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永苗:台灣人的「大一統」思想,讓民國統一大陸

在蔡英文當選後,以民國統一大陸之傾向會逐漸成為華人共識,台灣人也會慢慢感覺到有利於台灣,慢慢支持同意。此一時彼一時的道理。中共把蔡英文搞怒了,在5月20日總統就職演講發言:那共黨按照毛澤東晚年後悔的那樣,改回國號,改旗易幟。共黨會傻眼,眼珠掉了。

台灣人穿上民國外衣,可以「台獨」,讓民國外衣來保護台獨,也可以「大一統」,時機成熟讓民國統一大陸。

台灣人未必就沒有「大一統」的思想。自我保存和擴張的權力意志本來就是人性,尼采甚至認為自我保存不過是擴張的權力意志萎縮防守的狀態。在台灣人對中華文明唐詩宋詞的仰慕中,在孤兒的自我認知中,在過去台獨的「新華人國」對民國的替代中,都可以看到「大一統」思想的影子。

台獨從「新華人國」退到「台灣國」,是一種自我保存的傾向佔主導。然而退縮就像彈簧一樣,是有反彈力的,是要擴張出去才是平衡的,健康的。聯邦制是大一統和分裂獨立的憲政均衡,正是分裂的各個地區,都有擴張,才有衝突,弱者傾向於分裂獨立,而強者傾向於大一統,弱者的退守正是擴張未遂的結果,聯邦制強與弱,自我保存與擴張之間達到平衡。

台灣主體性未必是單純的迴避躲閃,應該是到什麼山,唱什麼歌,該退守的時候退守,該進攻攫取的時候,進攻攫取。希臘的文化源頭都不是希臘的,但後來都認為是希臘的,成為歐洲文明的源頭。15世紀之前基督教被歐洲人認為是外來的,但15世紀後就是歐洲的。現在的義大利人,會認為美國是羅馬帝國的,現在義大利羅馬,不會認為自己是。儒家文化厲害的,幾乎全部不是儒家的,但是被圈定之後,就被當做儒家的。

當自己還不行的,總是持相對主義多元立場為自己存在辯護,當實力強大時,就開始以一元論絕對主義統一征服別人。這就是劃分敵我之攫取性。

德國公法學者卡爾.施密特對試圖衝擊顛覆魏瑪民國國體的政黨,提出建議是禁止。中華民國奠基以降,顛覆國體的政黨和社會運動,即使採取極端暴力手段,似乎正當性足以遮蔽合法性,因為民國以來無政府主義盛行,身體慾望成為歷史的火車頭。對共黨採取禁止剿滅的蔣介石,對台獨採取禁止鎮壓的蔣經國,都是揚湯止沸。

與禁止相反的手段是吸納,共黨也有成為或者背叛成為民國反對黨的想像和機會,然最後顛覆民國,台獨先是被鎮壓後被吸納入民國,二者的區別在於共黨是蘇聯的乾兒子,而台獨沒有乾爹。

在台灣,民進黨與民國和解,成為橫跨台海兩岸對永遠在大陸中共和及附庸國民黨的「民國反對黨」,即使執政了,格局還是會如此。第3勢力所謂的天然獨台灣力量,構成對「民國反對黨」的監督和反對黨。這種台灣力量,它只在台灣內部對與其最接近的主流力量「內戰」,並不與外部的敵人中共發生肢體性衝突,也就是不打外戰。

因為一個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中華民國和台灣有著吞噬的威脅,而中華民國對此曖昧不明,因此這種台灣力量對中華民國也有潛在的敵意和口頭上的敵對議題。

對國體的顛覆,只要不是暴力的,就是言論自由的範圍,因此就是可以吸納的,反對者與執事者之間有「協同效應」,最為極端的立場,並不一定產生最極端的行動,也不會產生極端的訴求,往往是漫天要價落地還錢。

立場和訴求背後,不外乎自我保存的民生和身份承認的危機驅使,只要解決民生和給予上升空間可以身份承認,就變為溫和理性的。汪洋說,凡是用人民幣能解決的矛盾,都是人民內部矛盾。可以用來應證。

立場必須是極端的,在內部製造分裂和對立的,例如民進黨打民國旗幟,而第3勢力必須打著台灣國旗幟,這樣才有涇渭分明的主體性,被承認為不同的選項,也能對民進党進行最大程度的監督,避免民進黨走形成為另外一個國民黨。

國民黨與民進黨之間,對大陸共黨,也會主動或者被動「協同」起來,只有來自第3勢力的最極端反對,才能止住民進黨變形。只有偏激,才能反對。只要不滑入暴力泥塘,不成為光暴黨。

中華民國去了「黨國化」,就回到1911年到1927年之間的聯邦制或者聯省自治。那麼台灣人只有扛中華民國的法統,才有彈簧的伸縮。

民間學者邢正傑的判斷是對的,統一之要求對於共黨和台灣都是雙刃劍。過去對共黨有利,如今開始此消彼長,對共黨不利,民國憲政逐漸龍抬頭。只是沒法要求台灣人支持此要求。

在蔡英文當選後,以民國統一大陸之傾向會逐漸成為華人共識,台灣人也會慢慢感覺到有利於台灣,慢慢支持同意。此一時彼一時的道理。中共把蔡英文搞怒了,在5月20日總統就職演講發言:那共黨按照毛澤東晚年後悔的那樣,改回國號,改旗易幟。共黨會傻眼,眼珠掉了。

蔣介石時代對中共的強硬,應該會被執政民進黨所繼承。一個台灣人要的是保衛台灣,怕民進黨跟國民黨後面軟弱,是要提醒和反對民進黨要強硬,不能學國民黨。另外一個老蔣時代的強硬話語,過去對台灣人挺可怕的,如今確有了遠離的安全感,就像今天大陸人用文革壓倒改革一樣。這是時間的魔術,恐懼和反對者,會在自己強大的時候,繼承其對象的衣缽。這是鐘擺效應,或者彈簧效應。過去縮的越厲害的人,當彈出來的時候,彈得越厲害。

正如「一個中國」中內涵之光譜顏色,共國與民國之間此消彼長。在一個鋼鐵般強硬面具之內,中共之內在虛弱,已經到了奔潰地步,王毅之「憲法一中」就是證據。一個強大的人,或者外表能做到很強大的人,一旦生大病,就江河日下,急轉而下。

此時,共黨高層要求民進黨「一個中國」,承認「九二共識」,一個基於國內統治的面子,一個要拉住民進黨,拉住台灣,這個敵手,以維護一個命運共同體感對他自己的「保護」,他知道自己不行了,要台灣不能拋棄它而已。習近平與李克強的命運共同體論述,我認為是這個意思:兄弟,別扔下我。毫無疑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