可在瀋陽醫院,他們那是治病救人哪,簡直是害人……!真是大坑人了啊!朋友生氣的說:“他們眼晴紅了,心卻黑了!“真想一刀殺了他們......”!是體制腐敗醫療特供,才把老百姓逼上替天行道之路!

中國僅有的一點醫療衛生資源,也向幹部官員公務員群體過度傾斜,萬惡的給葯“分級制度”,對參加醫療保險的人群,也耍按照他們的政治地位、社會地位劃分等級,級別越高的,得到的醫療服務質量越高,藥品供應也耍越好,而老百姓就連基本的醫療都難以保證!真是生在中國老百姓的悲哀啊!

只許當官療養,不許百姓看病。特權壟斷醫院,無疑比唯利是圖的醫院更可怕。這種特權福利不僅理當受到投訴,甚至還應該受到起訴:當病人住不進閑置的病房,被迫在走廓上接受化療,從而平添感染的風險,他的健康與生命權已然受到侵犯!

有多少大病患者因無錢治病而跳樓自殺了,這是為什麼?只因官員們享受的是全額醫藥免費!請問:有官員因為搞病人跳樓被問責、被撤職,乃至被追究刑事責任嗎?那些高幹病房裡的所謂“高幹”們良心就沒愛到一點譴責嗎?那些高幹病房裡的所謂“高幹”們不正是那些無錢治病而跳樓自殺的病人背後的凶手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雨菡 來源:新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