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九一三後毛澤東三女服務員失蹤 湖南王倒台

作者:

卜占亞,天津薊縣人,長期在東北野戰軍任職,1955年授大校軍銜。文革中,出任廣州軍區政治部主任,同時擔任廣東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1970年4月,距離九一三事件一年多時,突然調任毛澤東老家湖南省的革委會副主任,同時兼任廣州軍區副政委、湖南省軍區第一政委,後又兼任湖南省委書記,而他的妻子正是毛澤東下榻的招待所接待處副處長。九一三後,招待所服務毛澤東的三個女服務員突然失蹤,緊接著卜占亞被作為林彪黨羽拿下。

九一三事件後,九所毛澤東的三位女服務員被王海容安排前往北京告狀,卜占亞被作為林彪死黨拿下。圖為九一三林彪墜機現場(圖源:《烙刻:記憶中的影像》)

1971年9月13日晨,卜占亞正在湖南汨羅,長沙來電話,要他立即回長沙接丁盛的保密電話。丁盛說:總理叫我告訴你,廬山會議上第一個講話的那個人,帶著他老婆和兒子,坐飛機往北面跑了!你聽明白了沒有?卜占亞沒有不明白,丁盛又重複一遍,加重「那個人」。卜占亞驚出了一身汗:林彪出事了?丁盛交代:密切注視形勢發展,加強戰備,保持安定,防止意外。當晚卜占亞向省委和省軍區常委傳達,決定加強領導值班,立即派一個營進駐大托鋪機場,停止一切飛行活動。

卜占亞認為自己與林彪沒有關聯,沒想到,他也成為「林彪分子」。

1972年10月,卜占亞被三、四個小人物揪了出來。

1973年3月中旬,中共中央文件中發[1973]第12號《湖南省關於深入開展批林整風運動的報告》,說卜占亞在第十次路線鬥爭中有嚴重問題,上了林彪「賊船」。

這要從1970年3月講起。廣州軍區政治部主任卜占亞升任廣州軍區副政委兼湖南省軍區第一政委,主要接替移防西北的第47軍軍長黎原,坐鎮湖南,協助華國鋒工作。中共九屆二中全會後,華國鋒被毛澤東調到國務院業務組,協助周恩來工作。但湖南職務不免,三分之一時間在湖南。1971年初,華國鋒把家搬到北京。11月華國鋒說:汪東興多次建議,把湖南省革委會的兩個高級賓館九所(供毛澤東用)和蓉園(接待中央其他領導人)合併成接待處,隸屬軍隊。因廣州軍區不同意,幾經周折,招待所才姓「軍」。司令員丁盛指示,不要全穿軍裝。卜占亞等議定,年紀較大,有小孩,文化水平低的服務員不改軍人。九所5號樓、6號樓為毛澤東服務的三位服務員改了一個,兩個沒改,但她們都不滿意。服務員小Z年輕,穿了軍裝,但領戰士津貼,她很不高興。小G年紀較大,沒改,小L30多歲,也沒改,意見更大。還有一個專管毛澤東副食供應的X科長也有意見。毛澤東喜歡吃家鄉菜,九所搞副食生產區,派專人餵養鱔魚、泥鰍、青蛙、鴿子,還修了一座暖房。因為老到北京送食品,X也和中南海爛熟。

1971年8月,毛澤東南巡長沙,接見了丁盛、劉興元、卜占亞等人。九所的女服務員小L和汪東興關係好,向汪東興告卜占亞的狀。卜占亞認為:三個女服務員和一個供應科長,能把他怎麼樣。沒想到這幾位小人物打倒了他這位「大人物」。

1972年9月,九所毛澤東的三個女服務員突然失蹤。原來李偉信筆電上摘抄,卜占亞是他們「信得過的人」,中央專案組需要更多材料。王海容安排三位女服務員到北京向毛澤東匯報卜占亞的問題。他們寫了卜占亞的三份材料,兩份是湖南省委接待處工作人員寫的,控告卜占亞不重視接待處的建設,對工作人員態度惡劣。另一份說毛澤東的表兄王季范在蓉園休息時,卜占亞對老人漠不關心,很不尊重,卜占亞的妻子、接待處副處長譚淑珍偷看老人的筆電(其實是一本詩集,90多歲老人,根本沒有筆電),惹老人生氣。據女服務員說,毛澤東說卜占亞不是無產階級司令部的人。毛澤東還送三位女服務員每人一個半導體收音機,握著她們的手說:回到長沙,你們把收音機的音量開大,向他們示一示威。

