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羅瑞卿之子羅宇:「活摘器官是中共黨政軍龐大的系統工程」 買官賣官是朝代終結的標誌

羅宇:我那個時候還沒有買官賣官,就是吃回扣,買賣軍火,從軍火商吃回扣。一個朝代要完蛋了,那時候買官賣官就是一個標誌。這個活摘器官、器官移植,都是有償服務的。軍隊哪有那麼多人去移植器官,不都是給地方來提供服務,所以它就有財路。從捉人到監獄裡面匹配,然後去把人家摘了,然後去賣,這是一個很龐大的系統工程,就是一個國家和政府的行為。

毛澤東心腹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曾任職中共總參謀部,官至大校。因不願與軍中腐敗同流合污,羅宇在八九「六四」後離國出走,與中共分道揚鑣,被開除軍籍黨籍。羅宇近日發表公開信呼籲習近平結束一黨專政。大紀元、新唐人和英文大紀元記者12月12日聯合採訪了羅宇。這是系列報導之二,羅宇暢談中共軍隊腐敗、造假、軍中反腐及活摘器官等敏感話題。

羅瑞卿之子羅宇2015年12月12日在美國接受大紀元、新唐人聯合專訪。(大紀元)

買官賣官是朝代終結的標誌

記者:您從中國大陸出國是在「六四」的時候,看到軍中的腐敗,但是那時候是鄧小平掌握實權的時候,可是到了江澤民掌權的時候,在「十八大」以前,江澤民在控制軍權的時候,那個時候軍中腐敗到哪種程度,您了解嗎?

羅宇:那比我那時候更不得了!因為我那個時候還沒有買官賣官,就是吃回扣,買賣軍火,從軍火商吃回扣,但是還沒有說誰要當個將軍要付多少千萬,還沒到這種程度。你查查中國歷史,吏治,叫官僚體制,這個吏治要搞到買賣程度了,那就完蛋了。一個朝代要完蛋了,那時候買官賣官就是一個標誌。

記者:那現在習近平在軍中反腐,據我們了解在軍隊中已經抓了47個將軍,您怎麼看在軍中的反腐?

羅宇:這軍中的反腐,黨裡面的反腐,政府裡面的反腐是分不開的。拿下多少將軍反正是好事。拿掉一百多個「大小老虎」這都是好事。但是實際上是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所以我才跟習近平說,我說,你現在反腐,你說誰不腐啊?可能有幾個,主要的都是貪腐的。你總不能把這些人統統殺掉,都殺掉這官僚體制就沒了。

民主化是反腐的唯一辦法

記者:就是您在書中說的反腐,所有的黨員都腐?

羅宇:不是所有黨員,是所有的官。

記者:所有的黨官都腐,然後反腐就是反黨,所以你才這麼講?

羅宇:反腐就是反黨,這又不是我說的,這是老百姓說的。所以真正要解決反腐的問題,黨內的腐敗也好,軍隊的腐敗也好,唯一的出路,就是逐步的、穩妥的民主化。有了老百姓的監督,有了新聞界的監督,誰還敢腐?

記者:您說這個民主化,可是從中共走過來的這一段歷史,我們看到,在軍內,鄧小平,提的是他的人,二野的。毛澤東提的是一野的,然後江澤民又通過「悶聲發大財」,拉攏了好多的貪官。您覺得習近平應該怎麼樣做?

羅宇:唯一能夠反腐的辦法,就是民主化。他要是靠換人,你沒人啊,你到哪兒去換人啊?沒人,現在習近平最大的問題就是沒人。所以只有逐步的民主化,也不能夠,步子邁太大了。要逐步的民主化,這樣的話,官才不敢貪。

活摘器官是龐大的系統工程

記者:江澤民1998年提出「軍隊不許經商」,然後到今年的11月份,習近平又提出「軍隊禁止有償服務」,這個事兒您怎麼看?江澤民當年為什麼要留一個「有償服務」尾巴?

羅宇:他留了尾巴,主要就是別把軍隊貪官的財路斷了。

記者:他的財路都是什麼?

