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下一個要暴漲的是大米?

全球以萬億為單位的資金不斷在尋找著被低估的資產,而下一個要暴漲的可能就是我們每天離不開的食物——大米。

乾旱、洪水以及歷史低水平的庫存,讓農產品專家擔憂,如果收成持續不景氣,國際大米的價格可能飆升。

芝加哥商業交易所的糙米(Rough Rice)主力期貨價格最近交投在11美元/百磅附近,有分析預測其可能漲超20美元/百磅(0.44美元/千克)。

穀物期貨價格若上漲主要依據兩個邏輯,一是收成或庫存不及以前,或者全球人口上升超過糧食生產速度。

“這是史上最嚴峻的情況之一,特別是對亞洲出口國們來說,”巴倫周刊援引諮詢公司Firstgrain大米市場策略師Milo Hamilton表示,“如果某處需求有急升,他們將很難滿足這些需求。”換句話說,供應商們沒有足夠的庫存,到時有可能匆忙在公開市場上購買現貨,以滿足之前合同要求的交貨量,現貨商們的競購可能快速推高穀物的價格。

根據美國農業部的估算,在2015~16季末全球研磨米庫存將位於數年來的最低水平,即9000萬噸。上次的低位是在2007~08年創下的8100萬噸。

目前極端天氣狀況頻發也讓稻米產量的前景蒙陰。

“東南亞乾旱持續損害作物收成,”Hackett Money Flow Report作者Shawn Hackett表示,水庫水位比正常的一半還要低。“在下個季風季節到來時,可能沒有足夠的水來灌溉作物。”通常來說商業生產大米需要大量水來灌溉。

嚴重旱情正衝擊亞洲的主要大米生產國,全球大米產量今年預計將下降,為2010年來的第一次。國際穀物理事會預計,佔全球大米貿易的六成以上的印度、泰國和越南今年庫存將減少三分之一至1900萬噸,是自2003年以來最大的跌幅。

“截至目前我們尚未見到(大米)價格因為炎熱和乾旱天氣而出現巨大反應,因為印度和泰國有很多的大米庫存,但這是無法持久的。”國際穀物理事會表示。

Hackett表示,造成極端天氣的“超級厄爾尼諾”現象剛剛消散,另一場“超級拉尼亞”又才剛剛開始。這兩個氣候現象都始於南美洲赤道附近,逐漸影響了全球氣候,導致乾旱和洪水頻發。

與東南亞的乾旱不同,南美洲遭遇的則是洪水,巴西南部和阿根廷北部以及烏拉圭,受災嚴重。後兩個國家的大米產量已經因此受損30%,Firstgrain的Hamilton認為後續情況可能會變得更加嚴重。他稱,“一連串的災難過後全球市場才會意識到這裡情況不妙。”

Hackett預計糙米的價格可能輕鬆漲至16~18美元/百磅,如果大宗商品整體繼續上漲的話,糙米價格升破20美元也是有可能的。

國際穀物理事會預計,全球今年的大米收成預計將達4億7300萬噸,少於2015年的4億7900萬噸,是六年來第一次下降。

總部設於菲律賓的國際水稻研究所的Bruce Tolentino稱,“整體而言,大米價格目前還算穩定。價格正在上升,但會讓價格飆漲的將是其中一個主要生產國發生嚴重災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