10月19日,汪東興用專機把廣州軍區司令員丁盛和政委任思忠接到北京,汪東興說卜占亞在湖南出了問題,周恩來、葉劍英要求丁盛協助中央解決好卜占亞的問題。

10月22日下午,華國鋒在蓉園一號樓召集會議,說他和丁(盛)司令員、任(思忠)政委受中央委託,專程來長沙解決卜占亞同志的問題。卜占亞同志在第十次路線鬥爭中,追隨林彪反黨集團,犯有嚴重錯誤和罪行。九一三事件後,中央耐心等待他一年多,可他執迷不悟,始終不肯主動交代問題,企圖矇混過關。現在中央不得不最後給他一個機會。希望他認清形勢,丟掉幻想,老實交代,不要自絕於黨和人民!華國鋒要卜占亞交代的主要問題是:積極參加林彪的反革命政變陰謀活動;向李作鵬泄露毛澤東南巡講話內容;仇恨「毛主席無產階級司令部」成員,刁難、趕走葉劍英元帥,苛待毛澤東的表兄王季范,冷落、仇視張春橋;拉山頭,搞宗派,捂蓋子,不批林。要求卜占亞10月24日在省委和省軍區常委會上作交代。

10月24日早飯後,卜占亞帶上洗漱用具和換洗衣服,被押到會場。除省委和省軍區黨委常委外,接待處的X科長和3個通天的女服務員也在。華國鋒要卜占亞交代。卜占亞還沒講完第一個問題,X科長大喝:「不要講了!你不是什麼思想認識問題,更不是工作中的錯誤,你的要害問題是投靠林彪反黨集團,積極參與林彪的反革命政變陰謀,你到湖南來就是為林彪集團奪權的!」他舉例把毛澤東表兄王季范凍病了。三個女服務員則揭發穿軍裝的問題,說卜占亞要把毛主席控制起來。散會後卜占亞失去自由。

會議連開9天。華國鋒認為卜占亞很不老實,企圖矇混過關,要他打掉幻想,認真思考,準備召開全省縣團以上幹部會議,讓卜占亞檢查交代。在這個一千多人參加的大會上,華國鋒插話,林彪有一個反革命戰略布局:西面負責人是雲南雷遠高(省軍區政委)和貴州藍亦農(昆明軍區副政委、貴州省革委會主任);東面是江西程世清(省革委會主任、省軍區政委);北面是河南王新(省軍區政委):卜占亞在中間,連接東西,貫穿南北,地位最為重要。再加上北京有個韋統泰(七機部軍管組組長),是林彪的「情報部長」。這是林彪政變陰謀的基本班底。

卜占亞死不承認參與林彪政變陰謀,更沒有「三專一通」(「三專」即專列、專線、專人)。有人揭發,卜占亞早就知道林彪南逃廣州,另立中央。1971年9月10日,卜占亞率全省地、師級以上幹部到汨羅參觀,他下令調專車停在汨羅火車站待命。還架設專線電話,把老婆譚淑珍先期派往廣州,準備接待林彪。卜占亞還向李作鵬通風報信,泄露毛澤東南巡講話內容。李作鵬密報林彪,引起九一三事件。

