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月球上的納米土壤——人造月球的新證據

前蘇聯科學家提出,月球一定是人造物體,它被人為帶到地球軌道上。(網路圖片)

這對於人造月球的說法可真是推波助瀾。這項神奇的發現能否給“月球非天然形成,系人造”的說法提供更多證據?就讓它來拓寬你的視線吧。

無論你以哪種方式看它,這其中都含有一些不尋常的宇宙信息,一一在我們面前展開。

月球玻璃泡沫(譯者註:當隕石撞向月球時,周圍的沙子會融化成玻璃,形成玻璃狀物。Glass bubbles,又譯作玻璃泡)里發現的納米顆粒可以解釋月球土壤的特殊性質。

昆士蘭科技大學的土壤學家MarekZbik發現了月壤中的玻璃泡沫中含有納米顆粒。這個絕妙發現可以解開月球表層土壤諸多特性的迷團。

昆士蘭科技大學科學工程系的Zbik博士說,一直以來科學家都在觀察月壤的奇異性質,但始終未注意到土壤中發現的納米和亞微粒子,它們的來源一向是個謎。

Zbik博士把月壤樣品帶到了台灣,那裡有一種用來研究納米材料的新技術,稱為“同步加速器納米層析(synchrotron-based nano tomography)”,由此他可以在不破壞樣品的情況下研究這些玻璃泡沫。納米層析技術是通過光顯微鏡來製成納米粒子的3D圖像。

在光顯微鏡下看到玻璃珠的內部3D圖像。用3D眼鏡你可以看到月球玻璃泡沫里的奧秘。

“我們的發現讓我們都驚呆了。”Zbik博士說。

“玻璃泡內部並不像地球上的氣泡含有氣體或水蒸氣,而是布滿了遍及整個球體內部的多孔網路,這些網路由異形玻璃狀顆粒組成。

“異形玻璃狀顆粒”,有趣的用詞,不是么?

“隕石撞擊月面時岩石被熔融,產生了氣泡,看起來納米顆粒就是在這些氣泡中形成的。隨後的一段時間,接踵而至的隕石撞擊粉碎了這些氣泡,納米顆粒得到了釋放。

“月面上長時間的岩石‘風化’和混合產生了一種地球上沒有的土壤類型。”

Zbik博士還說,區別於傳統物理定律,納米粒子的運動符合量子物理學說。因為根據我們當下認識到的,含有納米粒子的材料會有表現異常。

“儘管我們對量子物理學還知之甚少,但或許這些納米顆粒從玻璃氣泡中釋放後,與其他土壤成分混合,於是便賦予了月壤與眾不同的性質。

“月壤帶靜電,因而它在月表移動迴旋。它極富有化學活性,還具有低導熱率,這麼說吧,它可以存在於160度的月球表面,但是在零下40度時,它就到月表底下兩米的地方去了。

“它還極富粘性,易碎性,這些性質導致了月壤都受到了金屬與玻璃的磨損。

看看月壤奇特的隔熱和反射特性,它還帶靜電,極富化學活性,可以在月球表面“迴旋”。而它又富有粘性,所以不會到處飛舞,反倒是保持著均勻分布,沒錯吧?這類特殊土壤是一類電磁放大器,也是用以保護月球的緩衝劑,也許還是月球上的存貨呢。

與其用一種平面地球的思維試圖將之納入地球的某個體例,不如讓我們回過頭來看看這個問題。

假定月球並非自然形成的天體,而是人造的。畢竟,在與地球的關係上,普通的衛星標準不適用於月球。如果你要設計一個簡易、具有彈性的反光絕緣電活性單元來覆蓋某個表面,一個簡單的有著內部鋼筋結構、格填充的硅基玻璃泡沫不正好符合這個要求么?

諸多歷史文獻也告訴我們某某時候,我們的天空尚未有月亮。(網路圖片)

更多月球怪現象

眾所周知,有關月球起源的討論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經過多年的研究,兩個前蘇聯科學家提出,月球一定是人造物體,它被人為帶到地球軌道上。而且月球上存在智慧生命。他們的論點極具說服力。

許多月球課題的研究人員都支持這個結論。諸多歷史文獻也告訴我們某某時候,我們的天空尚未有月亮,文獻中明確暗示月亮是以某種方式“到來”的。許多人猜測,月球是從地球中分離出去的,這值得懷疑,如果是這樣,就不存在歷史的記錄了。

來看看這個結論:

在所有合情合理的懷疑之上,我們提出,月球並不是它顯現的——只是繞著地球轉的衛星——那樣簡單,這個物體,讓一部分傑出的思想家和科學家將精力傾注到天文史上前所未有的困惑與未解之中。你怎麼會沒聽說呢?又一個政府掩蓋的真相?月球之謎與政府機密有何關聯?這與航天計劃的抑制有關係么?

簡單看一下圍繞這個謎團的異常現象和未解之謎。顯然不是所有數據都可靠,但與之相關的信息量來的如此龐大豐富,仍然可以給出一個確定的大體輪廓。首個學術上的迷團應該就是,月球的這個體積使它顯然不該出在現在的軌道運行位置。然而,這大概是基於其假定密度。技術報告稱月球密度為3.3,與之相比,地球為5.5.天文數據表明,月球內部密度低於外部,這不可避免的引發了人們大膽的猜測:月球內部是中空的。著名科學家卡爾·薩根,一個典型的懷疑論者,發表聲明說,“一個自然衛星不肯能是中空的。”這意味著,如果它是中空的,那它就不是自然形成的衛星——因此它是人造的。

或許最有力的可以證明“月球是中空的”證據來自下面這個事實:流行撞擊月球時,月球就像一個大鐘般響動。更進一步地說,1969年11月阿波羅飛船登月艙登陸月球。回到軌道後,月球地震探測設備記錄到了登月艙登陸時的影響:月球像只被撞擊的大鐘,震蕩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同樣的情況在阿波羅13號登月第三階段發生,這次,月球迴響了三個多小時。我們不禁要問,月球到底是什麼情況?

兩位前蘇聯科學家Vasin和Shcherbokov將職業生涯大部分時間花在了對彙編的月球現象的檢驗上。他們的結論是,月球系人造的,極可能是個中空的天體。它來於銀河系的遙遠區域,被拖到我們地球的一個環形軌道上來(因此帶來了離奇的月球岩石月塵年齡的變化之謎)。他們斷言,智慧生命在月球上已經生存了千百萬年。

科學家還發現,小行星與流行的撞擊不僅在月球表面形成了淺坑,還在淺坑上形成了凸狀基底,並非期望中會出現的凹陷。這給月球具有剛性外殼的猜測提供了依據。天文學家和美國宇航局科學家的無數證據顯示,月球底下2-3英里的地方存在高密度金屬,這很好地解釋了為什麼隕石坑會凸起。最驚駭的結論莫過於,有一個理論,可以用來解釋這一切異常現象,那便是:月球是中空的,它的外殼幾乎完全是金屬,有近20英尺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ZenGardner.com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