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傅東飛:我親眼看到的南海慘劇

—南海爭議:中國漁民破壞珊瑚礁為哪般?

作者:
水裡面很渾濁,充滿泥塵。我只能離遠認出一葉鋼製的螺旋槳在長長的船體後邊旋轉著,但實在不可能講清楚這到底是怎樣把珊瑚礁毀掉。 不過,結果卻是很明白的。徹底摧殘。 這裡曾經是個很富饒的生態系統。如今,海床被厚厚的碎塊覆蓋著,上百萬塊打得碎碎的珊瑚殘骸,顏色慘白,就像骨頭一樣。

我在南中國海的一塊島礁上遇到這樣一件事,讓我感到震驚和困惑。

有人告訴我,在南沙群島中一群由菲律賓實際控制的島礁周邊,中國漁民故意破壞珊瑚礁。我可不太相信。

在巴拉望島上,某位菲律賓市長跟我說:「他們日復一日,月復一月的在幹這事。」

「我覺得那是故意的。就好象他們透過破壞珊瑚礁來懲罰我們。」

我本來沒當這一回事。我以為這只是一位政界人物的反華氣話。他希望把一切事情歸咎於那位他討厭的鄰居——這位鄰居聲稱整個南中國海都是他自己的。

但是,隨著我們搭乘的小飛機朝向那菲律賓控制的中業島(菲律賓稱派格阿薩島;Pagasa Island)徐徐下降,我探頭往窗外望,親眼目睹了。至少十幾艘船在旁邊的珊瑚礁拋錨,砂石不斷在它們後方排出,綿延不絕。

漁船尾部流出縷縷流沙。

我跟攝影師秋葉次郎說:「你看!這就是市長說的事。那是在采珊瑚!」

即便如此,對於接下來我們從水裡找到的那些東西,我還是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一位菲律賓船家把他的小艇開到中國捕撈船之間。

他們把船串成一排,停在珊瑚礁上,把發動機馬力全開。燃燒柴油所得來的黑煙充斥在空氣當中。

我問船家:「他們都在幹什麼?」

他說:「他們在用螺旋槳來把珊瑚打碎。」

我還是半信半疑。唯一能看個明白的方法就是跳進水裡。

水裡面很渾濁,充滿泥塵。我只能離遠認出一葉鋼製的螺旋槳在長長的船體後邊旋轉著,但實在不可能講清楚這到底是怎樣把珊瑚礁毀掉。

不過,結果卻是很明白的。徹底摧殘。

這裡曾經是個很富饒的生態系統。如今,海床被厚厚的碎塊覆蓋著,上百萬塊打得碎碎的珊瑚殘骸,顏色慘白,就像骨頭一樣。

我繼續往前游,四面八方都遭到破壞,一堆又一堆死白的珊瑚枝條,綿延幾百米。這看來很荒謬。無論是漁民還是偷獵者,哪會有人要這樣把整個珊瑚礁系統摧毀?

然後,在我的下方,我察覺有兩位帶著面罩的獵人。他們拖著長長的氧氣喉管下來,在猛力拔著一些沉甸甸的東西。

他們幾經艱苦把那些東西沿著充滿海砂的陡峭海床往水面上爬,留下一串又一串的氣泡。我看到了他們到底拿著什麼東西——一隻巨大的貝殼類生物,直徑起碼有1米。

他們把那東西扔到小艇旁邊的一個堆上,旁邊還躺著三隻戰利品。像這樣的螃估計得有100歲。我後來在拍賣網站發現,一對的售價達到1000至2000美元。

我們把小船開到另一群更大的漁船之間。它們拋錨的位置就在珊瑚礁外。這些可是珊瑚礁上那些捕獵小艇的「母船」,我看到上面堆著幾百隻這樣的螃。

艦艉上寫著兩隻大字——潭門。

我聽過潭門這個地方。那是中國海南島上的一個漁港。

2014年5月,一艘來自潭門的漁船被菲律賓警方扣押。漁船是在靠近菲律賓的半月礁被抓,警方在船上發現500隻玳瑁,它們多半已經死掉。

玳瑁是一種瀕危的海龜,受《瀕危野生動植物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保護。

一家菲律賓法院把九名來自中國的偷獵者判處一年有期徒刑。

北京怒不可遏,外交部要求馬上放人,並指責菲律賓「在中國南沙群島海域非法抓扣中國漁船漁民並作出所謂『司法判決』,嚴重侵犯了中國主權和管轄權」。

這不能證明中國在袒護偷獵者,但北京也不見得採取了任何行動去阻止他們。這些偷獵者面對著我們的鏡頭,毫無懼色。

回到中業島,一位菲律賓海軍陸戰隊士官跟我說,這樣的破壞珊瑚礁行為已經持續了至少兩年,日夜不歇。

我說:「你們不都有武裝的嗎?為什麼你們不跳上快艇去趕走他們?或者說逮捕他們?」

他說:「那太危險了。我們可不想跟中國海軍槍戰。」

我還是難以明白為什麼這些中國漁民,都在這裡捕魚這麼多年了,為什麼現在要反過來把珊瑚礁破壞呢?

大概貪婪就是答案。如今在富饒的中國,偷獵、販賣瀕危物種能賺的錢,可比打漁要多很多。

還有一個更讓人悲傷的事實。

無論珊瑚礁給破壞得多麼不堪,都比不上中國在附近的填海造島工程對環境的破壞大。

中國最新建成的是美濟礁。這塊人工島礁長9公里,換言之,整整9公里的珊瑚礁從此被埋在上百萬噸砂石之下。

美濟礁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5/1218/662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