專列的主要組織者之一是省委黨委辦公室主任閻文超。他說去汨羅參觀,原計劃坐汽車。臨出發前兩天,卜占亞找李振軍和閻文超商量:8月底、9月初因接待毛澤東南巡,又傳達,耽誤了學習班的時間。乘汽車到汨羅,如乘汽車,因路況差,又要耽誤半天,不如改乘火車。至於「專線」,卜占亞秘書葉子鴻證明:卜占亞外出,都要架通專線,專線不通北京,更無法與北戴河聯絡。「專人」問題,譚淑珍說她到廣州很偶然。9月初,她們剛剛完成接待毛澤東南巡的任務,廣州軍區招待處處長張小軍帶兩名幹部,到湖南省接待處參觀,學習湖南接待毛澤東的經驗。湖南接待處也想到廣州看看。大約9月1日,接待處政委王信對譚淑珍說:老譚,你對廣州熟悉,就由你帶幾個人去廣州參觀學習吧。」譚淑珍帶了四人:X科長,九所6號樓服務員小Z,還有兩位廚師,9月12日夜乘火車到廣州。13日中午抵達廣州,下午譚淑珍拜訪丁盛夫婦。丁盛一早進入軍區指揮所,丁妻孟文虹和C秘書在家。C秘書「唉」了一聲:「你這時候到廣州來幹啥?卜政委知道你來廣州嗎?」譚淑珍說:「他到汨羅去了,我沒有告訴他。」C說:「他已經回長沙了,你也快回去吧。孟文虹小聲囑咐她:「你早點回去吧,今晚哪兒也不要去!」譚淑珍滿腹狐疑,和幾個隨行人員決定,不能空手回去。9月14日、15日,張小軍陪同譚淑珍等人先後參觀白雲山下老虎洞為林立果修的房子,新建的南湖賓館和珠島賓館毛澤東、江青的住所。譚淑珍她們參觀了農民運動講習所,看了廣州市容。15日晚,軍區副司令員楊梅生夫婦請譚淑珍吃飯,她給卜占亞打電話,卜占亞也催她趕快回去。當天夜間,譚淑珍便帶著X科長和小Z返回長沙,兩位廚師留在珠江賓館學習粵菜,半個多月後回長沙。九一三事件後廣州軍區清查辦公室副主任王之明說:所謂譚淑珍來廣州參加接待林彪問題,當時是個大案,我們查得也最仔細。譚淑珍在廣州一共呆了50多個小時,經過反覆排查,從頭到尾,幾點幾分,她在哪裡,幹什麼,都查得清清楚楚,都有人可以證明。結果什麼可疑問題也沒有發現。她就是來廣州參觀學習的,時間上純屬巧合,偏偏天下就有這麼巧的事情!

還有人揭發,1971年9月4日,李作鵬陪同外賓到韶山參觀,卜占亞去大托鋪機場迎接。李作鵬在長沙、韶山停留22個小時,卜占亞與李作鵬四次密談,泄露毛澤東在長沙的談話內容,導致林彪決定提前發動武裝政變。李作鵬也向卜占亞「路線交底」,告訴他「林副主席最近可能到廣州」,叫卜占亞「思想要有準備」。卜占亞辯解:李作鵬專機降落後,他便以主人身份陪同趕赴韶山,李作鵬乘坐另一輛車,倆人根本沒有機會說話。下午從韶山返回長沙,李作鵬和外賓都住湖南賓館,卜占亞把他們送進房間便告辭了,根本沒有「第一次密談」。當晚宴會,卜占亞到李作鵬房間請他赴宴,「第二次密談」就是講幾句客套話。宴會後又參加晚會,晚會結束時卜占亞把李作鵬送回湖南賓館。「第三次密談」更沒有說幾句話,李作鵬很累,卜占亞匆匆告辭。9月5日8時左右,卜占亞去湖南賓館送行,李作鵬坐在大廳的沙發上休息。「第四次密談」,卜占亞和李作鵬談了十多分鐘,外賓來了,卜占亞陪他們去機場。卜占亞說,他與李作鵬過去沒在一起工作過,也沒有私人交往。這次李作鵬陪外賓到湖南,幾次短暫交談都是禮節性的,李作鵬沒有向他打聽毛澤東來湖南巡視的情況,他也沒有透露。

1973年2月5日,卜占亞被押到北京。

這時中央專案組要向「十大」提交關於林彪事件的報告,卻沒有「南逃廣州」的證據。

中央政治局決定從卜占亞突破。

卜占亞被批鬥三四個月,對「政變陰謀」等幾十個問題都死不認帳。華國鋒請示中央,決定給他「高壓」。葉劍英、張春橋、李先念、李德生、汪東興、華國鋒等人在座。華國鋒對卜占亞說:「你在湖南表現很不好,你現在交代還不算晚,還算主動坦白,可以請求毛主席對你寬大處理。想賴是賴不過去的,不承認也一樣可以定案!你要好好考慮一下後果!」葉劍英主講:「卜占亞同志的問題本來在湖南就可以定案了,不需要到北京來。為什麼又來了呢?就是要給卜占亞最後一個機會。毛主席、黨中央要樹立一個坦白從寬的典型,挽救那些在路線鬥爭中犯錯誤的人,對全党進行教育。希望你能徹底坦白交代,爭取寬大處理。這是決定你政治命運的最後機會。希望你好好考慮,認真對待。」