羅宇:他的財路就是有償服務。

記者:你能具體說一說?

羅宇:這個活摘器官、器官移植,都是有償服務的。軍隊哪有那麼多人去移植器官,不都是給地方來提供服務,所以它就有財路。

記者:這個有償的移植器官,你是從哪裡得知這些消息?

羅宇:從網上。現在揭發的,一些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放出來以後,他們在監獄裡面不斷地被檢查身體,這都是明確的有這麼一套他的系統在干這件事。另外還有一些人,就無緣無故失蹤了,你怎麼解釋?

原來說共產黨用死囚犯移植器官,然後外交部的發言人就說,這是可怕的誹謗。過了一陣子又承認了,黃潔夫又出來承認了,說是主要用死囚犯。然後死囚犯最多的年份就是二三千。咱們先不說,你用死囚犯本身也是違法的。就是按著你說的你也說不圓,因為你自己公布的做器官移植手術,最高的年份都超過上萬例,你的器官哪來的?所以加拿大的兩個「大衛」寫了一本書,調查研究經歷過這種事情的人,這全世界都公布了。

記者:這些事情都是發生在江澤民掌管軍隊的時候?

羅宇:對。反正網上說並沒停止,但是可能不像江澤民那個時候那麼囂張,現在可能遮遮掩掩。黃潔夫想把這個罪惡,扣在周永康的頭上,但是起訴周永康,沒這條罪。所以我覺得,要是習近平不知道這個事,肯定不會。習近平是想解決這個事,但是好像又往前走一步,好像又停了一下,然後又往後退半步。

記者:您認為這個阻力來自於哪?

羅宇:來自於幹了這件壞事的所有的人,去摘人家器官去販賣,去干這件事的他的系統里的所有的人。因為他們知道,這是違法的事情。現在如果習近平要把它揭出來,他們這些幹了事的人,都是犯了罪的,當然就有阻力。而且這不是一個人,二個人,這是他的一個系統。要沒這個系統的話,誰能夠去移植器官?從捉人到監獄裡面匹配,然後去把人家摘了,然後去賣,這是一個很龐大的系統工程,就是一個國家和政府的行為。

造假遍布中國

記者:您在中國大陸部隊總參謀部的時候,您是在裝備部,那個時候你也參與了中共的一些武器採購。通過您了解到,中國的武器裝備和西方國家的武器裝備,有多大的差別?

羅宇:這個其實誰都清楚。我就給你舉個例子,發動機吧。飛機發動機,中國人買了以色列的幼獅的設計軟體,我們現在的「殲十」是以色列人設計的,想擊敗F16。然後因為以色列人的錢都是美國控制的,就被美國叫停了。

中國買的這個軟體,設計出來的「殲十」,美國人或以色列人算好的,我F16退役的時候,你才能飛起來,所以至少差三十年。

記者:有這樣一個非常讓中共尷尬的事,就是在今年俄羅斯勝利日閱兵彩排,中共的99A主戰坦克出現拋錨,這個事您知道吧?您怎麼看?

羅宇:這怎麼看?中國的質量問題到處都是,質量問題到坦克上了。你們都不知道,那時候是「困難時期」,你們年輕,就是什麼都用票,你要買雞蛋要用雞蛋票,反正什麼都是票。那票都很簡單,發給你一張就是一張,發給你兩張就兩張。那時候沒人想到自己去印張票,沒人這麼想的。那時候東西很少。

現在什麼事情,中國人第一件就想這東西是真的是假的。這就是給騙到什麼都不敢相信。就包括我寫的東西,我的書一出來,好幾個好友給我發email說「這是你的書嗎?」「是你寫的嗎?」他們想核實一下是不是有人造假了。我寫的那小文(《與習近平老弟商榷》)一出來,國內的朋友就說「是你寫的嗎?」「是真的嗎?」現在在中國買個雞蛋是真的還是假的?什麼事大家第一想的是不是真的。你說怎麼搞到這個樣了?

責任編輯: 于飛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