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蕭陶:見面後,馬先生是如何評價習先生的?

宴會結束後,台灣記者在專機上採訪馬英九時問起喝酒的事。馬英九回答說:〝沒有拼酒,他說他的酒量不好,我說我的酒量也不好,兩個人看起來酒量都不好。〞話雖這麼說,可有台灣記者爆料說:〝看樣子馬英九喝了不少酒,臉都紅了。〞

如今寫文章,其實就是敲鍵盤。當蕭陶敲下〝XJP〞三個字母時,映入眼帘的不是〝習近平〞,而是〝新加坡〞。蕭陶茅塞頓開,難怪〝習馬會〞會選在新加坡呢。當然,這是戲言。

11月7日下午3時,習近平與馬英九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正式會面。這次會面,用習近平的話來說:〝翻開了兩岸關係歷史性的一頁,歷史將會記住今天。〞過去,一說起這個日子,大陸人首先想到的便是俄國的十月革命。從昨天起,歷史又賦予這個日子一個新的記憶。

這是一場讓海峽兩岸的中國人等了66年的會面,自然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為了這場〝習馬會〞,大陸國台辦和台灣陸委會也都用盡了心思。會面大廳的巨幅背景板特地選擇麥子黃的顏色,既象徵金秋和收穫,更寓意著兩岸人民同為炎黃子孫。背景板前擺放的是棕櫚樹和蘭花。蘭花是台灣人最喜愛的花卉,棕櫚樹儘管是南方植物,但如今在大陸已是司空見慣的室內綠植。蘭花配棕櫚樹,既有嚮往和平之意,更隱喻台灣大陸〝兩岸一家親〞。

馬英九帶去的禮物是〝台灣藍鵲〞瓷器。台灣藍鵲是台灣特有的品種,具有濃厚的台灣元素,而瓷器的英文就是〝China〞。這件禮物的內涵其實就是〝中國台灣〞。習近平回贈馬英九的是一幅劉大為的字畫。劉大為系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他曾畫過鄧小平,而〝一國兩制〞正是鄧小平最先提出來的。兩件禮物看似普通,其實並不普通。

習近平與馬英九所佩戴的領帶的顏色更告訴世人他們不僅各自是兩岸的最高領導人,還代表著國共兩黨。最近這十年,尤其是馬英九執政的這七年,國共兩黨交流頻繁,互動密切。雙方既有共識,也有分歧。蕭陶注意到桌簽上的用字不盡相同。台灣與會人員的名字採用繁體字,大陸人員的姓名用的是簡體字。會後的記者會也是各辦各的,就連一塊吃頓飯都是AA制,不分主次,沒有誰請誰的問題。既體現雙方的平等,也有各說各話的意味,與目前國共兩黨乃至於兩岸的現狀出奇的一致。

面對鏡頭,馬英九笑得合不攏嘴。蕭陶發現他竟然可以一邊咧著嘴笑一邊說話。他的個頭沒有習近平高,所以揮手時他總是把手舉得高高的,試圖扳回一城,以求平等。或許是過於激動,從側幕走出來時,馬英九明顯走快了,等接近習近平時,因過於貼近,他已無法完全伸展開手臂。兩人握手長達70秒,堪稱史上最長時間的握手。隨後,他們又對記者揮手致意。當他們一同走近內廳時,面對等候已久的記者,馬英九主動問道:〝是握手還是揮手啊?〞可見,他的心情不是小好,而是大好。不過,他跟習近平並沒當著這波記者的面進行第二次握手。

開完記者會後,馬英九與習近平共進晚餐。馬英九特地從台灣帶去1990年份的金門高粱酒和馬祖老酒。金門和馬祖是台灣的離島,與廈門隔海相望。當年,毛澤東決定不取這兩個島嶼,就是著眼於兩岸的統一,反對〝台獨〞。當年,蔣氏父子心知肚明,作為蔣經國英文秘書的馬英九當然會有所耳聞。1990年,海峽兩岸簽署處理漁業問題的《金門協議》。它比第一次〝汪辜會談〞還早了近3年,雖然只是兩岸關係改善的一小步,卻孕育了今後25年的三大步。馬英九帶這兩地的酒,尤其是1990年出產的高粱酒給習近平品嘗,其用意自然不言而喻。習近平帶去的是國酒茅台。三種酒,在蕭陶看來其實就只有兩個字——〝國〞與〝島〞。

宴會結束後,台灣記者在專機上採訪馬英九時問起喝酒的事。馬英九回答說:〝沒有拼酒,他說他的酒量不好,我說我的酒量也不好,兩個人看起來酒量都不好。〞話雖這麼說,可有台灣記者爆料說:〝看樣子馬英九喝了不少酒,臉都紅了。〞

昨天,馬英九與習近平相處了好幾個小時,台灣記者請他評價下〝習近平是個怎樣的人〞。馬英九倒沒拒絕,反而侃侃而談:〝以前沒有見過習先生,對他的狀況都是從資料得知,今天感覺他做決策很快,也很果斷,好比‘專升本’的議題,以前兩岸洽談都沒有結果,習先生特別指示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趕緊研究。這個讓我覺得他很爽快。〞

馬英九還介紹說,會上他與習先生講到對日抗戰歷史。習先生一直想不起東京灣受降的外相名字,〝我提醒他是重光葵!〞晚餐時,習先生說,曾有某歐洲國家領袖問他:〝你們為什麼為了一個這麼小的島在爭執?〞馬英九插話說:〝其實那個國家,在歐洲也有和其他國家爭執一個小島,這涉及領土主權。〞習先生在福建任職達17年,所以和他聊了很多廈門和金門的事情。他也知道,金門的名產菜刀,是用炮彈外殼做的。從馬英九的這些介紹看,兩人雖然是初次相見,但一點沒有陌生感,相反聊得倒挺投機。

蕭陶注意到習近平和馬英九握手拍照後的一個細節。馬英九突然解開了他西服上裝的紐扣。事後,他解釋說,因為手舉起來的時候,西裝會拉得很緊。原來,一向注重自我形象的馬英九不希望照片上有任何的瑕疵,哪怕是西裝變形走樣,他也不能容忍。不過,當時現場的台灣記者卻大惑不解。台灣新聞的自由度雖然高,可也存在自由過度的問題。解扣子很容易被上綱上線,過度解讀。

與習近平晚宴後,馬英九忙裡偷閒,去找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喝茶聊天,把隨行的近三百位媒體記者晾在專機上。要不是李顯龍隨後在自媒體上貼出兩人見面的照片,大家以為馬英九〝失蹤〞了呢。〝馬李會〞是非正式的會面,馬英九脫去了西裝上衣,李顯龍連領帶都沒系。這也說明兩人交情匪淺。

昨天的〝習馬會〞讓馬英九與習近平建立起私人的友誼。可以預料的是明年離任後,馬英九一定會來大陸,與習近平舉行第二次〝習馬會〞,到那時兩人一定會輕鬆不少。如果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明年當選台灣〝總統〞,未來會不會有〝習蔡會〞,要蕭陶說,球在民進黨這一邊。不過,要大陸拋開〝九二共識〞談〝習蔡會〞顯然是不現實的。〝習馬會〞雖然來得突然,但的確是水到渠成的事,而〝習蔡會〞,無論從哪個角度講都還為時尚早,甚至根本就不可能發生,除非民進黨改弦更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