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江的淫亂治國後患無窮 微信賣淫成新寵

日前港媒披露,雖然大陸有形的性都東莞被摧毀,但賣淫業卻利用移動互聯網闖出一條新路。中國性產業的興旺,與人的慾望、官場腐敗、貧富分化息息相關。眾所周知,江澤民上台後靠腐敗和淫亂治國,江本人及江派落馬官員也都涉淫亂醜聞。在被查處的貪官中,95%都有情婦。

“互聯網+”模式網路組織賣淫案,在大陸日漸盛行(網路圖片)

大陸日漸盛行網路賣淫

香港東方日報5日發表題為“性都東莞成往跡微信賣淫成新寵”的評論文章表示,深圳警方日前偵破一宗利用“互聯網+”模式網路組織賣淫案,揭開以微信群組為平台進行組織介紹外圍妓女賣淫的新型網路涉黃犯罪形式的神秘面紗,抓獲一百多人。在掃黃打非的大環境下,賣淫業利用移動互聯網闖出一條新路,其創新能力令人嘆為觀止。

文章認為,這宗案件有三大特點,一是跨界融合,將賣淫與整容、攝像以及形象推廣服務業進行融合,衍生一系列的下游產業鏈條;第二個特點是開放生態,成員以微信群組為平台,形成賣淫利益共同體,很多賣淫女兼具組織介紹雙重身份,組織介紹賣淫變得更加容易簡便,而且去中心化的組織模式以利益共享為核心;第三個特點是連接一切,此類犯罪模式以其史無前例的涉黃資源聚集能力,通過為傳統場所型涉黃、網路涉黃活動提供賣淫女資源的方式,實現對接和融合。

文章分析,雖然東莞桑拿業被摧毀,但那些賣淫技師及伴生者們,卻通過網路發掘出新渠道,並且催生出一系列新行業。事實證明,中國性產業的興旺,與人的慾望、市場的需求、官場腐敗、貧富分化及人性中好吃懶做息息相關,大部分從業者並不是被生活所迫,而是因為來錢快。

江澤民靠腐敗和淫亂治國

《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江澤民上台後靠腐敗和淫亂治國,江澤民到底和多少女人有染,恐怕其本人都是一筆煳塗帳。江澤民眾所周知的情婦有宋祖英、陳至立、黃麗滿、李瑞英等。

江派落馬官員也都涉淫亂醜聞。薄熙來落馬後,被曝其與上百女性有染,傳其包養知名影星、歌星等。

周永康被立案審查後,媒體稱周至少有29個情婦,甚至有報周至少玩過包括女主播、模特兒等約400名女性。周永康還與薄熙來等共享情婦湯燦。

江派鐵杆李東生任央視副台長期間,不但自己玩弄央視女記者、女主播,還開發央視的美女資源,向中共高層官員輸送。

據中國人民大學危機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唐鈞介紹,在被查處的貪官中,95%都有情婦。

目前中國社會道德淪喪,色情泛濫,淫邪思想和行為深入各個社會階層。

江澤民的姘婦宋祖英、黃麗滿和陳至立

1991年春晚,宋祖英怯生生演唱了一首《小背簍》,化妝後的宋祖英特別搶眼,被江澤民看中。宋在得到江的寵幸後,被調到海政歌舞團。宋祖英在江澤民得勢時期“紅得發紫”,有“國家一級演員”頭銜,拿國家津貼,少將軍銜,軍長待遇……宋祖英曾在悉尼歌劇院、維也納金色大廳、肯尼迪藝術中心舉行獨唱音樂會,國內外出盡風頭。江澤民和宋祖英的淫亂醜聞舉世皆知。

八十年代初,江澤民被任命為電子工業部部長,黃麗滿在該部辦公廳當差,兩人勾搭上。江澤民當上海市長,臨走時提升黃麗滿當了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廳長。“六四”後,江澤民把黃麗滿調到深圳,黃麗滿曾任市委秘書長兼市委常委、市委副書記。後來黃麗滿又躍升為廣東省委副書記。

陳至立曾與江澤民大兒子江綿恆同在中科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工作。江澤民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後,陳至立與江認識一拍即合。1988年,陳被江委任上海市委宣傳部長。陳至立與江在政治上上演“生死戀”:凡是江要迫害的陳至立一定變本加厲去鎮壓;凡是江最愛的陳至立一定費盡心機去培植。97年江澤民大權獨攬,陳至立進京任教委主任。1998年,陳至立任教育部長,卸任教育部長後,江澤民把她升為國務委員,統管全國及全軍的教育。

7月14日網路熱傳,中共海政文工團團長宋祖英因違規動用軍費和文化部經費在海外舉辦個人音樂會,遭中共中紀委、中央軍委紀檢委雙重調查。據海外中國數字時代網站7月15日報導,中共中宣部密令查刪宋祖英被調查相關消息。

據報,中共中央檢查重點省市發現,深圳貪腐及“小金庫”情況嚴重。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掌控的小金庫無論怎麼花銷,總能保持五百個億。中共國家審計署的調查顯示,黃麗滿每月福利三十萬元。黃麗在深圳灣、廣州、北京、上海各有一幢豪宅,市值共達一千四百萬至一千五百多萬。黃麗滿還被舉報以市委的名義長期包用十六套高級套房,年開支二千萬元。

陳至立任教育部長期間,數度遭彈劾。一次八十多個大學的一千二百多名教授聯名寫信給中央,呼籲改革教育現狀迫在眉睫。清華、北大等幾十所大學校長給整天出國游山逛水的陳至立起個“歐美巡迴大使”的綽號,多次強烈要求陳至立下台。陳至立對中國民教育育界的墮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