一連串的會議,連威嚇帶糖衣炮彈。張春橋站起來厲聲說:卜占亞!你現在要好好考慮考慮,究竟還想不想要黨籍!你罪行累累,鐵證如山,按現有材料,馬上就可以給你定案!現在不是中央有求於你,而是你如何老老實實地主動交代認罪,爭取中央寬大處理的問題。中央對你是仁至義盡給出路的,對大家揭發你的問題、特別是「三專」問題,只要你老實承認,我們就解放你。我們講話是算數的!接林彪到廣州的電話你到底有沒有?」

4個月的高壓,更高壓,卜占亞的精神崩潰了,他說「有」。十幾年後,他痛苦地對遲則厚說:「這是我一生中犯的最大政治錯誤!經過幾個月的連續折磨,我的精神確實有些承受不住了。在關鍵時刻,我發生了動搖。這一念之差,造成了嚴重後果,產生了惡劣影響,因為這並不只是我個人榮辱得失的問題,而是牽涉範圍很廣的重大政治問題,甚至是關乎黨的形象和歷史的重大問題!」

張春橋繼續逼問:你說,你在長沙什麼時候得到林彪要南逃廣州的通知?9月12日24點(其實卜占亞正在汨羅)。誰打來的電話?卜占亞被問住了,撒謊也不好圓,張春橋拿起一個小本子,我來給你提醒一下。他念了「黃辦」幾個秘書的名字。卜占亞搖頭,不認識。張春橋又念軍委辦事組的名字。念到宋城時,卜占亞小聲說:好像是宋城(空軍司令部辦公室的處長,後調軍委辦事組)。因宋誠參加「批陳整風匯報會」的會務工作,負責中南大組簡報,所以卜占亞知道這個名字。你肯定是宋城嗎?我記得是他。九一三事件後宋誠已經被抓進秦城,華國鋒親自去提審。宋城不承認,被連續審了兩天兩夜。幸虧宋誠沒有承認,也幸虧廣州軍區副參謀長劉如頂住,否則,一個「南逃廣州」,廣州軍區肯定大換「血」!

張春橋問卜占亞:你用哪部電話接的?用秘書屋裡的電話。誰叫你接的?秘書回家了,是公務員叫我接的。是保密電話嗎?不,就是普通電話。張春橋突然抬高了聲音:你不老實!這麼重要的問題,他敢用普通電話?李先念插話:這麼重大的問題,我們不會光聽你說的。你要老實交代。我們還要查問39局(中南海電話局)。

在北京20多天,卜占亞終於「一泄千里」。不管誰問,他都一概承認。在場的中央領導人對卜占亞的表現非常滿意。

3月初,卜占亞結案,要他看過後簽字。這是以卜占亞個人名義寫的一份檢查,但卜占亞沒有寫一個字,是列席會議的幾位「秀才」捉的刀。卜占亞表示不看了,就簽上了名字。

一個「榜樣」如此誕生。

1973年3月5日,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主持會議,政治局成員幾乎全部到會。葉劍英先講,從林彪罪行講起,講到「批林整風」的意義和成績,最後講卜占亞。說卜占亞的罪惡很大,按照他的罪過,應該夠槍斃了。但是,他認罪態度好,毛主席寬恕了他,還是給他出路。卜占亞同志,你應該幡然悔悟,重新做人,你年紀還不大嘛!卜占亞坐在後面,低著頭。周恩來站起來,指著卜占亞說:你把帽子脫掉,讓大家看看你。今天來的有些同志還不認識你!卜占亞站起來脫下軍帽,露出滿頭白髮。喲!周恩來驚訝:你的頭髮怎麼全白了呀?你今年多大年紀?55歲。還是白得早了點。你恐怕老是戴著「帽子」,捂白了。卜占亞無話可說。

周恩來當場宣布卜占亞另行分配工作。

1973年8月,在總政招待所「熬」了近半年的卜占亞,終於被任命為蘭州軍區副政委。

1976年粉碎「四人幫」,卜占亞以為自己出頭了。沒想到華國鋒說,即使全國的案都翻了,卜占亞的案也休想翻!

1979年初,卜占亞改任軍區顧問。

1980年1月,審判「兩案」期間,卜占亞被免掉顧問,被趕到軍區大院外的一套團職房裡。

胡耀邦干預下,卜占亞的問題才得到解決。

1982年12月7日,根據中紀委批覆,湖南省委[1982]第63號文件《關於卜占亞同志問題的複查處理情況的通知》,說「卜占亞同志在湖南工作期間有錯誤,但不是參與陰謀活動的問題」。經中央書記處批准,同意撤銷中發[1972]第12號文件。

1983年8月,卜占亞離休。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6/0904/797911.html